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6章 皇上,臣妾就是想去看看二哥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是婉柔的話?

  想到這。

  “去,搬梯子來。”

  “好嘞娘娘!”

  高盛很快命人搬來梯子,為了以防萬一,提前讓七八個太監躺在地上,把梯子下面的一圈都給用人肉墊子墊著,就怕娘娘一個腳滑摔下來他的罪過大了。

  “娘娘,今晚的月色倒是不錯,您和皇上在上面多談談心,皇上現在心事太多,容易想不開。”

  他扯著嗓子在那沖著上頭的人喊。

  錦榮宮的房頂,說實話....并不高。

  爬上去后,慕容晚果然看到那站在房頂,一襲龍袍,氣質卓越清冷矜貴的絕世男子。

  男人雙手背在身后,望著前方。

  薄涼的月色打在矜美尊貴的男子身上,將他筆直削瘦的身體拉的很長。

  可能是男人想事想的太認真,以至于,慕容晚在下面發出這么大的動靜,又到爬上房頂,偶爾踩到那金色的瓦片時,會發出一道細細的聲響。

  但男人好像都沒有察覺,直到她走近了,距離帝王只有三步之遙,慕容晚張開雙手,正打算朝著帝王撲過去。

  “站住!”

  帝王聲音不冷不淡。

  就那么簡單扼要的兩個字。

  于是——

  慕容晚條件反射的,當即就站在當場了。

  帝王轉過身來,英俊無可匹敵的一張玉顏也是淡淡的。

  “去哪了?”

  慕容晚乖了吧唧:“華液池。”

  帝王蹙眉。

  “嗯...順便又跑了一趟大理寺。”

  sp;看到帝王眉頭松緩。

  慕容晚不等他問,主動的坦白交代:“皇上,臣妾就是想去看看二哥。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就是....”

  對上帝王漆黑的眉眼。

  “就是大理寺的刑法實在是太厲害了,臣妾趕到的時候,二哥...二哥他好像已經...已經沒有生機了....”

  她本來是打算哭的。

  實在是哭不出來,想掐自己的大腿,逼幾滴眼淚出來。

  奈何帝王黝黑的眸子直勾勾的望著她,她這個暗搓搓的小舉動,也不敢亂使。

  帝王俊臉看不出表情。

  慕容晚有些慌。

  “皇上,臣妾沒有經過您的允許,擅入大理寺,你是不是生臣妾的氣了?”

  說到這里,慕容晚真的都快哭了,尤其是眼淚都在眶里打轉。

  “臣妾回來的時候,高公公把什么都給臣妾說了,說臣妾剛走,婉婕妤就來了,她把臣妾偷皇上免死金牌的事,全添油加醋的和皇上說了,還說臣妾去大理寺是假傳皇上口諭,目的就是放二哥走。”

  一說到這,慕容晚更加的委屈了:“那免死金牌本來就是皇上你給臣妾的,臣妾原本是打算偷你腰間的玉佩的,但是掛在皇上你的身上,臣妾不好拿,所以只能....”下一刻,她的手心一涼。

  慕容晚低頭,淚眼婆娑,眨巴啊眨巴,明晃晃的玉佩就安靜的躺在掌心。

  她不解,淚眼朦朧的抬起頭。

  帝王垂眸看她,動作溫柔的為她拭去眼角的淚。

  慕容晚愣了一秒,把玉佩揣進懷里,繼續充滿無盡委屈和無助的在那抽搭:“皇上,臣妾是真心實意進宮的,臣妾對皇上的心日月可鑒,怎么會背叛皇上。臣妾的心是皇上這邊的,不是慕容家那邊的。”

  她還在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