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番外一:“被封印”的魔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能回檔不死

  漆黑無垠的空間。

  這里沒有光芒、沒有空氣,只是充斥著大量的暗粒子,無邊無際。

  偶爾間,一團磁場飄過,這是一只只游靈、塑靈、甚至是虛靈。

  磁場的大小、粒子濃度都不一樣,只是漫無目的的飄浮。

  陡然間,所有正在正常行走的磁場快速散亂,幽深的黑暗處,一團沒有任何磁場波動的東西正在靠近,仿佛黑色云層。

  這團黑色云層的旁邊,跟著另一團黑色,此刻這團小一點的黑色中,忽然發出了聲音,直接通過震顫傳入了對方腦海中。

  “父親,它們為什么都怕你?”

  這團至黑的云層同樣以這種方式回答身旁的小黑云,道:“它們,害怕被我同化。”

  “你是說附體嗎?”小黑云繼續問。

  “對,附體。”至黑云層道:“除了西爾瓦努斯和那位以外,這里沒有誰不害怕你父親。”

  “我就不怕。”小黑云道。

  至黑云層傳出笑聲,提醒道:“羅克,見到西爾瓦努斯和那位之后,你最好安靜一點,它們可不會給你父親面子不為難你。”

  “嗯。”羅克這團小黑云忽地躥到了至黑云層的身后,露出一個人形,依附在對方身上。

  一絲被壓低的聲音傳到至黑云層的腦海里:“父親,我就藏在你后面,西爾瓦努斯和那位看不見我的。”

  至黑云層羅仲一笑,順著他的語氣道:“好的,你千萬不要出來啊!”

  眼前依舊是無邊無際的黑暗,羅克不知道父親走了多久,直至他忽然感到四周變得陰冷起來。

  說到底,羅克對于冷熱是沒有任何感覺的,現在的陰冷,在他看來,更偏向于一種心里的感受,一種直覺,一種畏懼后所產生的本能反應。

  “你好,西爾瓦努斯!你好,呃……”羅仲的聲音傳出。

  “嘿嘿嘿……”不遠處的黑暗中,傳出西爾瓦努斯那一貫的陰冷笑聲。

  而黑暗的另一邊似乎也有一個黑影。

  那黑影則是開口道:“我,鈕立國,允許羅仲現在可以叫我真名。”

  “父親,他一直都是這么強勢嗎?”羅克的聲音在羅仲腦海里響起。

  “差不多是這樣。”羅仲回道:“記住,除非他愿意,否則不要提及他的名字,不要談論他,不要引起他的注意。”

  “鈕立國,把我和西爾瓦努斯叫過來,有什么事?”羅仲對那黑影問道。

  三只魔靈都無法看見對方,只是憑借超強觸感,能夠清晰的得知對方的位置和此刻的動作。

  “我發現了一個地外空間。”鈕立國道。

  話落之后,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羅仲和西爾瓦努斯感覺眼前忽然一亮,黑暗中一道裂縫顯現,而這裂縫的另一面,有一道朦朧的亮光透射過來,顯得極其神秘。

