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七十三章:串串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好吃......就是太燙了,味道稍微淡了一點兒。”

  周恒點點頭,“很好就要這個咸淡,之后要穿成串兒,再放剛才那紅湯里面煮,如若太咸加了辣會更咸。”

  薛老大湊過來,一臉的不解。

  “你還沒說這叫什么吃食?”

  周恒笑了,“關東煮,也叫可以叫串串香,要看你們喜歡哪個名字?這個可以大家舉手表決。”

  朱筠墨戳了戳周恒,“給我嘗一下。”

  周恒看看朱筠墨,示意他別急。

  “等一會兒,我們試吃一下,現在是為了嘗一下是否熟了,萬一沒熟世子吃了該鬧肚子了。”

  朱筠墨沒再說話,薛老大砸吧砸吧嘴。

  “這丸子,吃著是肉味兒,但是嚼著不是肉的感覺,似乎口感更細膩,不塞牙也不過于軟爛,我說不出那種感覺。”

  周恒看看送過來的羊肚和下貨,找到一把刀,開始給每一種東西改刀,各穿了一串兒,當然蘑菇、白菜、豆腐、豆皮,也都準備了一些。

  豆腐切成小塊,被對角穿起來,一串上有三塊,豆皮更是波浪形狀穿起來的,白菜就是幾段兒葉子,這回不用周恒吩咐,一個個呼啦一下沖上去,學著周恒的樣子,開始串串兒。

  薛老大最有心眼兒,找了一個小桌子還有幾個板凳,將火爐圍上,周恒用盤子將每一種撿了一些,放在桌子上,火爐上的紅湯已經開鍋,滾滾熱辣的味道刺激著眾人的味蕾。

  周恒將各種串兒放入鍋內,瞬間這些串串都變了顏色,紅亮亮的看著就非常誘人。

  “薛大哥,讓所有人都支上小鐵爐,各自煮一些試吃一下,只有親自吃過才知道是否好吃,你們出去賣也知道如何推銷,不過剛開始還要微辣的鍋底,不然特辣一來,實在是受不了。”

  小胖子嘴快,疑惑地問道:

  “什么是微辣和特辣?”

  薛老大一巴掌拍在他頭上,“看到我們吃的那種了?那就是特辣的,至于微辣,就是外面凍著的底料半塊大小配一鍋骨頭湯。”

  周恒點點頭,小胖子恍悟,快步跑出去,此事外面凍著的底料已經凝結成塊兒,紅亮亮的非常好看。

  趕緊按照巴掌大小均分了一下,切成塊兒,將碎的還有斷裂的都分到各個鍋里,其他人有填湯的,有準備鐵爐的,有準備碗筷桌椅的,還有分配串串的。

  一時間作坊里面分外熱鬧,不多時都坐定,開始學著周恒他們的樣子煮了起來,周恒給薛老大和朱筠墨每種分了幾串兒。

  隨后自顧自的弄了一碟調料,朱筠墨是啥都不帶落下的,見周恒準備好了,趕緊搶過去,周恒撇撇嘴,沒說啥畢竟人家是世子,又給自己和薛老大弄了兩碗。

  串串吃起來,頓時窯洞內不是咳嗽,就是嘶嘶哈哈的聲音。

  薛老大抓起一個土豆片,咬了一口,隨即頓住了動作。

  朱筠墨剛要吃,見到薛老大的動作一時間也不敢輕易下口了。

  “怎么了,不好吃嗎?”

  薛老大搖搖頭,“這口感真的是太好了,有點兒軟爛,還非常糯,老太太都能咬動,這個金土豆和辣鍋真的是絕配。”

  朱筠墨這才放心,趕緊吹了吹手上的土豆片,小心地咬了一口,瞪大眼睛朝著薛老大用力哼哼著點頭,似乎在肯定他的判斷。

  “好吃,確實好吃,不知道那個玉米如何?”

  周恒從鍋里面找到玉米的串兒,遞給二人,還未等他說話,薛老大一口咬了上去,周恒趕緊攔住他的嘴。

  “我說你能不能慢一點兒,我還沒說哪兒能吃哪兒不能吃呢?”

