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2章 二哥,黃泉路上,晚兒不會讓你孤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石頭距離他越來越近,近到,慕容政看到的只有石頭,而那牢獄外的少女,他早已看不到。

  堅硬沉重的石頭擠壓著他的身體,他痛苦的窒息。

  沉悶的慘叫聲發出來,弱小的可憐。

  “啊——”

  他一聲凄厲的慘叫:“慕容晚!”

  聲音布滿憤恨!

  骨頭斷裂的聲響,一遍一遍,一聲一聲。

  慕容晚聽到了,冷眼看著那被四方石頭擠壓的變形的男子。

  昔日的尊貴優雅,此刻全化為一堆廢骨。

  “二哥,黃泉路上,晚兒不會讓你孤單,你且等著,你的親人,用不了多久,我會一個一個的送到你的身邊,讓你們團聚。”

  這是慕容政唯一的意識尚存之際,聽到的話。

  寒意襲遍他的四肢百骸,最后——

  他僅有的意識,徹底的埋沒在四方緊合,不留一絲縫隙的石頭中。

  鮮血宛若在冰冷的石頭上面開了花,由上而下,將冰涼暗沉的石頭澆灌為鮮艷的紅色。

  畢竟是大理寺最為前茅的牢獄。

  有人觸碰機關,暮辭第一個察覺。

  當他提劍趕到時,濃重的血腥味撲鼻而來,而昔日那受盡酷刑折磨的男子,早已被擠壓的面目全非,找不到尸骨。

  他冷峻的臉龐如履薄冰。

  手中的長劍不僅緊握幾分。

  在所有人都想營救慕容政出大理寺,他也時刻做好了慕容府暗中會派人劫獄的防備。

  是真的沒有想到,竟還有人,要將他置于死地,而且,還深知他這大理寺機關勾劃。

  到底是誰?

  “娘娘...”

  看到她出來,俏玉急忙迎上去。

  “走吧。”

  sp;“是。”

  出了大理寺,慕容晚將一身的黑色大斗笠扯去,露出一身華麗長裙。

  黑發被斗笠壓的有些凌亂,俏玉看到了,趕緊體貼的幫她整理著頭發。

  “娘娘,二公子他...死了嗎?”

  “死了。”

  慕容晚回答的平靜,沒有喜悅,也沒有報仇后的快感。

  相比較慕容府給她的那些,區區死了一個慕容政,算得了什么?

  “娘娘....”

  “嗯?”

  大抵是她的欲言又止,讓慕容晚有所察覺,看向她:“想說什么直說便是。”

  “殺人的滋味如何?”

  慕容晚:“....”

  俏玉小臉雀躍,晶晶發光:“奴婢第一次殺人的時候老激動了。”

  但是她和不同殺的人不同,她殺的是一個丫鬟,背信棄義,背叛自己主子的丫鬟。

  身份也低下。

  但是娘娘不同,她殺的是自己的仇人,再加上,慕容政可是大祁的二品鎮京大將軍,身份顯赫!又是她名義上的二哥!

  論身邊跟了一個腦子不太正常的丫鬟是個什么感覺....

  很容易把正經的主子給帶歪。

  就比如——

  慕容晚鄭重其事的點頭:“有那么一瞬間,還挺緊張的,怕出現意外。”

  “對吧對吧?娘娘,咱們就是英雄,不僅為大祁除了一禍害!還幫皇上除掉了一名隱患!”

  “這種事情一回生二回熟,聽說你最近幾日總是做噩夢?”

  “是啊娘娘。”

  俏玉小臉皺巴巴的:“自打殺了小翠后,睡夢中,老是夢到小翠臨死的那張臉,一雙眼瞪的老大了,奴婢看著都覺得害怕。”

  慕容晚若有所思:“我剛殺了我二哥,他看我的眼神雖然被石頭擠的變形,他瞅半天沒瞅著我。但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