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747 想不想報復傅海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就是賣豬肉的

  747想不想報復傅海生?(第3/3頁)

  “那幾個人這么陰險么?你辦喜宴時跟他們聊過幾句,沒感覺出來啊,那個北湖熊是不是他們的帶頭人啊?”竇遠洋有些驚訝,說實話上次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對北湖那幾個人的印象還挺不錯的,特別是北湖熊,怎么轉眼就變成這樣了呢?

  “不是,東哥說帶頭的是一個姓傅的。”

  姓傅的?

  坐在竇遠洋身邊的吳麒麟聽到這句話猛的扭頭看向竇遠洋手里的電話,竇遠洋察覺到吳麒麟的目光,剛轉過頭就看到吳麒麟伸手討要電話。

  “王總,你說的那個姓傅的是不是叫傅海生?長相是……”

  吳麒麟嘰里呱啦說了一通,把王泉都說懵了,他對姓傅的印象不深,并不知道姓傅的是不是吳麒麟口中的傅海生。

  但他能聽出吳麒麟語氣中的異常,當即說道:“我問問東哥,等會給你打過去。”

  電話掛斷,竇遠洋狐疑的看著吳麒麟,“你認識這個姓傅的?”

  吳麒麟嘿嘿一笑,眼神里帶著陰郁之色,“王泉辦喜宴時,我跟你說回去的時候要去北湖辦事,你還記得嗎?”

  竇遠洋擰著眉頭回憶,片刻之后露出恍然之色,他想起來了,吳麒麟確實說過這事兒。好像是這個姓傅的給粵省另外一家商貿公司提供了大批的廉價產品,讓吳麒麟感覺到了壓力,好奇問道:“這個姓傅的有問題?”

  吳麒麟剛張開嘴,竇遠洋的電話就響了,只聽到王泉說道:“我問過了,就是叫傅海生,跟吳總形容的樣子一樣。”

  聽到這句話,吳麒麟突然就笑了。

  在他身邊的竇遠洋更加疑惑,電話另外一頭的王泉更是不解。

  吳麒麟肆意的笑著,眼里閃過一絲快意,“這個姓傅的不是個正經生意人,明面上開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商貿公司,實際上主要賣的是過期產品和殘次品,有些甚至是嚴重超標的產品,說白了就是一個見不得光的人。”

  “平時刻意裝出一副沉默寡言的樣子,實際上是一肚子壞水,要不是我多了一個心眼,專門找了一個粵省做此類產品的同行過來幫忙,還真就摸不清他的底細。”

  聽他這么說,竇遠洋先是恍然,隨后疑惑問道:“上次咱們可是在同一桌吃飯的,他沒認出你?”

  吳麒麟斜眼翻了竇遠洋一眼,“都說了我多長了一個心眼,上次我去北湖的時候沒敢直接進店,先在外面觀察了一會兒,我先把他認出來的,隨后從粵省喊了一個同行過來。”

  王泉聽著兩人的對話,卻不明白吳麒麟為什么著重討論這個姓傅的,不由問道:“現在說他還有意義嗎?”

  聽到電話里的聲音,吳麒麟嘴角一挑,輕飄飄的說道:“王總,這個姓傅的擺了你一道,難道你就不想報復回來?”

  報復?

  王泉聽后一愣,腦子里浮現出吳麒麟剛才說的過期產品和殘次品,眉頭輕輕皺起。他當然不想放過這個姓傅的,平白無故被他捅了一刀,放在誰身上能大度?

  過期產品和殘次品雖然上不得臺面,但也一直存在于行業中,單憑這一點也沒辦法給對方造成實質性的威脅啊。

  見王泉不說話,吳麒麟又是笑著問道:“王總你就說想不想,如果想,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來做,正好也能幫我自己出口氣。”

  “想!”

  說實話,林秋發視頻只是因為一時沖動,發完沒多久就開始后悔了。畢竟后面那些話說的有點難聽,萬一起到了反作用,那就罪過大了。

  可惜,超出一定時間,消息不能撤回。

  出乎林秋意料的是,發送到行業群的視頻如同泥入大海,沒有引起一丁點的動靜,反倒是發到朋友圈的視頻引來了不少人的點贊評論。

  這讓他大大松了一口氣,只要沒有引發不好的效果就行。可他并不知道,發在行業群的視頻不是沒人看到,也不是沒人轉發到更多的行業群,更不是看到視頻的人沒有感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