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五章:一袋子金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隨著薛老大的吆喝,周知閔這才快步走過來,見到薛老大和周恒眼前一怔,隨即臉上都是笑容。

  “呀,公子和世子來了。”

  周恒點點頭,一把扯住還要發飆的薛老大。

  這些干活的人,你說大道理沒用,他們只是按照吩咐做事兒,各自都想做好而已,并沒有什么吵架的意思。

  “嗯,來了,我看了一下,這鏡框確實有改進的可能,姚鐵匠將圖紙拿來,我給你修改一下。”

  姚鐵匠從袖子里面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份卷了邊兒的圖紙,圖紙折疊的位置,已經揉搓的有些破損。

  周恒看了看,當時自己確實想的比較簡單,忘記將鏡框上下分成兩部分,再用螺絲連接,如此安裝上確實沒有那么容易,畢竟金屬框的眼鏡框彈性差,不像自己原來戴的塑料框那樣有彈性。

  想到此,趕緊動手改了起來,將框架加上一個調節口,然后將框架內槽做上一道淺淺的溝,姚鐵匠一看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想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這樣設計確實方便許多,不過我需要將之前做的所有眼鏡框都改造一下,行了我去改動,你們收拾一下,將之前的框都給我,這料貴著呢。”

  周恒攔住姚鐵匠的動作。

  “材質上記著盡量輕薄,不然戴起來太重,這樣也累得慌,還有一定要精工細作,尤其鼻托的部分,這個要長時間摩擦鼻梁,要打磨的光滑,別一味追求薄戴一段時間就變形了。”

  姚鐵匠點點頭,朝著周恒施禮。

  “公子放心,我記住了。”

  說完帶著人,抱著這些成品快步走了。

  周知閔這才朝著周恒施禮,“讓公子笑話了,都是周某管理不善,沒約束好下屬。”

  周恒擺擺手,“這是好事兒,有問題不怕,及時跟各個作坊溝通,這樣即省時省力,又能發現問題及時調整,這位老師傅和姚鐵匠今日都獎勵一兩銀子。”

  眾人一聽瞬間羨慕地看向那個老師傅,他一臉的不好意思,感激朝著周恒拜謝。

  周知閔引著周恒參觀了一圈,看著偌大的作坊里面到處都是熱火朝天的場面,周恒也很開心,越想越覺得將周知閔叫來是正確選擇。

  “你這里做的不錯,這花鏡只是第一步,不過這些東西都是給京城的權貴打造的,度數的把控要嚴格,另外各種瓶子和大塊琉璃的制作,你這里有問題嗎?”

  周知閔嘆息一聲,“瓶子還有各種器械都沒什么問題,畢竟之前都做過,到這里熟悉了窯爐還是很容易把控的,供應幾個作坊足夠用了,唯獨這個大塊的琉璃板,幾次嘗試都做不到公子標注的尺寸。”

  朱筠墨也湊了過來,想到金土豆和玉米,他也有些著急,畢竟北側的那些棚子就等著這些大塊的琉璃板。

  “為何不行,難道有什么問題?”

  周知閔引著周恒和朱筠墨來到爐前,這里比他原本的作坊大得多,爐子也是新打造的,非常寬大,上面有兩個坩堝,就是盛放玻璃溶液的鍋。

  面前一個池子,大概有兩米乘一米見方,顯然是想要在這里傾倒成型。

  “公子請看,我們現在改進了爐子,升溫的速度很快,不過兩坩堝的玻璃溶液倒如模具中,還未拉伸到位置就開始降溫,琉璃厚度不均勻,然后無法得到一塊平整的琉璃板。”

  周恒看了看爐子下方,下面已經安裝了風箱,顯然這是姚鐵匠做的,尺寸和爐子相比稍微小了一點,如若讓玻璃一直保溫能快速流淌成需要的形狀,風箱必須改進。

  “你這個風箱太小了,可以改進一下,將風箱改成兩倍大,這樣爐溫可以提高兩成以上,琉璃溶液也容易液化,再者上方的坩堝可以增加幾個,一次四個試試,同時四個方向灌注,我想這比兩個坩堝的效果好。”

  朱筠墨是聽不明白,圍著池子看了一圈,不斷抬頭看,這樣大的琉璃板,真的是聞所未聞,如若用這個做墻壁,豈不是分不出室內室外?

  周知閔恍悟般瞪大眼睛,想了想周恒的建議,不斷點頭。

  “我現在就讓人停火,抓緊改造,公子說的確實是問題的癥結,爐溫不夠是關鍵,當初小爐子燒制,只是一次性能燒二斤琉璃液,現在的坩堝倒是大了,可倒出來的溫度反倒不如之前,看來不能貪多。”

  周恒拍拍他的肩膀,“不要著急,先改爐子,這邊存貨不是夠用,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只有爐子調整好了,之后才事半功倍。”

  周知閔用力點點頭,“還要感謝公子和世子的信任,我這就讓人扯火,然后改造。”

  翌日,阿昌和周恒聊了一下制藥作坊的事兒,剛挑簾出去,薛老大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臉上禁不住的喜氣。

  周恒上下打量了一番,“什么事兒讓你這樣高興?”

  “公子快出去看看,蘇將軍派去天津港的人回來報信了,說是船已經被要出來,隨時可以走。”

  周恒一怔,隨即趕緊起身,這真的是個好事兒,沒想到如此快就來信兒了,能將米歇爾他們早點兒打發走了,對誰都安全。

  “愣著干啥,走我們去看看。”

  說著二人快速出門,走到正屋,朱筠墨正和一人說話。

  “多謝肖副將一路奔波,留下來歇息一下吧。”

  那副將一臉的惶恐,趕緊施禮。

  “世子嚴重了,蘇將軍交代的事宜,我等必將盡心完成。”

  說完起身告辭,朱筠墨讓一個侍衛去送一下,見周恒和薛老大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晃悠著八爺步,回到座位。

  “聽到消息了?”

  周恒知道朱筠墨想要自己夸贊,趕緊湊過來,一臉的笑容。

  “世子辦事就是快捷,快說說到底如何了?”

  朱筠墨也沒繃著,湊近周恒獻寶一般接著說道:

  “沒想到還真是有人為難,這個米歇爾被人騙了數百金幣,船是早就修理好了,不過尾款一漲再長,他們完全取不出來,現在多余的金幣也被要回來了,船也停在天津港隨時都可以登船,他們被扣留的那人也已經在船上。”

  周恒松了一口氣,“那金幣呢?”

  朱筠墨白了周恒一眼,從身后拎出來一個布袋子,哐當一聲丟在桌子上。

  “都在這里,那修船的鋪子被嚇壞了,連維修費都不敢收,所有的金幣都在這里,我還沒數呢,不知道有多少。”

  薛老大湊過來,伸手將袋子打開。

  “你們二位辛苦,我幫著數數。”

  說著將袋子里面的金幣倒在桌子上,嘩啦啦隨著金屬撞擊的聲音,明晃晃的金幣鋪了一桌子。

  周恒和朱筠墨都有些傻眼,二人對視一眼,將頭湊到一起。

  “世子先說,你想到了什么?”

  朱筠墨一臉嚴肅地說道:“你看著這個米歇爾窮困潦倒,我覺得他留了后手,這金幣被騙了如此多,他也沒急著跟人拼命,要知道你拿出的那些火銃,雖然你沒說,這威力我想也是非常強大的,殺一兩個人不成問題吧?”

  周恒點點頭,眉頭緊蹙。

  “此人是個聰明的,我覺得他是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所以覺得還不至于動用自己最后保命的法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