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三十九章 斬殺一道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這道紋……這么大!”

  道碑前,蘇平看到虛劍道釋放后激發出的道紋,也有些嚇到。

  雖然他知道這一劍的威力極強,是他目前所創造出的最強一招,但沒想到比系統給他的技能還強!

  “這算是我半自創的……”

  蘇平喃喃自語。

  這一劍他結合了修羅斷惡劍和鎮魔神拳的部分奧義,加上培育世界無數次生死鍛煉的領悟,算是他動用了所有沉淀的潛能,沒想到,這一劍竟然算是入道了,而且比其它道還高深可怕!

  “既然這也算的話,那鎮魔神拳……”

  蘇平目光一閃,拳頭上爆發出璀璨的金光,轟然一拳沖出。

  金黃色的巨大拳影轟在道碑上,片刻后,道碑上卻沒有什么變化。

  蘇平看得一怔,有些疑惑。

  鎮魔神拳可是神魔級的功法,是系統獎勵的,居然不算入道?

  “這功法當然是入道級的,而且遠比你這半自創的強,只是你才掌握第一層,只能算勉強入門,怎么可能激發出道意!”系統的聲音在蘇平腦海中浮現,沒好氣地說道。

  蘇平嘴角微微抽動…

  但仔細想想,系統說的也有道理。

  這鎮魔神拳一共七層,他目前只領悟出第一層,在他修煉時,看到這功法的主人,曾一拳轟殺無數妖獸,那些妖獸中不乏一些身軀如巨山,媲美在場一些成年金烏大小的妖獸。

  如果修煉到頂尖的話,那絕對是超凡絕世的威能!

  “可惜。”

  蘇平搖頭,他修煉的時間太短了,沒能領悟到第二層,不過先前數次戰斗時,他感覺自己隱隱觸摸到第二層的門檻了。

  要不了多久,就能踏入第二層。

  “再來!”

  蘇平手掌一翻,修羅神劍上金光退去,濃烈的黑焰燃燒而起,這一劍是純正的修羅斷惡劍,沒任何添加。

  劍氣縱橫而出,斬在道碑上。

  片刻后,道碑上依然沒任何反應。

  蘇平看了兩眼,有些失望,看來他的修羅斷惡劍,也沒能入道。

  這劍法是暝傳授給他的最強劍法,絲毫不遜色那鎮魔神拳,但他只算是基本掌握。

  “知道就好,你還差得遠呢,好好努力吧。”系統淡然道。

  “這兩式的道意差了點,連道的門檻都沒摸到。”

  “不過假以時日,估計也能入道,這外族……”

  眾多金烏都看到蘇平的鎮魔神拳和修羅斷惡劍,當看到沒有激發出道紋后,都是松了口氣,同時也看出,蘇平這兩招還很粗淺。

  不過,其中一些體格極其巨大的超級金烏,卻眼神凝重起來。

  它們看出蘇平這兩式攻擊,基本的框架道念極強,只可惜,蘇平沒能激發和釋放出來,如果給蘇平時間的話,不光能入道,而且這是兩道極強的攻道!

  “天尊后裔,果然名不虛傳……”

  “難怪能來這里。”

  一些超級金烏知曉蘇平的來歷,都是收起了對這人族的輕視,心中凜然。

  “都是天級功法。”

  左側的金烏長老嘆道。

  右側的金烏長老看了一眼,也是微微搖頭。

  它們都看出這功法的超高潛力,只可惜蘇平修行尚淺,沒能完全掌握,但以蘇平目前的修為,能踏入門檻就已經算不錯了。

  這兩式功法,也算是再次證實了蘇平的身份。

  如果沒有天尊做靠山,憑這樣的修為,怎么可能得到如此強悍的功法?

  試完修羅斷惡劍后,蘇平也沒別的招了,而且想想自己已經通過了測驗,再嘗試也沒必要,后面還有綜合試煉戰斗呢,藏一手也有利于自己。

  想到此處,蘇平轉身離開了道碑,也算是結束了自己的試煉。

  看到蘇平終于罷手,不少金烏都是暗松了口氣,要是蘇平再展現出跟那虛劍道一樣的可怕道式,那這第三道試煉的第一名,毫無疑問就是蘇平了,這對它們金烏一族來說,絕對是蒙羞和打擊!

  那些幼年金烏看到蘇平的身影飛回,也都眼神一松,但很快便無比警惕和凝重起來,這外族的三道試煉表現都極其惹眼,這讓它們除了不爽之外,心底也有些鄭重起來,不敢輕視。

  “你居然觸摸到了規則之力……”

  帝瓊望著蘇平飛回,眼中的復雜之色收起,低沉地道。

  蘇平聽到這話,挑眉詫異道:“什么規則之力?”