  “為了以顯公平,我特意把你們都叫過來,咱們一起探索。”鈕立國語氣平靜,看不出有什么激動。

  “我們來之前,你是不是已經進去過了?”西爾瓦努斯問道。

  “沒有,我只是一直守在這里。”鈕立國搖頭。

  西爾瓦努斯看向羅仲。

  對于怪異空間之外的地外空間,一直以來都是三大魔靈在尋找的目標,以它們的實力,只要能夠離開怪異空間,相信會有更大的地方等待它們施展手腳。

  在此之前,羅仲曾經用分身附體在執念即將消除的普通怪異身上,等待其投胎進入人類世界后,好讓自己的分身也能夠進入。

  但事實證明,這種方法只會讓新生的嬰兒變成弱智或者直接夭折,他的分身附體根本無法離開怪異空間。

  而西爾瓦努斯則是曾以真言誘導的方式,將可以召喚自己出去的文字,通過每一個消除執念、離開了怪異空間在人類世界出生的人帶出去。

  慢慢地,這些文字幾經變遷,據說形成了一本古書,而這本古書,則是他能夠離開這個怪異空間的關鍵。

  為此羅仲和西爾瓦努斯還曾聯手一起通過這種形式將屬于自己的召喚文字帶出。

  只不過迄今為止,兩人都還沒有感應到任何被召喚的跡象。

  畢竟,在所有人類都沒有真正看到怪異之前,沒有誰會認真對待所謂能夠召喚魔靈的方式,即便把《易言之書》或者《誓言之書》就擺在他們面前。

  而如今,鈕立國竟然發現了一個通往地外空間的裂口,這無異于發現了一處更加直接的寶藏。

  只是,三大魔靈雖說彼此制衡,但總的來說鈕立國實力很強,西爾瓦努斯和羅仲對他都有提防,這么一來,兩人都要防備其是不是有什么圈套。

  不過地外空間的吸引力實在很大,西爾瓦努斯和羅仲看著那明顯不同于怪異空間的另一方地外空間,忍不住心動。

  “你覺得可行嗎?”羅仲的聲音在西爾瓦努斯的腦海里響起。

  西爾瓦努斯不動聲色的回道:“可以先看看。”

  “來吧,我們給你看守。”羅仲對鈕立國道。

  既然對方自告奮勇的以身試險,自己沒必要阻攔。新八一m.x81zw

  鈕立國當即飄向那條發出朦朧淡光的裂縫,沒有遲疑,快速鉆了進去,不見蹤影。

  片刻之后,他的聲音在那一面竟然傳了出來,不是說話聲,而是大笑,一種因為極度興奮而無法抑制的大笑。

  西爾瓦努斯和羅仲立刻來到裂縫前,但從這里看不見里面,要想看見,只有穿過去才行。

  “可以傳出聲音,真是通往外面的通道?”羅仲驚疑。

  西爾瓦努斯略一猶豫,問道:“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羅仲想了想,點點頭,將自己磁場里保護著的羅克放了出來,對他道:“孩子,父親和西爾瓦努斯進去看看,你就在外面,不要進來,很危險。”

  “父親小心。”

  羅克站穩后,就見羅仲和矮小的西爾瓦努斯一起鉆入裂縫中不見蹤影。

  大約眨眼的功夫,那條原本在羅克眼前的裂縫,忽然開始收縮,很快消失不見。

  “父親?怎么……通道不見了?”

  羅克站在原地,畏懼的看著那消失的裂縫處,尚且年幼的他,此刻已完全不知所措。

  裂縫里的空間。

  這里泛出淺白色的光芒,四周也完全是白蒙蒙的一片,看不見周圍景象。

  羅仲和西爾瓦努斯面面相覷,他們發現身后的那條裂縫不見了,而且進來后也沒有看見剛才仍在大笑的鈕立國的身影。

  “鈕立國?”羅仲四處感應了一番,什么也沒有。

  西爾瓦努斯仰起頭,深吸一口氣,開口道:“他,好像隱藏起來了。”

  “這是哪兒?”羅仲問。

  西爾瓦努斯沒有回答,只是閉上眼睛。

  羅仲身影飄浮而起,在周圍快速轉了一圈,所看到的依舊只是白茫茫的世界,這里什么都沒有,不像是通往人類世界的通道。

  “不用找了。”西爾瓦努斯睜開了眼睛,臉上的表情很復雜,皮膚皺褶堆積在一起,這一刻仿佛蒼老了很多。

  羅仲從半空落下,站在西爾瓦努斯面前。

  “我們中了鈕立國的計,被困在這里了。”西爾瓦努斯道:“這里應該是他費盡心血創建的某個虛空,沒有他,我們出不去。”

  隨即西爾瓦努斯抬起自己的雙手,他的身上此刻有黑色氣息正在緩緩冒出來,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羅仲低頭看了看自己,發現身體表面同樣也有屬于他的黑氣在逸散,被這片白色空間吸收。

  他皺眉道:“我看著鈕立國的真身進來的,如果連我們都無法出去,他也不可能離開。”

  西爾瓦努斯抬頭看了看上空:“他的確無法離開,但他可以凝結虛空分身,總能找到出去的辦法。”

  “呵呵,虛……空……魔!”羅仲很是憤怒,此刻怒極反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