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八十章 四面樹敵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超神寵獸店

  在這主流平臺快被擠得服務器癱瘓時,其他熱門平臺上,也相應地陸續推出了同樣的廣告,一時間,全網的人幾乎全都看到了。

  也在同一時刻,整個龍江內網,瞬間被引爆了!

  保送冠軍?!!

  要知道,這可是三年一度的精英聯賽,參賽的天才猶如過江之鯽,數之不盡!

  整個龍江基地市內,少說也有上百萬人參賽!

  這可是全民關注的盛大賽事!

  無數人都指望著,在這賽事上揚名立萬,魚躍龍門!

  然而,現在居然有人敢宣言說,只要付錢,就能直接保送成為冠軍?

  這就像無數人在追逐一顆桃子,結果桃子還沒結出來,就有人宣布,這桃子歸他了!

  這尼瑪不是欺負人么?!

  最關鍵的是,這可是精英聯賽,要得到冠軍何其艱難,即便是各個大家族,都不敢說自己家族內的年輕俊杰,百分百的穩拿冠軍寶座!

  這樣的豪言,簡直就是狂到爆炸,不知天高地厚!

  “這小淘氣是不是瘋了!”

  “保送冠軍,我的乖乖,這話說的好像他們要取得冠軍,很輕而易舉一樣。”

  “是不是跟非凡寵獸店的競爭,給急瘋了?”

  “聽說非凡寵獸店把生意全搶了,這應該是被逼急了吧!”

  “牛,太牛了,上面說只要出多少,一個億,就能保送冠軍?我算算……以我的資產,好像能買一百個冠軍!”

  “樓上醒醒,再這樣我用尿滋你了。”

  “一個億就能保送冠軍,要是說十億我還有點信,一個億算什么?”

  “行了,這都看不出么,就是商家被逼急了,故意嘩眾取寵呢,但這個噱頭開大了,我倒要看看,他們敢不敢像非凡寵獸店一樣,把購買了套餐的這些人名單公布出來,等聯賽開了,我好一路觀望他們的表現。”

  網上議論紛紛,大多數人在震驚過后,都是質疑。

  畢竟,冠軍這東西,太不可預測了,說保送冠軍,怎么聽都不靠譜,反而更像噱頭。

  再聯想到跟非凡寵獸店競爭的情況,很多人都猜測,這小淘氣是被逼急了,犯糊涂了。

  不過,也有一些人覺得,這店鋪既然有這樣的底氣,還是可以去光顧看看的,畢竟再怎么說,那煉獄燭龍獸是貨真價實的,就算沒這保送冠軍的活動,至少保送前十和前百的套餐,是可以試試的。

  在一片爭議聲中,小淘氣的名字再次成為大家熱議的存在。

  上城區,某處面積極大的家宅中。

  秦家。

  龍江基地市第一大家族。

  秦家較為低調,但家族里出過不少封號級存在,只有真正的上流圈子,才知道秦家的可怕。

  網上流傳的消息,自然也傳到了秦家耳目中,作為第一家族,他們的消息素來都很靈通,更別說是這種人盡皆知的勁爆消息了。

  “保送冠軍?”

  “這什么店,這種話都敢說,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

  “嘩眾取寵的小寵罷了,這就是低等商家的劣根性,無需在意。”

  “話說,這店有那煉獄燭龍獸坐鎮,背后是什么來頭?”

  “哼,去會會就知道了,這一屆的冠軍,我們秦家要定了,他們還敢說保送?我倒想看看這店背后的主人究竟是誰!”

  “各位,稍安勿躁,這家店主……其實我認識。”

  “嗯?”

  一處宅院老屋里,幾個老者坐在里面,都是面帶慍色,被這家小淘氣店鋪的廣告語給氣得不輕。

  要是一般的店,敢這樣大放厥詞,他們根本就懶得搭理,但這家小淘氣,說他是個小店吧,偏偏又有煉獄燭龍獸這樣的稀有龍寵,而且看宣傳和請的代言人,在資金方面似乎也不缺,一看就是背后大有來頭。

  但是,偏偏這種似乎有背景的人,卻敢說出這樣的話,這簡直就像是啪啪打他們的臉。

  保送冠軍?那將他們置于何地?!

