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九十六章 唐家少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好。”

  蘇平點頭。

  傳念給龍澤魔鱷獸,讓它在這乖乖等待。

  龍澤魔鱷獸哼哧一聲,碩大的身體游入到湖中,遠遠看去,湖內一片深青色的陰影,極其碩大,像只水怪潛伏。

  安頓好龍澤魔鱷獸,蘇平在其中一位封號極限的帶領下,從湖泊大橋上飛掠而過,來到湖對面。

  這里頗為熱鬧,大街上聚集著不少的人群,幾乎都是戰寵師,偶爾可見一些普通小商販,在這里售賣東西。

  在路邊的一些招牌上,隨處可見一些廣告語,都是宣傳王下聯賽的。

  “朋友,我先送你到這了,某還有職務在身,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的,你找路邊的工作人員詢問即可。”

  這位封號極限將蘇平送到此地,沒多待,跟蘇平說了一聲,便轉身飛去,繼續回去基地市外值守坐鎮。

  蘇平等他離開后,降落到街道一處。

  看到他從天而降,周圍一些游逛的戰寵師,都是看了一眼,但沒太關注。

  封號強者在別的地方頗為少見,但在這極道基地市,卻不算太稀有,而且正值王下聯賽,在這片區域,可謂是封號遍地走,大師多如狗,像高等戰寵師,差不多瑟瑟發抖。

  “這里果然什么都賣。”

  “血線蟲寵?聽說這種寵獸,專門寄生在別的寵獸體內,以精血為生,饑餓了還會鉆到主人肚子里覓食。”

  蘇平在街上轉悠,立刻便看到不少其他基地市都列為禁忌物的東西出現,不光有一些具有傳染瘟疫性的低等寵獸,還有一些專門針對戰寵師的武器,比如能夠將一方地域內的星力盡數清空,還有的會在戰寵師運轉星力時,傳導出電流攻擊戰寵師。

  這些陰損的武器,都是市面上禁止的,但一些暗殺組織,或是冒險者,還是會通過黑市等渠道購買一些,在荒野上遇到別的戰寵師,也能直接狩獵戰寵師。

  畢竟,狩獵毫無防備的同伴,總比狩獵危險的妖獸強得多。

  最毒的還是人心!

  嘟嘟!

  正在蘇平閑逛時,忽然間他的通訊器響起,拿起一看,是秦書海的通訊。

  “么西么西?”

  “……蘇老板,您到了么?”秦書海的聲音傳來,有些激動,在言語間竟用上了敬稱。

  蘇平立刻注意到這點變化,心中立刻有猜測。

  多半是自己出門時的情況,被老秦給通風報信了。

  “我剛到,你在哪?”蘇平問道,有秦書海在身邊也挺好,他人生地不熟,剛好能找他引路,順便問問現在聯賽進行到什么階段了。

  “我在場館旁邊,您在哪,我現在就去接您。”秦書海連忙說道。

  “我啊……”

  蘇平轉頭一看四周建筑,立刻找到一個標注性的招牌:“我剛到聯賽舉辦的那片場地,在街上,我周圍能看到一個叫‘香格拉’的寵獸店,還有一個大招牌,上面是一個身材很好的女人。”

  “身材很好?”

  “沒錯,你知道這地兒么?”

  “這個……好像有點像,我先過去看看。”

  掛斷通訊,蘇平沒亂跑,在這附近轉悠。

  沒多久,一道呼嘯聲忽然從背后傳來,蘇平轉頭一看,是秦書海斜飛而來。

  “總算找到您了。”秦書海看到蘇平,松了口氣,差點還以為自己找錯地方了,他抬頭看了一眼那一棟鐘塔建筑上的招牌,險些吐血,那就是蘇平說的“身材很好”的女人?

  嗯,的確很好,兩百多斤,能不好么?

