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3章 那被皇上救回來的女子,好生的刁難本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華液池,除了有她沐浴的池子,里殿還有她專用擺放的御床。

  若是沐浴累了,她還可躺在床上休息一番。

  放眼后宮,能有一個比宮殿還要大,齊全壯觀的浴池,就連皇后都沒她這種待遇。

  整個人浸泡在池子里,慕容晚手捧著玫瑰花瓣,瞥了眼進來繼續給她往里面撒花的俏玉。

  “大理寺那邊怎么樣了?”

  “回娘娘,二公子自進去后,便一直被酷刑折磨,聽說,現今已被酷刑折磨的遍體鱗傷。”

  “果然不愧為大理寺最鐵面無私的刑官,他還真是一點也不怕得罪慕容家。”

  “娘娘。”

  “嗯?”

  俏玉警惕的看了眼四周,貼在她耳邊小聲道。

  兀許,慕容晚忽然就笑了。

  從浴池里隨便披了件衣服穿在身上。

  “本宮就說,這宮里頭,除了有慕容家的人,怎么可能沒有宸王殿下的眼線?替本宮更衣,本宮要去見他。”

  “是,娘娘。”

御花園中  單薄的月色將那小心侯在花叢中的人影拉的很長。

  待慕容晚走近了。

  那人趕忙跪下行禮:“奴才劉培參見瑾妃娘娘。”

  “劉公公?”

  慕容晚似笑非笑。

  裴祁連身邊的兩大心腹太監總管,一是高盛,二則是眼前這位,劉培。

不過高盛主的內,伺候  皇帝的衣食起居,而劉培主的則是外。

  進宮這么久以來,慕容晚還是第一次見他。

  此人在前世,也僅僅只有過一面之緣,只知此人深藏不露,武功高強,潛伏在皇宮,替裴宸收攬消息。

  隱隱聽到過他的名諱,慕容晚倒也客氣:“劉公公無需多禮,本宮也才知,你竟是宸王殿下身邊的人。”

  劉培笑了笑:“不僅瑾妃娘娘不知,就連瑾妃娘娘的娘家人,也不知奴才忠心的主子是宸王。如今宸王讓奴才與娘娘稟明此事,足以可見宸王對娘娘您的信任與在乎程度。”

  慕容晚小臉多了竊喜。

  月光打下來,正傾斜在她一張明媚嬌艷的小臉上,才沐浴過的緣故,隔老遠的,就能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沐浴清香味,尤其是隔得這么近,區區一步之遙。

  劉培心下一陣心猿意馬,掠下眼底異色:“此次約娘娘在御花園見面,是有話要和娘娘說。”

  “劉公公請講。”

  “宮里一事,王爺已知曉,當下王爺的意思是,娘娘需先保住自己,至于那五十萬兵權的事,暫且擱下不議,萬不要失了皇上的恩寵。”

  聞言,慕容晚也為難:“那被皇上救回來的女子,好生的刁難本宮,皇上一來,她就哭哭啼啼,裝委屈哭訴,活像是本宮欺負了她。本宮也不過是想給她一點教訓,誰知道她...”

  “娘娘放心,婉婕妤那邊,有奴才。”

  “劉公公你能替本宮除掉她?”

  慕容晚臉上一喜。

  “不過是一個才受寵的婉婕妤,娘娘無需掛念在心上,在這后宮里頭,遍布王爺的眼線,屆時,奴才再安排一個太監過來,作娘娘您的眼線,這樣一來,娘娘您就無需親自再跑一趟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