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6章 若是可以,朕日后伺候你梳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這事一般都是俏玉做的,但是在回府的時候被慕容晚安排去做了其它的事。

  慕容晚本來是打算自己簡單的梳洗一下就行了,反正又不是宮里頭,她要是再這么大搖大擺的顯擺,怕那些人會嫉妒死。

  不過男人的主動要求,慕容晚又實在不好意思拒絕。

  她乖乖的跟在男人身后:“皇上,你也會梳頭啊?”

  “不會。”

  慕容晚:“...那您...”“試試。”

  男人淡淡看了她一眼:“若是可以,朕日后伺候你梳洗。”

  慕容晚嚇了一大跳,忙不地的搖頭擺手:“不不不,您可是皇上,是天子,這下等的差事您怎么能做,要真是說伺候,也是臣妾伺候皇上您啊。”

  男人鎖眉,好看的眉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

  慕容晚被看的慫了。

  “好吧,臣妾承認自己起不來,誰讓皇上你每日早朝起那么早....天都還沒亮。”

  “朕不管你曾經如何,如今跟了朕,朕不許你再做這些受累的事。”

  “皇上....”

  “嗯?”

  “你就算是讓臣妾做,臣妾也不會啊...”

  “臣妾笨手笨腳的,以前在府上也只會洗洗衣服,現在進了宮,宮里面那么多宮女嬤嬤,皇上疼惜臣妾,想來也不愿臣妾做這些的。挽發穿衣這種事,臣妾還真沒做過。”

  “尤其皇上您老人家上早朝的時候,身上的龍袍重的可怕,臣妾這小胳膊小腿的,還真未必能拎得起來。”

  這小丫頭。

聽著她為自  己的辯解,裴祁連竟覺得好笑,尤其是看著她一本正經的小臉,說著她也很想替他做事,實在是身子單薄,做不了這些。

  換做任何一個女人,都以伺候他為榮,而他從未有過好臉色,唯獨是她,明知是她懶,在為自己找借口,他竟還是覺得可人。

  “打算在府上住幾日?”

  “皇上宮里忙嗎?”

  “不忙。”

  眼下外國使臣來了不少,一是求結百年之好,二是為他國試探大祁的底細。

  門外聽墻根的高盛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連他這個太監都知道的道理,宮里頭什么時候不忙?在皇上這,分明就是國事還沒有博美人一笑重要。

  男人為她挽了一個輕巧的發髻。

  一襲黑色長裙,沒有往日的艷麗張揚,反倒是多了一抹黑暗。

  不施粉黛的小臉稍稍沾了點粉,粉嫩的臉蛋因為黑衣的襯托,笑起來時,多了些邪氣。

  兩耳秀發各貼耳垂兩側,垂到胸前,額頭的碎發在彎眉上方,不多不少。

  慕容晚滿意的望著銅鏡中的自己,不得不說,男人雖說是第一次幫女人描眉梳妝,但卻比她這前后兩世的妝容來,更加讓她滿意。

  獨自的欣賞了一會兒,突然發現,男人穿的也是一襲黑衣。

  寬大的黑色錦袍,筆直削瘦,男人本就極為俊美,一襲黑衣渾然天成,宛若上神。

  俊美絕世的五官,當真是讓人百看不厭,一瞥一笑都令人沉醉其中。

  偏偏不茍言笑的男人,更讓人覺得神秘與心動。

  對比他身上的黑衣,慕容晚笑的牽強,低頭又瞅瞅自己一模一樣的黑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