  他心中吐槽,但嘴上卻沒說出來。

  眼前的蘇平,可是今時不同往日。

  先前他接到老爺子的通訊,將龍江那邊的情況跟他說了,當得知蘇平騎著一頭王獸前來參加聯賽時,他有些傻眼。

  王獸!

  光是這兩個字,就讓他小心臟怦怦跳。

  能夠駕馭王獸,先不說蘇平自身的境界如何,這份戰力,絕對是封號極限中的頂尖強者!

  巴結要趁早,如果說之前在精英聯賽時,他跟蘇平一同坐在臺下,還坦然的稱兄道弟,那么現在,他已經連稱兄道弟都不太敢了。

  蘇平做的許多事情,他都知曉,在他看來,不出意外的話,蘇平成為傳奇的可能性極高!

  他跟蘇平的交情,說起來并沒有什么交情,既沒有一起狩獵過妖獸,也沒幫過蘇平什么大忙,不敢再跟他以平輩相稱,畢竟,自家老爺子對蘇平都客客氣氣的,他要是一口一個蘇兄弟,這豈不是亂了輩分?

  “什么您不您的,聽上去我感覺我自己老了一樣。”蘇平想糾正秦書海的說話和態度,他已經帥得沒朋友了,可不想再強得沒朋友。

  那就太寂寞了啊!

  秦書海呵呵干笑一聲,道:“聽我家老爺子說,您騎了王獸過來,看來對這次聯賽的冠軍,蘇老板是志在必得啊!”

  蘇平嘆道:“說了不要叫您,我今年才十九,你這樣我怪別扭的,秦兄跟我真的不必太客氣。”

  聽到蘇平一口“秦兄”,秦書海心中微微發熱,眼中也露出一抹銳利之氣,道:“好,那我就不跟蘇老板客氣了。”

  “嗯,聯賽進行到什么階段了?”

  蘇平問道。

  秦書海微微一笑,道:“蘇老板不必擔心,目前還是入圍選拔階段,還沒到封號級上場的時候,不過也快了,明天就開始了,今天是最后的選拔。”

  “這選拔戰,是讓其他大家族,大勢力的那些后輩來玩玩,歷練一下,等到明天,他們就會直接被刷下去了,明天有封號修為的,可以直接上場參賽,爭奪排名。”

  蘇平點點頭,他來得倒是不早不晚,現在已經是下午,在這里待一晚上,就到明天的正賽了。

  “蘇老板過來,是沖冠軍來的吧。”

  秦書海說道,他看了看蘇平,壓低聲音道:“以蘇老板的實力,要爭冠軍是大有希望的,不過,這次參賽的人里面,有不少老家伙冒出來,聽說是因為深淵洞窟那邊出了些動靜,導致這些老家伙都想出來,搞點東西,增強力量。

  這一屆的王下聯賽,競爭應該會非常激烈!”

  蘇平點點頭,倒沒有太在意。

  他有剛剛破十戰力的煉獄燭龍獸,就足以橫掃不少封號極限了,再加上二狗子的話,就算是一般的瀚海境傳奇來了,都能鎮壓。

  除非參賽的那些老怪物里面,也有絕世妖孽,以封號極限的力量,具備虛洞境傳奇的力量,但這種情況,從未聽說過,顯然不太可能。

  畢竟,他認識的刀尊冷英俊同學,算是封號極限里頗有名氣的,但以蘇平的了解,現在戰力破10的煉獄燭龍獸,應該就可以吊打他了。

  “深淵洞窟是什么?”

  蘇平好奇問道。

  秦書海對蘇平的“孤陋寡聞”早已習慣,感覺蘇平像是在深山里閉關修煉的人一樣,很多封號都知曉的常識,蘇平卻是一無所知。

  他也習慣了,說道:“深淵洞窟里是妖獸洞穴老巢,最兇殘,最殘暴的妖獸,都在那里面,聽說在深淵洞窟里,王獸都不稀奇,數量極多,這些妖獸都是最早的時候,藍星上妖獸肆掠,初代的強者們,聯合起來,將這些妖獸驅逐到一起,于是就形成了深淵洞窟。”

  他接著道:“在深淵洞窟外面,常年有傳奇鎮守,你知道咱們亞陸區為什么只有兩位傳奇么?

