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章 未來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高維尋道者

  “龍君真是客氣。”

  王秋意微微一笑,隨及輕輕張開五指。

  一旁膽戰心驚的青黎君瞥見他的動作,心頭又是一顫,龐大的山岳的蛟首微微放光,令虛空都一陣蕩漾,似要隨時遁走。

  在王秋意松開五指后,那方殘破不堪的小世界便悄然消失無蹤,重新被王秋意收回。

  他看著大蛟的動作,面上露出一抹笑意。

  “龍君。”

  “小蛟……”青黎君訕笑回道:“小蛟在。”

  “爛陀寺的慈載和尚在你這處?”

  原本心頭惶恐的青黎君氣息稍定,他思忖了片刻,心頭卻又更加惶恐。

  王秋意這人,他是絕然得罪不起的,金蟬九死術被悉數破去,他殺自己,比砍瓜切菜也難不了不少。

  千年之前,自己雖還不是敵手,但面對眼前這人,也遠遠不會像此刻這般狼狽不堪,毫無還手之力。

  可北衛……

  青黎君心頭思緒變化,內心一陣急躁。

  那方北面的大國,同樣也不好惹……

  若爛陀寺方丈死在他的地界,如此一來,便真是有些麻煩了。

  “慈載和尚早已啟程北衛了,他是來找小蛟商議探索紫霧的事,”

  電光火石之間,青黎君便已作出決意,他半真半假開口:

  “小蛟沒有答應。”

  “紫霧?”

  “慈載和尚、妙嚴禪師,這兩人聯合了一眾北衛的名門望族,甚至連北衛王室,都有參與其中。”

  青黎君老老實實道:

  “紫霧里曾墜下一些東西,是不小的造化,廣慧大師的天人,小蛟的神道符詔,都是得于紫霧的造化。”

  “你怎么不去?”王秋意笑了笑。

  “紫霧太過詭異了。”青黎君如實開口:“小蛟怕死。”

  王秋意罕見楞了一楞,他盯著青黎君看了半響,微微挑眉。

  “不愧是你。”

  王秋意身形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待我去殺了慈載,再來問你的罪。”

  青黎君震愕抬起眼,不止王秋意,連遠處面色木然的廣慧都已不見了行蹤,

  他眼神閃了閃,長長低吟一聲,天地之間,有模糊的誦經聲隱隱傳來,有如一尊尊遠古神明盤坐通天的建木上,向人間播撒智慧的火種。

  伴隨著誦經聲,大蛟每一顆鱗片都在璀璨發光,重重光焰沸騰,似要燃燒起來。

  終于,待漫天的璀璨光海散去,一條千丈長短,威嚴無比的大蛟又重新生出斷體,盤踞虛空之中。

  大蛟嘆息一聲,魔湖般的眼眸流露出數不盡,道不盡的苦悶。

  他身軀一扭,便化成一個頭戴竹冠,身著青袍的俊逸男人,男人面皮慘白,毫無半絲血色,連氣息都低沉了不少。

  青袍竹冠的男人掩唇低低咳嗽了兩聲,隨及一步跨出,橫渡虛空行走。

  腳下是一座巍峨堂皇的五指大山,氣勢高遠無比,如同神岳一般威嚴,凜然不可侵犯。

  山體上的每一寸山石,都流淌出柔和清凈的佛光,似一方禪國凈土。

  山體之上,、嘛、呢、叭、咪、,這六字大明陀羅尼正閃耀無盡佛光,似蘊含無數可知不可知的高妙禪理。

  六字大明咒加持在五指大山上,連虛空深處一切細微的變化,都被統統禁絕了個干凈。

  青黎君死死盯著那座五指大山,面色頓時黑了下去。

  他遲疑抬起手,緩緩摘向最上首的“”字。

  霎時!

  金蛇狂舞,雷光暴起,大道虹光如瀑般傾斜,佛光氤氳漫天。

  青黎君輕輕揮袖,遮掩了五指大山的一切暴動,另一只手,在轟鳴的震爆聲中,正要將最上首那個““字,給摘取下去。

  可當佛光愈發震蕩,五指大山也出現絲絲裂痕時,最后一刻,一只蒼老的手捏住青黎君的手腕,勸止了他。

  “老弟兄……”

  良久,青黎君沉重嘆息一聲,他回過頭去,面色一黯。

  大龜的元神顯化成一個白發老叟,他正伸出手,制止了青黎君粉碎五指大山的動作。

  在大龜身邊,同樣立著數十個水族元神,他們低垂著頭,一言不發。

  “君上。”大龜哽咽開口:“罷了,罷了,我龍宮廟勢微,現在還惹不起那尊大神。”

  廣慧那一掌顯化大佛手印,生生將一眾龍宮老臣的肉身法體鎮住,盡數封在五指大山下。

  只容許他們,勉強將元神從泥丸宮遁出。

  肉身素來有度世寶筏的說法,是橫越人間苦海的莫大依仗,

  失去了肉身,只剩下元神的龍宮老臣們,原本五境命藏的修為,現今只是勉勉強強,能發揮金剛境的實力。

  況且,失去了泥丸宮這處藏魂之所,金剛境的戰力,也無法持久。

  青黎宮數千年的底蘊,被廣慧一掌,盡數給封死了。

  “廣慧賊禿!可恨!可恨!”

