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章 只要是你,朕都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吃了大半的肉,慕容晚才發現男人到現在沒動一口筷子。

  她停下手上的動作,把嘴里的肉嚼了好半天才咽下去,看向他:“你吃不吃?”

  “吃飽了嗎?”

  “...我應該還能再吃一碗米飯...”

  帝王向來沒有什么溫度的唇角聞言,似是微微向上勾起一抹弧度,動作溫柔的擦去她嘴角的油漬:“好,慢慢吃,胖與瘦無所謂,只要是你,朕都要。”

  小臉“騰——”的一下紅了。

  縱使慕容晚臉皮再厚,此刻也厚不下去了。

  “我吃飽了,不吃了。”

  把碗里的米飯推開,茶幾不是很大,她這一推,正好推到帝王面前。

  白凈飽滿的米飯上沾著油漬,證實著她剛剛已經吃了幾口了。

  看到帝王接過她推來的米飯,似是要動筷。

  她一驚,急忙伸手去和男人搶。

  裴祁連蹙眉,握碗的大手沒松。

  慕容晚這點力氣在男人這,九牛一毛。

  碗更是紋絲沒動。

  男人看她一眼:“作何?”

  “皇上,這一碗,臣妾吃過了啊,太臟了,旁邊那一碗才是您老人家的....”

  男人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愛妃吃不過的,不臟。”

  話落,他往碗里夾了一塊素菜,連著素菜與她吃過沾著油漬的米飯,動作優雅的送進嘴里。

  男人不愧為皇帝,光是吃起飯來,舉手投足間的風范,優雅高貴的足以使人移不開眼,與慕容晚方才的狼吞虎咽,簡直就是一個天上和一個地下。

  見他用膳時,沒有絲毫的嫌棄。

慕容晚松開抓著他的袖袍,雙手托著腮幫子,望著他用膳  正在這時——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帝王執筷的手一頓,神色再不似方才舒緩,漆黑的眼底幽暗森厲,可看出被人打斷的不悅。

  高盛腳底抹油,一溜煙的跑出去。

  不出片刻,回來:“瑾妃娘娘,是丞相府的二小姐,來求見娘娘您。”

  “二姐啊。”

  慕容晚嗓音淡淡,含著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

  “皇上,臣妾自進宮也有許久沒有和二姐見面了,臣妾先...”“快些回來,睡覺。”

  “...哦...”

  慕容晚郁悶,青天白日的睡什么覺!在客堂的時候,她就是覺得悶的慌,那么說說而已....

  他們不知道,難道他還不知道嗎...

  最后瞥了眼男人,和他幽暗的眸子對個正著,“對朕有什么不滿的,說出來。朕酌情而改。”

  走到門口,發現身后有人跟著。

  慕容晚扭頭:“高公公,你不去皇上跟前伺候,跟著我做什么?”

  高盛畢恭畢敬:“娘娘,皇上讓奴才跟著您,免得娘娘您和二小姐敘舊敘的久了,讓皇上獨守空房。”

  “娘娘放心,奴才遠遠的守著,不會去聽娘娘和二小姐的談話的。”

  “哎,娘娘,皇命難違,您別這樣看著奴才啊,其實奴才是和您一伙的,就是做做樣子而已啊....”

  高盛這次欲哭無淚了:“皇上對待娘娘是什么德行,娘娘您又不是不知道,奴才要是不追出來,在里面皇上不知道怎么折磨奴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