  “書海?怎么回事,說說。”其中一個老者皺眉道。

  坐在中席的是一個中年人,氣質儒雅,他正是臨時回到秦家的秦書海,往常他都是在其他基地市游離,極少待在龍江,沒想到這次一回來,就遇到這樣的事情。

  “三叔,這店主,我先前在秘境里見過他,說起來,這人跟晚輩也有些交情,此人戰力極強,至少有封號級的實力,算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了。”秦書海拱手苦笑著說道。

  其他眾人微怔,先前開口的老者有些疑惑,道:“封號級實力?你說的是這家店里看守門店的那個小子?我看那小子年齡不大吧?”

  “是不大,估計二十不到呢,要是這人參賽的話,估計龍江第一的名頭,還真要給他讓位。”秦書海苦笑道。

  此話一出,幾位老者都是臉色微變。

  他們知道,秦書海算是秦家的天才了,如今已經是封號級中的強者,看人絕不會錯,敢下出這樣的言論,豈不是說,那少年比他們家這一代的少主天資還高?!

  秦書海看見他們的表情,心中也在嘆息,他在秘境里見蘇平進進出出過,都是孤身一人,但在過檢時,經常能看到蘇平背包里有不同妖獸的九階晶核。

  要說一次兩次是偶然,但經常看到,那就是實力了。

  “這少年的天資,算是我見過的人里面,數一數二的,要說背后沒有老師教導,我是不太相信的。”秦書海看了一眼屋里幾位前輩老者,道:

  “晚輩在這里有個建議,這家店的事,希望各位不要介入,據說原封跟這少年是同一個學院的導師,還算有點交情,我們還是盡可能交好為好。

  至于保送冠軍?他們店是這么宣傳了,但我們又不是不能爭,這東西本就各憑本事,他們怎么說是他們的事,我們爭是我們的事,沒必要為這點口舌,去給自己樹敵。”

  他的話說完,幾位老者面面相覷。

  其中一人皺眉道:“我們秦家什么時候這么怕事了,這人敢如此囂張,教訓他也是應該的,好讓他知道,這龍江究竟誰說的算!”

  其他人都是沉思,沒有說話。

  過了片刻,坐在上面的秦家當家族長開口了,道:“這件事,就聽書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件事,也不算完全有意針對我們秦家,而且,這樣的天才,背后的師傅,也不是簡單角色,為這點口舌招惹大敵,沒必要。”

  其他人都是微微點頭,他們偏向于保守一派。

  先前的老者見沒人附和自己,臉色有些難看。

  “你們都回去,約束好下面的人,年輕人氣盛,容易沖動,讓他們專心修煉,別去管這些有的沒的。”

  “是,族長。”

  與此同時,其他的各大家族也得到消息,都被這一個簡單的廣告語給氣得不輕。

  牧家選擇不予理會,只當是跳梁小丑。

  葉家和周家氣得暴跳,準備來找這小淘氣的麻煩,給這家店一點顏色看看。

  而柳家宅院中。

  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所有人都知道,這家店是在跟柳家作對,柳家上下,都對這家店恨之入骨。

  “這是被逼急了,呵呵,自取滅亡。”

  柳天宗得到消息,微微冷笑,保送冠軍,這話說出來,也得看其他家族答不答應,他就不信,五大家族里,除了他們柳家外,其他家族會坐得住。

  或許秦家那老狐貍,能夠穩住,牧家那驕傲的家伙,也懶得理睬,但剩下的周家和葉家,他覺得可以在背后慫恿一下,借刀殺人才是快哉。

  “讓柳淵去公布保送名單,針對性地宣傳一下,逼對方交出保底,到時一旦他們把保送的名單公布了,聯賽開始后,那些名單上的人,就是眾矢之的,尤其是那位保送冠軍的人,呵呵,一旦他提前落敗,就是這家店的破滅之日!”柳天宗對旁邊的侍奉說道。

  “是。”侍奉恭敬道。

  坐在對面棋盤前的紫衫老者看了他一眼,笑道:“還是你這老家伙狠,辦事一刀見血。”

  柳天宗淡淡一笑,“出刀不準,又何必拔刀?”

三更結束,明日繼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