  早前還有一些傳奇,但那些傳奇都去鎮守深淵洞窟了,聽說目前的兩位傳奇,等到了該服役的時候,也要前往深淵洞窟鎮守!”

  蘇平恍然,沒想到是這么回事。

  “聽說這次,四大家族和星空組織,都來人了。”秦書海忽然說道,他看了蘇平一眼。

  蘇平跟唐家和星空組織的過節,他是知曉的,而這次來參加王下聯賽的,可不是一兩個,而是不少封號極限的老家伙都在。

  蘇平嗯了一聲,倒沒太大反應。

  他覺得自己跟這唐家和星空組織的事,已經了卻了。

  即便再遇到,也只是路人,當然,如果對方還不服氣的話,他會讓對方再服氣就是。

  “場館在這邊。”

  秦書海帶路,前面是一個巨大的場館,門口人山人海,不少人還帶著一些萌寵在肩上,或跟在身邊。

  有些寵獸是用來戰斗的,而有些寵獸,就是專門負責賣萌的。

  恰恰這類萌寵,格外受女生歡迎和喜愛。

  這也是為什么主練亡靈寵的戰寵師數量最少的緣故……不光找不到女朋友,有可能男朋友也很難找。

  秦書海直接騰空。

  蘇平見狀,也跟隨他一同騰空,朝場館的通道口飛去。

  看到兩位封號從頭頂掠過,鞋底的一些沙子都落下,不少戰寵師都是抬頭看得有些生氣,但又不敢怒罵出來,畢竟人家是封號,要不是在這種場合,換做別的地方,人家一巴掌把你拍死,都不犯法。

  封號是有特權的!

  很快,二人進入場館,秦書海抬手施展一道星力外放控物,什么請帖門票都沒出示,直接在守衛恭敬的目光下,邀請了進去。

  場館里歡呼聲如潮。

  場上正在比賽,是一對年輕男女,看上去年齡不過二十四五的樣子,但修為卻讓人頗為驚訝,都是大師級!

  不愧是含金量比精英聯賽高得多的王下聯賽,二十四五歲的大師,絕對算是天才了!

  不過,蘇平記得,在冷同學的履歷上,對方成為大師的時候,二十歲不到,可見,冷同學年輕時也是極其妖孽的存在。

  但也由此見得,要成為傳奇的難度是何等巨大。

  即便是二十歲成為大師,冷同學如今也依然卡在了封號極限,難以寸進!

  秦書海帶蘇平來到靠前的區域,雖然其他區域都擠得滿滿當當,但這片區域卻還有不少空隙,而且視野極佳。

  蘇平目光一掃,便發現這里坐著的身影,都是封號級!

  足足有上百位!

  這么多封號,足以輕松洗劫一座像龍江這樣的B級基地市。

  “臺上這青年,是呂家老祖的一個孫子,這呂家雖然不是四大家族之一,但祖上曾出過傳奇!”秦書海坐下,跟蘇平介紹道:“有很多誕生過傳奇的家族,因為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或是人才斷流,或是運營不善,沒能成為頂級大家族,但也是不可忽視和招惹的!

  尤其是那些去深淵洞窟服役的傳奇家族,家中的傳奇去鎮守深淵洞窟,家族中的后人,都是由峰塔所照顧,身份特殊,地位比四大家族還高,甚至其他一些傳奇,都不敢冒然招惹!

  畢竟,人家的傳奇去替人類鎮守疆土,要是自家后人被任意欺辱,那誰還愿意去鎮守深淵洞窟?”

  蘇平聽著,問道:“那星空組織里有傳奇么?”

