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章 打都打了,還有什么不敢的?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光是這身穿戴就是不菲。

  配上這張閉花羞月的絕世好樣貌,當真是美的讓人連目光都移不開。

  簡單的打量過后,慕容晚收回視線,隨俏玉其后,又捻斷了七八只開的正艷的牡丹花:“本宮也當是誰呢,原來是縈華宮的敏妃娘娘啊。”

  司徒敏見她當著自己的面,竟還敢如此放肆,當即一張嬌艷美麗的臉蛋就變了顏色。

  她生來囂張跋扈,進宮以來,又位居二品敏妃之位,因其父為朝中一品尚書,無論是進宮前還是進宮后,都是被人簇擁奉承著,何時遇到過敢這么不將她放在眼里的女人。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瑾妃妹妹可真是夠囂張的,仗著皇上的寵愛,連本宮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懶得搭理她。

  慕容晚折斷了花便想走。

  司徒敏自不可能這么輕易的放她離開,使了一個眼色給身邊的婢女。

  便見她身邊的丫鬟一個健步上前,攔住慕容晚的去路。

  “瑾妃娘娘,論起輩分來,我家娘娘進宮比你要早了幾年,見了姐姐,怎么說也得行個禮吧?還是說,慕容家的庶出女兒,上不了臺面,沒有學過什么規矩?”

  慕容晚薄唇帶笑。

  “啪——”

  一巴掌甩在臉上,攔她去路的婢女,當即被這一巴掌打的甩在地上,半邊嬌嫩的臉頰,瞬間紅了一圈。

  “青兒!”

  司徒敏瞪大眼,難以置信的瞪著慕容晚:“慕容晚,你好大的膽子!”

“本宮與敏妃素來不曾有過交集,本宮不找你的麻煩,敏妃也不要閑的惹本宮的清幽,若  不然...”

  她往前走了一步,嗓音柔柔的,好聽至極:“這一巴掌,就不是打在這賤婢的臉上,而是打在敏妃娘娘,你的臉上了。”

  “你不過是慕容家的庶出女兒,你娘都死了,你有什么資格在本宮面前囂張?!”

  “啪——”

  燒灼的痛襲遍她的半邊臉頰,司徒敏不敢相信的捂著自己的臉瞪著她,沒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敢打自己?

  她是司徒家的嫡出三小姐,比她身份不知道強了多少,她不過是一個庶出,身份如何能和她相提并論?

  “慕容晚,你竟然敢!”

  “啪——”

  又是一把掌打在臉上。

  兩邊臉頰都是火辣辣的疼,司徒敏雙手顫抖的捂著自己的臉,氣的聲線都在哆嗦:“你...你....”

  “打都打了,還有什么不敢的?”

  “啪——”

  “啊——”

  頭發被女人用力的揪著,司徒敏此刻盡顯狼狽,哪還有半點往日的高高在上。

  她望著慕容晚的視線帶著恨,又帶著怯,一時間,竟連反抗都忘了。

  “我這輩子最討厭被人說我娘的事,有娘沒娘,你不也一樣斗不過我?要不是看在你是司徒家人的份上,你覺得你現在還能活著在我面前說出這些話嗎?”

  “啊——”

  被女人狠狠的甩在地上,司徒敏手心都被磕破了皮。

  居高臨下的看她一眼,慕容晚冷哼一聲:“走。”

  俏玉忙快步跟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