  帝瓊疑惑地看著他,等看到蘇平不像是明知故問,才輕哼一聲道:“沒什么,你以后回去問你們一族的天尊吧。”

  蘇平有些無語,這臭美鳥,每次話說一半。

  不過,雖然沒細說,但他也有些明白過來,早在半神隕地,他就從喬安娜那些星空級的部下口中,聽說過規則之力!

  這是星空級中的強者,才能掌握和領悟的東西。

  就像傳奇境中的強者,能領悟空間瞬移,折疊,禁錮等招式一樣。

  而星空中的強者,除了掌握基本的時空力量外,還掌握規則之力!

  在真武學院的龍武塔中,蘇平就見識到了規則之力,那龍武塔對年齡限制的奇特規則,讓他深有體會,同時也百思不得其解。

  他有過猜測,或許,那龍武塔斷指的主人,那位弒天帝,年齡并不大,所以從其身體上削斷的手指,會有這樣本能的規則限制。

  進入龍武塔,就像是進入到這手指的內部。

  手指斷裂前的年齡,導致對超過自己年齡之外的東西有排斥。

  雖然這么想有些不可思議,但這是蘇平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和解釋。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那弒天帝就有些恐怖了。

  但也有可能,是這弒天帝跟喬安娜一樣,是投胎重塑之身,所以才能在短短二十多的年齡,達到如此駭人的實力強度。

  搖了搖頭,蘇平沒再去想這些,無論是弒天帝,還是這金烏一族,都離他現在還很遙遠,是他遠遠不可及的生命。

  在蘇平試煉結束后,其它的幼年金烏繼續試煉。

  數小時過去,試煉結束。

  在后面試煉中的金烏,不少都試煉失敗,沒什么表現優異的。

  等成績公布后,蘇平的表現,這一次竟再次排到了第二!

  雖說他激發出的道紋只有五道,但其中一條是成熟的道,是規則之力!

  光是這一點,就讓他遠遠甩開了那些激發出六條道紋,甚至七條道紋的金烏!

  而第一名,則是那只激發出八條道紋的金烏,它的八條道紋中,有兩條道紋都是接近規則之力的雛形,所以名列第一。

  在這成績出來后,蘇平再次受到不少金烏的矚目。

  蘇平對這成績倒沒什么太大感受,反正試煉結束他就會離開,下次還會不會再來都未知。

  “下面是綜合戰斗試煉。”

  金烏大長老說道,在它說話時,道碑急速收縮,從仰不可及,到收縮成一塊極小的方塊,然后消失在虛無中。

  隨著道碑消失,虛空中出現一道戰場。

  這戰場極其巨大,有一顆星球的面積,是一片遼闊無比的大陸!

  所有的幼年金烏,都將在里面戰斗,廝殺,即便真有金烏隕落,長老們也會通過時間回溯,將其復活過來。

  這是盡全力廝殺的戰斗!

  “孩兒們,進去吧。”

  金烏大長老開口道。

  眾多幼年金烏都是眼中爆發出神光,無比期待和興奮,其中一些金烏,率先沖了進去,如一艘艘起飛的航母,從蘇平頭頂呼嘯而過,巨大的身軀帶來大片的陰影,光影在樹枝上交錯不斷……

  蘇平也準備起飛,搶先適應里面的環境。

  但就在這時,金烏大長老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你的試煉已經合格了,后面的測驗,就不用參加了。”

  蘇平聽得一怔。

  這綜合試煉,他不用參加了?

  “為什么?”蘇平疑惑道。

  雖然他也樂得如此,但這樣未免有些突然。

  “這是我們金烏一族的試煉,你在里面的話,難免會引起群攻,對你不公平,你的表現已經足夠了。”金烏大長老說道。

  蘇平一愣,想到那些幼年金烏看待自己的目光,立刻釋然了。

  他要進去的話,的確會被群毆,雖然他不懼怕,但萬一他依靠復活能力殺出重圍,那金烏一族的臉面就有些不好看了……

  “行吧。”蘇平說道,“那我修煉的材料……”

  “會給你的,另外,按照我們金烏一族的規矩,通過試煉,會得到一滴天血,激發神體,你也有一份!”

  蘇平怔住,錯愕道:“天血?”

  “沒錯。”

  金烏大長老說道:“那是我們金烏一族始祖,曾經斬殺的一道天!”

  蘇平微微屏息,斬殺的一道天?

  天都能被斬殺?!

  想到系統說的,天尊級是超越天的存在,蘇平的心情有些撼動。

  “多謝大長老!”

  蘇平立刻說道,發自內心地感謝。

  不用想也知道,這天血必然極其珍貴!

  否則的話,這金烏一族也不會吝嗇,直接大批賞賜給自己的血脈了。

  這時,后方的眾多幼年金烏,已經如群鴉般騰飛,全都沖入到高空中的戰場中,等所有金烏全都進去后,戰場也隨之關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