  薛老大用力嚼著,吞了下去,這才笑了起來。

  “甜的,這個有點兒像豆子和米綜合起來的味道,有嚼勁兒好吃。”

  周恒白了一眼,這貨就是個牲口,玉米芯子也要吃,他趕緊舉起一串玉米片說道:

  “看清楚,上面金色的種子能吃,中間的芯兒是不可以吃的,當然如若玉米去掉芯兒,也可以用它們為牲畜。”

  薛老大頓住了,舉著手中的玉米片,看了半天,依舊是下口都咬著吃了,最后還津津有味地說道:

  “誰說的,芯兒也是甜的。”

  朱筠墨笑得不行,他咬著玉米粒慢慢品嘗起來。

  “別說,這個似乎更好吃,比金土豆好吃,你說我們要種植這個。”

  周恒點點頭,“不急,等新廠房建好,琉璃頂子建成后,先不做別的,在里面培育幼苗,這兩樣東西都是快速成熟的東西,開春青黃不接的時候,我們這兩樣東西就出來了。”

  朱筠墨沒再問,畢竟這里人多,不過他知道這是一項更長遠的計劃,如若做好了更賺錢。

  薛老大抓起肉丸,朱筠墨也不甘示弱再度朝嘴巴里面填,似乎這肉丸兒是最實在的吃食,比純肉竟然好吃許多。

  周恒回身看看眾人,一個個吃的桌子上全是竹簽,不用問對這種吃法是非常滿意的。

  “行了吃過了,都給個意見吧,我們現在舉手表決一下,是叫關東煮還是串串香?同意關東煮的舉手。”

  話音一落,稀稀拉拉十幾個人舉手。

  “那同意串串香的舉手吧!”

  一瞬間,所有人都舉起手,朱筠墨和薛老大也跟著舉手,看來對這個名字他們特別喜歡,周恒是很民主的,既然大家喜歡,那就選用這個簡單直白的名字。

  “那就定了,我們新鋪子就叫串串香,不過簽子要改進一下,扁的寬簽子穿肉丸、羊肚、羊心,其他的豆腐白菜都是細簽子,結賬的時候按照簽子計費,寬簽子十文錢一串,細簽子五文錢一串如何?”

  薛老大急了,“這也太便宜了吧?”

  周恒朝著薛老大笑了,這貨一提賺錢就嫌棄賣的少,其實薄利多銷,看著便宜,吃起來就不便宜了。

  “你數數自己吃了多少簽子?”

  此言一出,大家都紛紛低頭數自己面前的竹簽,一數嚇了一跳,少的都吃了四十多串兒,多的如薛老大和朱筠墨都吃了一百多串兒。

  “這么多?”

  周恒看著桌子上的簽子,笑了起來。

  “薛大哥數一下。”

  見眾人都看向他,薛老大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還是起身數了起來,朱筠墨也好奇自己吃多少,跟著數起來。

  “我吃了一百十八根。”

  朱筠墨一怔,有些不相信自己手中的簽子數量。

  “我竟然吃了九十二根,這不可能,你吃了放我這里了吧?”

  周恒抓著自己的一把簽子,“我這不比世子的少很多,一共有八十六根。”

  朱筠墨沒理他,不過想了想,說道:

  “我記得丸子吃的最多,一串上兩個丸子,看著很大,吃了越辣越想吃,不知不覺就吃了好多,如此算來五十串肉丸就五百文,這算下來也不少。”

  薛老大打了一個飽嗝,揉揉肚子說道:

  “吃的好飽,我覺得比吃什么山珍海味都好吃。”

  周恒瞇起眼,“現在是冬季,可以串串的東西不多,如若夏季,各種蔬菜都可以,魚類也可以做魚丸,要知道魚丸兒的口感比肉丸兒好吃。”

  朱筠墨湊過來,“魚肉做魚丸兒,這個可以嘗試一下。”

  周恒點點頭,“鑿冰捕魚是可以,不過周圍有什么大的湖泊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