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六章:我會回來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朱筠墨嗯了一聲,晃悠著二郎腿。

  “這金幣自然是不能給他了,我想打點一下那副官,誰知道人被嚇跑了,要不我們將金幣分了吧。”

  周恒白了他一眼,伸手將金幣推到薛老大眼前,薛老大已經被金燦燦的金幣晃瞎了眼,傻愣愣地看著,不明所以。

  周恒戳他一下。

  “傻了嗎,將金幣裝起來,這些不能分,作為投資本金,這么多作坊都需要投入,如此一來也不用世子投入更多的運營資金了。”

  薛老大趕緊動作起來,周恒的話正中他的下懷,不等朱筠墨反對,已經快速將金幣裝好,抱在懷中,投入作坊等于是留在回春堂賬面上,那就是他們的。

  朱筠墨看著二人一唱一和的動作,有些臉黑,不過想想確實如此,想要干這么多事兒,投入是避免不了的,自己即便有錢也有些捉襟見肘,誰還怕錢咬手?

  “那你說,這個米歇爾怎么辦?”

  周恒想了想,“讓廚房準備吃食,今晚派車將人送去天津港,他們越快走越好,現在他們欠我們的情,至于修船被騙,那是認識我們之前的事兒,我們也不要多計較,他如若能夠再來,自然會過來找我們,這筆買賣不賠。”

  朱筠墨點點頭,想著想著瞬間笑了起來。

  “下次他再來,我們找天津港的人再騙他們一把金幣吧,這買賣賺錢啊!”

  周恒一陣無語,這貨現在滿眼的銅臭,怎么提什么都繞不開錢財,真的是沒有脫離低級趣味,怪不得不喜歡女人。

  “世子說笑了,我們賺錢是有原則的,行了薛大哥不要耽擱,去安排一下廚房和車馬,吃食帶一些可以久制的,不然船舶航行時間久,不容易保存,米面還有醬菜要多帶一些。”

  薛老大摸摸一袋子金幣,推到周恒面前。

  “公子說的是,我去讓人準別,順便告訴他們一聲。”

  薛老大轉身走了,朱筠墨湊到周恒近前,臉上帶著擔憂。

  “你確定我們不是放虎歸山?”

  周恒喝了一口茶,這個朱筠墨真的是虎父無犬子,該有的警惕性一直不錯,也知道該規避風險。

  “風險一定有,不過我想他們會覺得劃算,畢竟只是將食物提供出來,就換取了醫療食物衣服,還幫他們討要回來船舶,這是活命的大恩大德,再惡毒的人也會記著這些,畢竟我們之前沒有利害沖突。”

  朱筠墨這才放心一些,“你說的對,有心計不是壞事兒,他至少懂得保命,對我們都好,如若他真的能將藥賣到海外,我想這不是壞事兒。”

  周恒笑了,“放心,他不但會賣,而且會賣出極為恐怖的價格,有些藥物,甚至會被當做神藥,米歇爾有這個能力,這也是我容忍他留下心思的地方。”

  傍晚,一隊車馬已經準備就緒。

  米歇爾扯了扯面上的圍巾,屈膝跪倒在周恒面前,眼眶有些微微濕潤,似乎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親愛的周先生,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感激之情,剛才我才知曉您為我們準備了這樣多的食物,這太周到了,你放心短則半年長則一年,我會回來的。”

  周恒哆嗦了一下,這樣的名言被他蹩腳的漢語說出來,有些別扭。

  “時辰不早了,抓緊啟程,你們守船的同伴已經在船上等著了,無論什么時候回來,可以去回春堂捎信兒,我祝你一路順風。”

  米歇爾起身,朝著周恒張開手臂。

  “我想抱一下周先生,給我祝福吧,我會一路順風回家的!”

