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章 皇上,瑾妃她不分青紅皂白就打臣妾…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慕容晚走后,小青反應過來,趕緊把司徒敏從地上扶起來:“娘娘,娘娘您沒事吧!”

  司徒敏惱怒的一把將她推開:“氣死本宮了,氣死本宮了!慕容晚!我跟你沒完!”

  “不過是仗著皇上對你的寵愛,你才敢無法無天,本宮倒要看看,沒有皇上的維護,你還如何囂張的起來!!”

  “你敢動她?”

  威嚴冰冷的四個字從頭頂傳來。

  司徒敏瘦弱的嬌軀當即一僵。

  臉色霎時間慘白無比,她身體顫栗,不敢回頭,半跪在原地,發狠的眸子此刻全剩下恐懼。

  她身邊的小青急忙跪了下去,聲音都帶上了濃濃的哭腔:“皇上您要為奴婢家娘娘做主啊,那瑾妃實在是太過分了,不分緣由的就打奴婢家娘娘,皇上....”

  都說后宮女人越多,事情越多。

  這不是,高盛跟著帝王龍攆來御花園找瑾妃娘娘,結果這人沒找到,反倒找到了一個被瑾妃虐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敏妃。

  他心中郁悶,很是好心的在帝王跟前小聲提醒,生怕帝王認不出。

  “皇上,這位是縈華宮的敏妃娘娘,敏妃的封號,乃是太后給封的。”

  司徒敏害怕的轉過身子,跪在地上,以手帕捂著丑陋的面容,聲音悲切:“皇上,臣妾本也是出于一片好心,這御花園的牡丹花,乃是皇后娘娘命人種下的,因為土壤不符,存活甚少。總共也就活了十來株,然瑾妃卻硬是給折斷了六株,臣妾不過是好心提醒了她幾句,誰知道...誰知道瑾妃她...她就動了臣妾...皇上...”

  “臣妾從小到大就沒有挨過打...”“如今不是挨了?”

  帝王冷漠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兀許,聽到帝王冰冷的命令。

  “將手拿下來。”

  “臣...臣妾丑容怕...怕污了...”許是帝王視線過于冰冷,宛若利刃,司徒敏余下的話卡在喉嚨,再也說不出來。

  司徒敏磨磨蹭蹭的將手帕放下來,一張紅腫的臉龐頓時就暴露在帝王的眼前。

  感受到帝王的視線落在她高高腫起的臉上,那雙漆黑如炬的眸子沒有絲毫的憐惜,有的只有越來越多的森芒在眼底凝聚,就連她周身的氣息都仿佛被凍住一般。

  她身子顫的更加厲害了。

臉腫成這樣,瑾妃娘娘這得是下了多大的力  氣去打的她啊。

  皇上指不定又心疼瑾妃娘娘一雙嬌嫩的小手了。

  高盛搖頭,怕事情鬧的太大:“皇上,敏妃娘娘乃是司徒大人的愛女。”

  “皇上,臣妾...臣妾也是出于一片好心,皇后娘娘待后宮姐妹極為寬厚慈善,臣妾是不忍皇后娘娘一番苦心培養出來的牡丹花就這么被人給折了,臣妾....”

  “繼續跪著。”

  帝王淡漠一語,乘著龍攆離開。

  司徒敏跌坐在地,手心和臉上都是火辣辣的疼,她卻不敢去摸臉上的傷,一雙含淚的眸子就那么眼睜睜的盯著帝王的龍攆走遠。

  繼續跪著...

  明明是她在慕容晚的手上吃了虧,她將自己打成這副模樣,皇上他非但不憐惜自己,還不分青紅皂白的繼續責罰讓她在這跪著。

  御花園,每日有無數的妃嬪在這路過賞花,她跪在這里,無疑不成為她們日后的笑柄!

  司徒敏腫起的一張臉到處可見猙獰。

  小青心疼的和她跪在一起:“娘娘,如今瑾妃正受寵,皇上自會向著她。娘娘,要不您去向皇上認個錯,光是在這跪著,娘娘您的身體怎么吃的消啊。”

  娘娘的臉上和手上都有傷,若是不及時處理,怕是會落下疤痕的。

  “閉嘴!”

  司徒敏惡狠狠的咬牙,身體氣的發抖。

  若是求皇上有用,在方才,皇上便不會罰她在這跪著!

  小半柱香的時間過去。

  小青看到方才隨皇上一起的內事公公快步朝她們走過來。

  她面上一喜:“娘娘。”

  劉公公恭敬的行禮:“敏妃娘娘,皇上方才走的匆忙,讓奴才過來傳句話,等什么時候瑾妃娘娘的氣消了,敏妃娘娘您就可以起身回去了。”

  慕容晚氣消?

  司徒敏當即被氣的連話也說不出來。

  劉公公見話已傳到,俯了俯身,離開。

  “娘娘,怎么辦啊?瑾妃明明什么苦頭都沒吃,哪有什么氣啊,皇上這是擺明了要幫著瑾妃一起對付娘娘您啊。”

  司徒敏氣的臉色發白,最終腦袋一栽,暈了過去。

  “娘娘!!娘娘!太醫,快傳太醫啊,娘娘暈倒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