  “曾經有,但很多年前就去鎮守深淵洞窟,聽說已經在里面逝去了。”秦書海說道,他似乎怕蘇平動什么歪腦筋,到時他這番話,也會把他牽連進去,連忙道:

  “雖然星空現在沒有傳奇,但他們也頗受峰塔的照顧,之前你跟星空組織的恩怨,屬于小恩怨,不會傷到星空組織的根源,但如果鬧大的話,只怕峰塔也會出手。”

  蘇平點點頭,知道他的勸告,他只是隨便問問,沒打算去對星空組織做什么。

  畢竟,他也不是一個嗜殺的人。

  而且仇恨早就結了,一碼歸一碼。

  “這是……蘇老板?”

  在蘇平跟秦書海說話時,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二人同時轉頭看去,就看見七八個身影站在旁邊,為首是幾個老者,在里面,蘇平看到了唐明清。

  跟他打招呼的,便是后者。

  秦書海看到他們,臉色微變,稍微有些坐立不安。

  他代表的畢竟是秦家,擔心將自己的家族卷入到蘇平跟唐家的恩怨中。

  “唐家?”蘇平看了唐明清一眼,目光一掃,在他旁邊還看到了另一個當初被他押下的戰俘,也是唐家的一位族老,此外,其余也有年齡較大的老者,身上的氣息,并不輸于唐明清,都是封號極限。

  站在較為靠后的,則是幾個中年封號,似乎只是封號上位的樣子。

  讓蘇平稍微凝目的是,在唐明清身后,站在他們中間的是一個少女,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眉清目秀。

  只是神色間十分淡漠,眼神漆黑,有些深邃,沒有一絲情感的樣子。

  蘇平發現,這少女有些面熟。

  他略微一想,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唐如煙。

  “這是?”

  蘇平微微挑眉。

  看到蘇平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唐明清和他旁邊幾個老者,都是臉色微變,氣息略微釋放,隱隱將這少女護住在身邊。

  “這是我家少主。”唐明清訕笑道,看了一眼蘇平旁邊的秦書海,認得他,有劍王的封號,算是年輕一代小有名氣的人物。

  不過,這種沒有成長起來的人物,他并沒有看在眼里。

  在蘇平身邊,沒見到那位金發少女,他稍微放心許多,眼前的蘇平雖然也很強,但他們唐家族老,來了一大半,真要交手的話,不可能會在蘇平手下吃得了虧。

  “少主?”

  蘇平心道果然,想到他們贖回唐如煙的事,不由得看了眼這少女。

  唐如煙是面具,這少女才是唐家真正的少主。

  “怎么,現在不怕你們唐家的少主,被人知曉暗殺了么?”蘇平問道。

  唐明清臉色微變,呵呵笑道:“小唐已經失去了面具的作用,我們家少主也已經暴露了,再隱藏也沒什么意義,這不,趁這次聯賽,帶我家少主過來玩玩,怎么,蘇老板你也有心,想來參加聯賽?”

  蘇平淡淡一笑,“這么說,還是我不小心,把你們唐家的面具給擊碎了。”

  “不敢不敢。”唐明清說道,臉上卻笑呵呵。

  在他旁邊,幾位族老都是皺眉看著蘇平,眼中有些冷意。

  他們知道,就是眼前這少年背后的傳奇,將他們唐家的飛羽軍和千機軍給一槍橫掃了!

  那可是整整兩千位大師啊!

  足以橫掃絕大多數的三流基地市了!

  即便是一些B級基地市,都未必能抵擋得住!

  這是在他們唐家身上生生撕出一道大血口,痛不欲生!但是,雖然憋屈悲憤,但他們卻不敢去報復。

  光是那一槍轟殺兩千大師,就足夠駭人聽聞了。

  這是一般傳奇都無法辦到的事!

  蘇平看了他們片刻,忽地心中暗嘆一聲。

  難得見面,對方卻沒有詢問過唐如煙的情況,似乎對其目前的處境,毫不關心。

  這就是大家族的血脈親情么?

