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章 在宮里怎不見你胃口這么好?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慕容婳將手上的手鐲摘下來,戴到慕容芯的手腕上:“母親,您就別和二妹計較了,她還小。”

  上官衣臉色好轉了一些,不過還是聲冷如冰:“學學你大姐,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行了,夫人你也少說兩句。婳兒,那箱子里的首飾你看看還有什么喜歡的,盡管拿去戴,你母親也戴不了這么多。”

  慕容婳溫柔一笑:“多謝父親。”

  被男人抱回房休息。

  幾乎是房門才被關上的那一刻,慕容晚就從男人的身上下來,騰騰幾步,跑到茶幾旁,端著一盤子桂花糕吃。

  男人見她狼吞虎咽的模樣,眉峰幽深,薄唇緊抿:“在宮里怎不見你胃口這么好?”

  “宮里是宮里,一舉一動都會落人口舌,府上就不同了,這些東西可是我曾經的最愛,幾百年都未必能嘗上一口....”說漏了嘴,慕容晚及時打住。

  看向臉色不太好的帝王。

  她放下所剩無幾的桂花糕,抓了抓腦袋,向男人走過去:“怎么了?”

  “他們慢待了你?”

  聞言,慕容晚略一聳肩:“就是嫡出和庶出的區別,不過我們慕容府比較特殊,庶出的女兒,就像是在繼母的庇佑下長大,我就不同了,我是在一堆的繼母眼里長大的。”

  男人俊臉緊繃:“方才你說你父親打你一事,也是真的?”

  “嗯。”

  慕容晚非常委屈巴巴,重重的點頭,挽起袖子露出一小半蔥白玉臂給他看。

  上面白皙如一塊美玉,沒有看到什么傷痕。

沒有從帝王  眼里看到其它表情,慕容晚反應過來,悻悻的放下袖子,尷尬的嘿嘿直笑:“露錯了,不是這個,是這個。”

  她將另外一個胳膊掀開給他看。

  不深不淺的一道鞭痕。

  帝王眼眸加深。

  慕容晚飛快的將胳膊放下,繼續說道:“背上還有,但是男女有別,就不給你看了哈啊——”“撕拉——”一聲。

  慕容晚一聲驚叫,反應過來是什么東西被撕碎。

  她又羞又急,捂住自己的臉趴在男人的腿上:“你干什么?”

  “讓我看看。”

  男人話才落下,她整個人又被翻了一個弧度,白皙的后背密密麻麻的可見不少淺淺深深鞭痕,有的才結疤,有的則還新,像是才挨過打。

  男人大手冰涼,落在她滿是傷痕遍野的后背上,有著顫栗。

  漆黑幽深的眸子比利劍還要嚇人。

  赤紅嗜血。

  男人的目光太過于嚇人,赤裸裸的盯著她的后背。

  想她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就這么被男人直勾勾盯著,雖然男人沒有什么雜念....

  慕容晚想起來,但是男人按著,她起不來,只能磨磨蹭蹭的把手伸向大腿根:“這上面還有傷痕,要不要我把褲子給脫了...”感覺到落在她背上的大手一抖,隨即,壓在她身上的重量消失。

  慕容晚抓著這個空隙,趕緊從他的腿上爬起來。

  后背上的衣服全爛了,露著背部,很是滑稽。

  慕容晚看男人的視線充滿了哀怨:“討厭,想看不會脫了人家的衣服看嗎,又是撕又是拽的,這么暴力干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