  看著身前一眾龍宮老臣的元神,青黎君暴跳如雷,怒發幾欲沖冠。

  “王……”

  他剛憤憤罵出這個名字,心頭一警,嘴邊的話語又被吞咽了下去。

  一眾龍宮老臣剛要急忙勸阻,見青黎君自行警覺,也大大松了口氣。

  龍宮君臣們數目相對,彼此都是一時無言,不禁悲從中來。

  “君上……”大龜身軀顫抖:“那神道符詔……”

  “被奪了。”青黎君無力癱坐在虛空中,低下腦袋。

  “他不會給我修成神道的機會。”

  好半響,戴竹冠的男人低低開口:“完了,什么都完了……”

  大龜終于按捺不住,他嘴唇動了動,卻是痛哭出聲,綠豆大小的眼睛里,滾落下淚珠來。

  見大龜哭出了聲,一眾龍宮老臣也情不自禁,面上渲上厚厚一層悲色。。

  一時之間,這群五境大妖們,竟是全不顧體面,抱頭哭成了一團,悲聲震天。

  青黎君得到神道符詔,是妖族千百年里,最有希望翻身的一次。

  而這次機會,卻生生碎在了眼前。

  地上妖國、人間至尊……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了一場空夢。

  “好了。”

  青黎君勉強收斂眼底悲色,強行振作精神:

  “剛才的一切切,可曾傳了半點響動出去?”

  “未曾,未曾。”大龜急忙拭了拭淚,疊聲回道:“王……王大人早早布了陣旗,遮掩了一應響動變化,外界毫無所覺。”

  “還好。”青黎君黯然嘆了口氣:“他總算給我留了幾分面子。”

  里子已經失了,若是連明面上的面子都丟掉,那他堂堂最古之仙,可真不知道該如何去做妖了。

  戴竹冠的青袍男人微微閉上眼,他的神意拂過龍宮里每一座宮群,每一寸虛空,連最細微的變化,也逃不過感知。

  無窮殺陣之中,其中一重,也響應了青黎君的催動。

  太乙光王大結界盤坐太乙海中的陣道之靈,那個通體長滿眼瞳的巨大光人,也齊齊睜開神目。

  “不在。”

  良久,青黎君才睜開眼:

  “慈載和尚,那個該死的老禿驢,什么時候逃出我的龍宮了?”

  “他……”青黎君深深皺眉:“他早就料到今日這一幕了?”

  一眾老臣面面相覷,卻是茫然不解其意。

  在青黎君疑惑發問的那一剎。

  白茫茫的雪原上,一道金色僧袍的身影正邁步其上,他每一步跨出,都如挪移大地一般,跨出不可計數的長遠距離。

  此情此景,恰似眼前僧人正在丈量大地。

  縮地成寸!

  這是爛陀寺所收藏的一門大神通,無匹遁術。

  卻終究,還是徒勞無功。

  當金袍老僧看見面前虛空微微一蕩,便出現兩個身影時。

  他沉重嘆了口氣,放棄了一切抵抗。

  腳踏芒鞋的中年僧人面色木然,在他身邊,戴青玉面具者,眼底卻是噙著笑意。

  “王秋意,千年前的無敵人仙。”金袍老僧從嘴里輕輕呵出口白氣:“王先生還活著,真是令老衲訝異。”

  “我還沒自報家門呢。”王秋意聳了聳肩,眼底意味深長:“慈載和尚,真是沒想到,區區爛陀寺里,竟還生出了你這般人物。”

  佛家六神變天眼通!

  繼神足僧無懷之后,這偌大天下,終又誕生了一尊天眼僧慈載。

  “你在前日離開龍宮。”王秋意摘下青玉面具,他的眼瞳燦金一片,神圣凜然:“是預感到我要來了?”

  “正是。”金袍老僧微微頷首。

  “為何?”

  “天眼通。”金袍老僧指了指自己眼睛,坦然開口:“天眼通能明見所有莊嚴凈妙國土,未來視,自然也是應有的神通。”

  “未來視?”

  “正是。”金袍老僧笑了笑。

  “你能看見多久之后的景象?”王秋意饒有興致。

  “自然看不見多遠。”金袍老僧苦笑一聲:“若是能早早看出,說什么話,老衲都不會前來桐江。”

  “也是。”王秋意淡淡開口:“諒你也沒那膽子。”

  “未來視?”