  蘇平能理解,卻不能接受。

  “你們把那家伙當面具,我看,你們這位唐家的正統少主,似乎也沒強到哪去嘛。”蘇平看了一眼這臉色冷漠的少女,淡漠說道。

  這少女的氣息,是大師境。

  比唐如煙高一個境界!

  這樣的年齡和修為,幾乎是媲美刀尊了,不過,蘇平也沒覺得有什么稀奇的,畢竟,刀尊現在不也卡在封號極限?

  再給這少女十年,這少女運氣好,一路順利的話,也不過是第二位刀尊罷了。

  能不能成傳奇,還得看機緣!

  聽到蘇平這不太客氣的話,唐明清臉色微變,旁邊幾位唐家族老也都是一怔,眼中涌現出怒意。

  “我姐姐在你身邊?”少女忽然開口,聲音如一汪清泉,冷冽,卻又有幾分動聽。

  蘇平沒答話,只是看著她。

  “你如果覺得她礙事的話,就殺了她吧。”少女再次開口,臉色沒有絲毫變化,似乎口中的不是一個鮮活生命,而是一件可有可無的物品。

  蘇平眼眸微瞇,閃過一抹鋒利的光芒。

  “她連一個面具都無法勝任,沒有任何價值,她跟我們唐家無關,如果她招惹到你,你盡管殺了,我們唐家不會在意。”少女說道,聲音很冷,也很平靜。

  蘇平聽著她這平靜語氣的訴說,忽然間心中有一團火在冒。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發怒,畢竟唐如煙只是他擄回來的一個戰俘。

  “為什么我遇到的妹妹,都是這么不聽話?”蘇平說道。

  少女微微皺眉。

  蘇平仿佛在說給自己聽的,他說完之后,抬頭凝視著她,道:“你們唐家挑選你當少主,可真是一個錯誤的選擇,至少,我覺得你姐姐比你強多了。”

  “也許吧。”少女沒爭辯,反應很平淡。

  唐明清微微皺眉,跟蘇平拱手道:“蘇老板,你們繼續看比賽,我們就不打擾了,有空再見。”

  說完,便帶其他人離開,沒再停留。

  其他幾位族老,都是看了蘇平一眼,眼神有些不太和善,但也沒將冷意和殺氣展現出來,他們沒這么蠢。

  為了一點口舌之爭,豎立蘇平這樣的大敵,沒必要。

  雖然他們唐家也是要臉面的,換做別人這么說的話,早就直接干上了,但蘇平背后的那位傳奇,實在是讓人恐懼。

  “這就是那位蘇老板么,看著也沒什么了不起。”

  “靠一位傳奇,在這里耀武揚威,哼!”

  “少主,您別在意這人的話,當他滿口噴糞罷了。”

  離開蘇平后,幾位族老布下隔音結界,小聲說道。

  少女神色平靜,道:“我不會在意的,等我成為傳奇,都會被我踐踏在腳下,我會帶領唐家,走向前所未有的高峰!”

  “沒錯,少主你的目標,是成為傳奇!”

  其他人都是點頭,露出微笑。

  不受影響就好。

  只要少主成為傳奇,他們唐家將再次上升一個臺階!

  “這位唐家少主,果然氣勢很強。”

  在唐家眾人離開后,秦書海望著他們的背影,略有忌憚地說道。

  面對他跟蘇平兩位封號,這少女卻面不改色,從容應對,他能感覺,假以時日,要不了多久,這少女估計就會超越他!

  “氣勢?”蘇平挑眉,冷笑一聲。

  有什么氣勢?

  一張死人臉,面無表情的,孤兒氣勢么?

  秦書海看了蘇平一眼,不敢多說。

  沒過多久,忽然,又是一道招呼聲傳來:“蘇老板?”

  蘇平一聽,聲音很耳熟,轉頭望去,果然是刀尊。

  “你也要來參賽?”刀尊有些愣,臉上露出苦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