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6章 皇上,娘娘,時候不早了,該起來用膳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慕容晚躺在清蘭園的床上,從男人出去后,她便將腦袋露出來,一雙眼珠子在那呼嚕咕嚕亂轉,結果把自己給轉困了。

  她迷迷糊糊的栽到床上睡著了。

  睡到后半夜,醒了,習慣性的摸向床榻,發現床榻是空的,男人顯然還沒有回來。

  她一個支棱坐了起來。

  房間很黑,沒有掌燈,只有稀薄的月色照進來,勉強可以照清房間里的大致輪廓。

  她撇撇嘴,明明是他親了自己,就算是跑出去的人也該是她才對。

  正想著,聽到門口傳來動靜。

  她趕緊重新躺好。

  裴祁連進來時,看到的就是少女沒有形象的躺在床上,小小的身板占了整個大床,錦被滑到地上,只有一小片菱角蓋住她的小腹。

  潔白玲瓏的小腳,也暴露在空氣中。

  見此,帝王冰眸驟地一瞇,俯身將錦被拉起蓋在她身上,直到將她蓋的嚴嚴實實的,只露出一個腦袋,才算滿意。

  坐在床前,盯著少女一張秀麗的小臉出神。

  帝王伸手撫上去,溫熱的小臉傳遞他掌心的溫度,是那么的逼真。

  逼真到男人都不舍得放手,若說少女此刻睡的有多安詳,男人此刻的心便有多痛。

  從她的到來,于他而言,便一直都是他的一場夢,一場深陷其中,明知危險,卻不愿醒來的夢,他不敢奢求這個夢能夠一直延續下去,只希望它能長一些,這樣一來,即便是拿他的命來換,他也不足惜了。

睡了一覺醒來,本來是知道男人回來裝睡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躺在男人的懷里,慕容晚竟莫名覺得安心,閉上眼竟又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天已經亮了。

  她還枕著男人的胳膊,男人的手搭在她的腰身上,抱的很緊。

  男人睡著的樣子美的像是一幅畫,一副安靜不忍心讓人打攪的畫,因為畫中美人,實屬難以見得。

  想起這副美麗而被旁人遙望不及的畫是自己的,慕容晚往男人的懷里鉆了鉆,心中竟有著莫名的滿足。

  “砰砰砰——”

  門外響起敲門聲。

  “皇上,娘娘,時候不早了,該起來用膳了。”

  帝王睜開眼,與少女靈動的眸子打了個正著。

  被男人直勾勾的盯著,慕容晚陡然想起昨晚上他偷親自己的事,一張小臉,也是當即就紅了。

  男人薄唇微勾,緩緩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個吻:“餓了嗎?”

  冰涼又溫熱的觸感,對慕容晚來說,就像是經歷著冰火兩重天的錯覺,鬼使神差的,她點頭,只想快些打破二人之間短暫的曖昧沉默。

  慕容晚快速的從床上爬起來,自己動手穿鞋,整理衣服。就連發髻都是自己挽的。

  整理好一切之后,她看了眼躺在床上還沒有起身的皇帝。

  “你不去嗎?”

  “你去吧。”

  裴祁連起身,一身單薄里衣,從書柜里抽出一本書后,又半倚在床上,看起了書。

  男子三千發絲隨意的散在腦后,有幾縷貼著他英俊的面頰,多了幾抹無與倫比邪性的美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