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2章 因你,朕忤逆太后多次,豈不是更加不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慕容晚委屈的跪下去,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皇上,一切都是臣妾的錯,您要打就打臣妾吧,與母親無關,是臣妾不孝,惹母親生氣。”

  “四十。”

  慕容晚:“....”

  她張張嘴,眼淚嘩嘩的往下掉,卻再不敢求情了。

  就連慕容婳,因為慕容晚的一句求情,使得母親又加了十掌,她淚濕眼眶。

  跟著皇帝回房。

  趁著帝王沒回頭,慕容晚趴在門口聽著外面巴掌聲,一巴掌一巴掌打的清脆。

  帝王視線迎過來之際,她忙收回腦袋,畏畏縮縮的跟在帝王的后面。

  裴祁連盯著她的后腦勺看了一會兒。

  “在宮里時的利爪去哪了?”

  宮里時的她,肆意妄為,橫行霸道,欺壓嬪妃,就連太后都敢不放在眼里。

  對于她的種種惡行,帝王兩只眼都睜著,故意縱容她行兇。

  不過是出了個宮,柔弱乖巧的任人可以欺負。

  慕容晚攪弄著手指,乖乖巧巧的嘟囔:“那不是臣妾母親嘛,母親教育女兒兇上幾句不很正常嘛。”

  況且,她也沒讓她兇啊,沒看到上官衣被她堵的臉色鐵青,氣的都差點昏厥過去了嗎?

  她也沒覺得自己吃虧啊,為什么落在男人眼里,自己就是被欺負了?

  偷偷的瞥著帝王冷硬的俊臉:“皇上,臣妾要是對母親不好,傳出去了會被京城百姓議論,說臣妾不孝順的。”

  帝王氣不打一處來,冷冷啟唇:“因你,朕忤逆太后多次,豈不是更加不孝?”

  慕容晚:“....”

陡然想起,一個月前,太后在后宮中大擺宴席,她嫌麻煩,不去,太后命人叫了六  次,最后忍無可忍,命人將她綁過去...

  皇上知道后,以為太后虐待她,直接就命人將宴會給砸了...

  是真的砸了,砸的七零八碎的那種....

  后來太后氣暈了,后宮中亂作一團,帝王抱著她回錦榮宮,慈祥宮那邊太醫竭力搶救太后。

  她這邊,帝王安撫了她一整晚...

  “皇上你為了給臣妾出氣,連臣妾的母親都打了,現在您解氣了吧?”

  “嗯。”

  外面的巴掌聲還在繼續,她與帝王同在房中,卻沒有絲毫要求情的打算。

  慕容晚試探性的去拽帝王的袍子:“皇上,臣妾不為母親求情,你會不會覺得臣妾惡毒啊?”

  “打完了再求。”

  拂開他的手,帝王轉身去里間。

  慕容晚忙提著裙擺騰騰的跟上。

  他在帝王的示意下,坐在床上。

  男人則俯下身,掀開她的褲腿。

  慕容晚嚇了一大跳:“皇上你干嘛?”

  直到膝蓋上落下男人溫熱的大手,他動作溫柔的替自己揉著膝蓋。

  進宮幾日,她被養的很好,別說下跪了,就連吃個飯,還是由人喂到嘴里。

  雖說沒跪多久,但堅硬的地板,還是硌的她一雙嬌嫩的膝蓋難受。

  慕容晚委屈巴巴:“皇上也知道心疼臣妾了,那剛剛為何不扶住臣妾,還讓臣妾跪下?”

  她語氣充滿哀怨。

  害得她演到這個節骨眼上,只能跪下去。

  以往她這眼淚很值錢,無論她說什么做什么,男人準照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