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章 帝王才是那最深情之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娘娘是朵黑心蓮

  慕容瑤走后,高盛百無聊賴,一個人在那盯著錦榮宮的大殿瞧。

  直到——

  “皇上,快看,俏玉丫頭出來了。”

  聞言,帝王總算有了反應,漆黑無波的眸子,落在娉婷而來的俏玉身上。

  俏玉走到帝王跟前,畢恭畢敬的行了一個禮:“皇上,奴婢家娘娘忙完了,請您進去。”

  “高公公啊,皇上今個心情是不是不大好?以往奴婢和皇上說話的時候,皇上雖說也不搭理奴婢,但眼神也不至于那么冷啊。”

  目送著年輕帝王進殿。

  俏玉和高盛磨蹭的跟在后面交頭接耳。

  高盛翻了一個白眼給她:“娘娘為了和一個外人說話冷落皇上在外面站這么久,皇上能心情好嗎?”

  俏玉:“...也對哦。”

  “那娘娘不會有事吧?”

  “放心,皇上那么寵愛瑾妃娘娘,瑾妃娘娘只需撒撒嬌,皇上便能哄好了,咱倆小心一點就成了。”

  俏玉:“....”

  聽到身后傳來男子步履矯健的腳步聲,幾乎是他一進來,大殿里的氣息瞬間便冷了幾分。

  慕容晚轉身。

  迎面而來的男子五官俊逸非凡,一雙漆黑的眸子宛若黑夜中璀璨的明珠,明亮有神,刀削的薄唇,白皙找不到絲毫瑕疵的輪廓。

  墨發三千順在腦后,一襲明黃龍袍使他更有皇帝威嚴,不怒自威。

刀削的薄唇微微抿,在看到她的視線盯著他出了神,他不自覺松了些,就連周身的冷氣也莫名散  了不少。

  進宮是一個例外,早在她及笄那年,父親便曾和她說過,皇上有意要納她為后。

  后被父親壯著膽子以她已有心儀之人拒絕,男人便才作罷。

  按理說,帝王的話便是圣旨,他想要將她納進后宮,身為臣子的只能恭命聽從,哪有拒絕的道理,偏偏慕容鶴就是拒絕了,或許早在那時,慕容鶴就知道,裴祁連對她的心思,只要她不愿,便不會強迫她。

  同樣,慕容鶴但凡留她一日,裴祁連便不會動慕容家分毫。

  此事足以從大哥三哥他們屢次犯戒,搭幫結派,以官謀私,殘害良女,裴祁連知曉,卻仍不會對慕容家如何可見。

  起先慕容晚不知,只當慕容家勞苦功高,又地位權傾,裴祁連之所以不動慕容家,一是忌憚慕容家的權勢,看在慕容家勞苦功高的份上,二來則是,收集罪名,最后再將其一網打盡。

  直到大祁江山顛覆的那一晚,裴祁連慘死,而她安居宸王府,坐等消息。

  他身邊心腹冒死闖進宸王府要帶她離開,后被她喚來宸王府暗衛亂箭射死。

  邱城臨死前說的那句話,仍歷歷在目。

  “這大祁江山只要主子不愿,便無人能搶得走,為了你,主子再三顧及,卻落得如此下場。

  今夜大祁暴亂,屬下本能帶皇上逃離皇宮,他日后定能東山再起。

  而主子顧及你,寧犧牲自己,也要屬下護你無恙,帶你逃離...”

  起初,慕容晚不以為然,一顆心掉在裴宸的身上。

  直到慕容家謀反成功,他如愿坐了大祁的皇帝...

  原來這一切,包括她的結局,他早便知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