  周恒在朱筠墨詫異的目光下,也張開手臂,米歇爾用力保住周恒,拍拍他的后背,這才轉身直接跳上馬車。

  帶著馬燈的車隊,隨著吆喝聲緩步啟程,不多時就消失在眼前。

  周恒朝身后看看,朱筠墨和薛老大并排站著,意味深長地看著自己,周恒有些沒明白緣由。

  “看什么呢,趕緊上車我們回京城,不然真要在這里住著了。”

  薛老大砸吧砸吧嘴,沒忍住還是問道:

  “你抱男人干啥?”

  周恒恍悟,“那是他們國家的禮節,和我們大梁國見面拱手施禮是一樣的意義。”

  朱筠墨擺擺手,“行了,我還以為你喜歡男人,嚇了我一跳,走吧我們回京。”

  周恒一怔,頓時黑了臉,朝著朱筠墨追過去,朱筠墨自知理虧趕緊快跑了兩步直接鉆上車,周恒也跟了上去。

  薛老大搖搖頭,將金幣袋子搭在身上,回身看看眾人。

  “該準備的抓緊,這兩日鋪子就收拾出來了,我們要盡快開業,不能被那幾個作坊比下去,有信心嗎?”

  二狗子用力點頭,“沒問題,薛大哥不要擔心,我們做這些準備還是駕輕就熟的,鍋子還有這些小東西都已經算計好數量,姚鐵匠說了,今晚開始加班給我們做,兩天保證準備完畢,還有七八天過年,一切來得及。”

  薛老大這才放心些,“行了忙吧,都精神著點兒,如若有人來打聽那些異邦人,知道怎么說嗎?”

  眾人都一個動作,搖著頭微微閉眼。

  “不知道,沒看見!”

  薛老大這才放心,轉身上車。

  隨著金幣嘩楞楞的聲音,薛老大跳上車,趕著那車揚長而去。

  兩天后,隔壁那個小鋪子被整理好。

  房間粉刷一新,門口掛著喜慶的紅燈籠,從上到下,九個一排,一共掛了九排,讓門前串串香三個非常顯眼,很遠都能看到。

  一陣鞭炮齊鳴,小鋪算是開業了,幾個穿著藍圍裙的小子,臉上掛著笑,在街邊給人品嘗熱騰騰的串串。

  嘗過的人,被辣的張嘴在哈氣,不過這樣的味道似乎還很新奇,有些感興趣的都圍到排隊的后面,街上如此熱鬧,很多人也都湊過來,不多時,兩排隊伍,已經開始堵了路。

  周圍想要通行已經有些困難,一輛馬車匆匆駛過,車夫打著鞭子嚷嚷著,可是前面堵路的人壓根兒就沒動,都踮著腳朝串串香里面看。

  車上一個老者,咳嗽了兩聲。

  “這是怎么回事兒啊?”

  一個男子回頭,朝老頭趕緊笑著說道:

  “父親莫要擔憂,似乎開了一間鋪子,都是排隊的人,也不知道是賣什么的,竟然有這樣的本事。”

  老頭用拐棍戳戳車廂,咳嗽著催促道。

  “還愣著干什么,這都什么時辰了,今天不是在回春堂考試,你別遲到,快點兒扶著我下車。”

  對面坐著的男子不是旁人,就是孫茂才,而這位老者就是孫父,二人趕緊下車,付了車馬錢,朝著回春堂走去。

  剛到回春堂門前,孫父正在抬頭看牌匾,彭玉山和陳振亞已經走到孫茂才近前。

  “孫御醫來了,今天我們要好好考試啊。”

  孫茂才笑著朝二人見禮,“這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搞得鋪子,吃食非常新奇,一會兒考完試我們也下來嘗嘗吧。”

  彭玉山就是年輕人,看到吃食不斷張羅著,陳振亞湊近二人,神神秘秘地說道:

  “這叫串串香的鋪子,是周院判和世子的。”

  孫茂才一怔,隨即趕緊一臉的嚴謹表情。

  “道聽途說,怎能當真,你們收收心,我們上樓吧。”

  陳振亞不死心,撇撇嘴。

  “說了你們也不信,我剛才來得早已經分得了一串,味道真的沒的說。”

  彭玉山第一個受不了了,吞著口水問道:

  “什么味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