  他凝視金袍老僧幽森的眸子,其中混混沌沌,似涵蓋一切始終,一切生滅。昏昏暗暗,幽幽深深,有點滴光明閃爍,卻也是飄忽不定。

  “我知道你這只是一具靈身。”王秋意移過目光:“但你就不怕?你不怕我直接殺去北衛?”

  “王先生若是能動手。”金袍老僧淡淡開口:“也不會有今日的三國之分了。”

  “哦?”王秋意略微挑眉:“你似乎知道些什么?”

  “先生借斗僧空法的掩飾,假死脫身,在南海國恢復傷勢后,本欲卷土重來。”

  金袍老僧輕聲笑了一笑:“可兩尊圣人,同時降下了法旨,將先生終生阻攔在陸洲之外。”

  廣慧神色一動,卻是沒有說話。

  “而王先生此行,也是出于宣文君的授意,前來扼制妙嚴和妖族神道,才能回到陸洲。”

  金袍老僧繼續開口:“先生在這陸洲待不長久,若是試圖攪動天下局勢,兩尊圣人都不會容你。”

  “這些事情,除我和兩尊圣人外,再無第四人得知。”

  王秋意面上泛起絲絲殺意:“你是怎么知曉的?”

  “天眼通。”

  金袍老僧雙手合十,低誦了一聲佛號。

  “又是天眼通。”

  王秋意嘆了口氣,無奈開口:“這門如來禪,聽起來,令我都頗為心動了。”

  他輕輕捏指成拳,不再與金袍老僧多言,一拳便朝其沉重砸落。

  拳印同時遍布四方虛空,無所不在,無所不至,封住了所有的變化和所有的閃避可能,乃至一切的可能變數。

  在王秋意出拳的剎那,金袍老僧早早便退避開來。

  可無論他如何運轉未來視,所有的結局,都只是那方拳印。

  無論怎樣的過程,其最終的結果,都已無可更改。

  再如何抵抗,如何掙扎,縮地成寸,虛空八印、四禪天護身咒、大搜神術、法眼雷、劫劫指、泥犁天平拳……

  種種神通,所有的可能變數,都盡在未來視中一一呈現,毫發畢現。

  可結果,都毫無例外。

  金袍老僧深深嘆息一聲,關閉了未來視,閉目等死。

  清脆一聲琉璃響,金袍老僧身體寸寸裂開,氣息驟然低弱。

  “告訴你個好消息。”王秋意面色淡淡:“黑天子還活著。”

  “黑天子?!”眼神灰敗的金袍老僧愕然睜大眼,他勉強動了動嘴唇,卻是無力再站起身。

  “告訴你們北衛的國主。”王秋意不再理會,他一揮袖袍,就將金袍老僧身體徹底化作劫灰。

  “這天下戰端。”

  他面無表情轉過身,融入身后那片皚皚雪原:“可不是兒童的游戲。”

  而青黎宮中。

  一道五色虹光綻放毫芒,朝遠空疾馳而去。

  從黃金戰臺挪移而出,駕馭遁光遠去的白術面色微凝,不置一言。

  下一場的敵手,居然是陳季子。

  如此看來,只怕單憑大孔雀神光,自己絕難拿下這個洛江陳氏的嫡子。

  他心中思忖了片刻,便打開屬性面板。

  姓名:白術。

  武學:《大孔雀拳》圓滿。《獅子步》入門。《龍師明王金身》入門。《乾闥婆琉璃咒》入門。

  《自在人覺經》未入門(10)。《遍凈天人體》未入門(7)。

  《婆稚阿修羅王觀想經》(濕生阿修羅:小成)。

  《胎神元用劍經》(曜靈劍:圓滿)。

  《赤龍心經》第三境陽符(第三重真符種道)。

  屬性值:5517。

  在強納苦海佛入體,修成真符種道的境界后,無論是悟性還是資質,較之先前而言,都有些許提升。

  道種的存在,本就是改換根骨,把大道痕跡強行打入元神和肉身,以水磨的功夫,證就身與道合的境界。

  憑此,來突破金剛壁障。

  天下道種罕有,苦海佛本就是最上等的一列,比之陳季子的赤霄天,亦絲毫不遜色。

  依仗著苦海佛的存在,之前動靜緩慢的《自在人覺經》和《遍凈天人體》兩門神通,在逐日的苦修下,也終于有了些許提升。

  當白術正默默思忖時,眼前,突然一道璀璨金橋橫飛生出,堵住了他的去處。

  一個面容清俊的年輕和尚從金橋走下,他雙手合十,對白術溫煦笑道:

  “初次相見,小僧玄諦,有禮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