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0章 放肆哪里來的賤奴才,竟敢對本宮不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瞧瞧我這記性,差點忘了。鍋里還為三妹你燉著銀耳蓮子粥。”

  “是大姐親手燉的嗎?”

  “是啊。”

  慕容婳溫柔的看她:“大姐這還是第一次為了三妹你下廚,我去后廚看看熟了沒有,盛來給三妹你嘗嘗。”

  “大姐為了我這么下降身份,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慕容晚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慕容婳笑看她:“瞧瞧三妹你說的,你這次回宮后,不知道多久還能再回來,你我姐妹二人只怕許久都難見上一面。你先在這等著,我去去馬上就回來。”

  慕容婳走后,慕容晚簡單的又吃了幾口飯菜。

  飯菜味道適中,倒是很合慕容晚的胃口。

  她一向不挑食,覺著好吃了,難免就動筷子多吃幾口。

  身后傳來腳步聲,她只當慕容婳這么快就回來了,也沒有轉頭。

  “還是大姐最疼我,知道我喜歡吃什么,這些飯菜,比我在宮里吃的那些都要合胃...”余下的話,因為肩上落上一只大手而戛然而止。

  順著這只漆黑的大手,慕容晚的視線緩緩向上,當移到男人那張胡里拉渣的臉上時,變色。

  男人看樣子有五十多歲的年紀,一身破爛的衣衫,裸露在外的手臂滿是臟污,布滿胡茬的臉上也滿是灰塵,身上散發著陣陣的惡臭味。

  慕容晚慌了,勉強保持鎮定,一把打下他的手,往后退:“放肆!哪里來的賤奴才,竟敢對本宮不敬!來人!”

  無人應聲。

男人愈發笑的得意,猥瑣的用手摸著  下巴,“美人,你以為這里是什么地方?沒用的,清雅院的奴才都被大小姐給支開了,你就算是喊破喉嚨,也叫不來人的。”

  “你——”

  慕容晚雙眸大睜:“是大姐派你來的?”

  “不然呢?這里可是大小姐的地盤,若沒有她的允許,我怎么能進得來呢?瑾妃娘娘就別掙扎了,乖乖的臣服吧,大爺我會好好的讓你爽的!”

  男人猥瑣的向他撲過來。

  慕容晚想逃,但力氣上終究是有懸殊。

  幾乎是她剛往前跑一步,她身后的衣領就被男人給一把拽住。

  隨著“刺啦——”一聲響。

  她身后的衣裙破爛大半,就連肩上的衣服都被扯爛,露出大半個白嫩如玉的美肌。

  男人眼珠子瞪圓了,使勁的吞咽唾沫:“果然不愧為榮寵六宮的瑾妃娘娘,美人,來,別跑,讓大爺我好好的疼你——”

  “放肆!”

  雙肩被他扣著,眼瞅著他充滿惡臭的大嘴就要朝著她親過來,慕容晚臉色一陣青白,壓低聲音:“你這臭丫頭別玩太過火了,嘴里都吃的什么鬼玩意,咋這么臭?!”

  男人玩上了癮,壓根就不理她,對她上下其手的,眼瞅著全身都被她給摸遍了,就連身上的衣服也是松松散散,頭發凌亂,盡顯狼狽。

  “美人,十瓣大蒜全嚼碎咽了,你聞聞,味道咋樣。”

  男人張著嘴讓她聞。

  慕容晚忍著想踹他的沖動,一把將他推開。

  “救命啊!快來人!來人!”

  她趁著將男人推開的功夫,向院外跑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