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9章 朕懼怕瑾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娘娘,奴婢去把皇上請進來?”

  “婉婕妤現在正難過著,讓她與皇上打個正面,多訴訴委屈吧。”

  俏玉:“....”

  這委屈要是把皇上給訴的不耐煩了,娘娘您就不怕皇上命人把婉婕妤給咔嚓了?

  大概是想到了依照男人的個性,婉柔再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一個煩悶...

  慕容晚稍稍坐直了身子:“根據情況而定,你先去外面守著,請皇上進來。”

  “是,娘娘!”

  果不出娘娘所料。

  俏玉才一出來,就看到婉柔跪在地上,哭的肝腸寸斷,聲淚俱下。

  而那站在她面前的帝王,目光落在她身上,無喜,無怒,就這么平淡的看著。

  莫名的。

  俏玉放慢了腳步,躲在殿柱的后面。

  “皇上,您要為妾身做主啊!妾身明明什么都沒有做,瑾妃娘娘她...她卻讓妾身罰跪了兩個時辰,妾身的一雙腿都快要斷了。不僅如此....不僅如此....”

  婉柔無助的落著淚,聲音更是凄楚可憐,“妾身顧及娘娘對妾身的恩情,對娘娘百般尊重,可娘娘對妾身卻是百般的羞辱,只因為妾身進宮后,皇上給了妾身莫大的賞賜,加上后宮謠言四起,都說是妾身獨得皇上的恩寵,瑾妃娘娘快要失寵了,她便....”

  “她便如何?”

  聽到她口中的瑾妃二字,帝王回神了。

  淡淡問了句。

  “她...瑾妃娘娘她....”

  婉柔就像是有多難以啟齒,搖了搖頭,下唇緊緊的抿在一起,任眼淚嘩嘩的向下滴落:“妾身...妾身不想破壞皇上和瑾妃娘娘的感情...一些話,就當妾身...就當妾身出身貧賤,實在無資格與瑾妃娘娘爭寵...妾身....”

  沒等她將話說完。

  面前伸過來一直修長干凈的大手。

  順著完美的手型,婉柔驚喜抬頭,當對上帝王英俊威嚴的一張臉時,她心臟陡然跳動不止。

  顫巍巍的,將自己的手搭上去,準備站起來。

  誰知,還沒等她的手砰上帝王的手。

  裴祁連像是突然間想到什么,幽深的眼眸一閃過去的憎惡,將手又背在身后。

  婉柔實在是太相信皇帝,以為他是要攙扶自己起來,她心中竊喜,只是還沒等她完全的將手搭在帝王的掌心,她已作勢要起的架勢。

  萬沒有想到帝王會突然收手,后果可想而知。

  本就跪了兩個時辰,膝蓋腫了一片,又破了皮,這一次,又狠狠的摔了下去,霎時間疼的她,倒吸一口涼氣。

  淚眼楚楚:“皇上....”

  “既知瑾妃善妒,還不知死活去招惹她?”

  “皇上——”

  這張淚眼朦朧的小臉,裴祁連實在是沒有耐心看下去。

  想按照少女說的那樣,對她稍微好一點,但一想到,他的手就要去碰除她以外的女人,他頓時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留了多少年的清白,怎么能被她以外的女人給玷x污了?

  又恐對眼前女人不好了,待會進去后,少女找他的麻煩。

  帝王冷沉冷沉的一張俊臉,緩和了一些,頗為認真嚴肅:“朕懼怕瑾妃。”

  婉柔:“....”

  高盛:“....”想讓婉柔更恨瑾妃娘娘一點,皇上你直接說你懼內不就行了?

  這樣婉婕妤就會因為嫉妒怒火中燒,更想除掉瑾妃娘娘。

  這樣以來,婉婕妤掛的就快了,皇上你也能找個合適的借口,把這玩意給弄死不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