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九章:搬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將一張單子給他,“找一個大箱子,下面用棉被墊著,我裝上些東西,然后上面按照單子標注的藥品準備齊,將藥品擺在上層,箱子里面用稻草填充,然后釘死。”

  屈子平頓時嚴肅起來,想了一下,謹慎地說道:

  “那就去后院吧,您要裝什么就在后院的棚子里面裝箱,箱子太大從樓上運送下去還需要很多時間。”

  周恒點點頭,看向身后的箱子。

  “這個叫銘宇跟你一起抱下來。”

  屈子平不敢托大,快步下樓找了銘宇,二人將東西搬運到后院。

  這里為了去食堂和供應室方便,外面搭建了棚子,馬車倒著進入院落,在棚子里面裝車是完全沒問題的。

  很快屈子平招來一個箱子,是個碩大的木箱,足能裝下兩個人,被子鋪在下面,那些火銃放好,用稻草填充空隙,隨后再鋪上一層被子,屈子平見狀知道這東西貴重,趕緊找了木板。

  在棉被上再度撲了一層木板,用木條和鐵釘頂死,如此一來,箱子只是看起來加了一個底,不仔細看,無法發現下方的夾層。

  周恒點點頭,屈子平是個聰明的,片刻銘宇將單子上的藥品都準備妥當,沒敢假手他人,親自裝箱,不多時整理完畢,周恒將清單,還有自己準備圖紙,封在一個油布紙袋里面,塞在一側。

  這才將箱子封存,剛剛準備妥當,就聽到有人敲門,屈子平瞥了一眼周恒,見其點頭這才將門打開。

  朱筠墨已經站在門口,身后跟著一隊侍衛。

  周恒朝他點點頭,朱筠墨這才快步進來,見到地上碩大的箱子一怔,沒想到有如此大的一箱。

  “這么大一箱,豈不是太招搖了?”

  周恒抿緊唇,壓低聲音說道:“你派人出去一個兩個更是顯眼,不如大張旗鼓,之前不是也讓霄伯去大同了,送些藥品不為過,眼看著年關將至,這份孝心可以理解,反倒是派人少東西少才會引人猜忌。”

  朱筠墨想了想這才點點頭,周恒說得在理,如若寧王府派一個人去大同他也會心有猜忌的,反倒是明晃晃的更好,反正打著回春堂的旗號。

  “那行,就駕車去。”

  朱筠墨趕緊回身安排,原本帶回來的人就不多,此刻在北山一些,跟著龐霄去大同的還有一些,現在調遣的就這二十多人,路途遙遠,沒了武功高超的龐霄,還真不敢再少。

  “行了,駕車你們出發吧,抵達大同,第一時間傳書回來。”

  那侍衛領命,朝著朱筠墨跪拜。

  “謹遵世子吩咐,屬下即刻出發!”

  銘宇和屈子平已經從食堂跑出來,手中抱著幾個包袱,趕緊也塞入車中。

  朱筠墨一提鼻子就知道,這里面裝著吃食,朝著屈子平笑了。

  “還是你小子想的周到,行了出發吧,時辰不早了。”

  侍衛趕緊翻身上馬,馬車上也坐了人,快速消失在后門外。

  朱筠墨見沒人影了,這才稍微松口氣。

  “行了一件事兒了了,薛老大那邊如何了?”

  周恒搖搖頭,“還不知道,沒傳來消息也沒聽到什么動靜。”

  朱筠墨想了想,拉著周恒上樓,二人站在窗口,朝外面望著。

  “在這里等著看看吧,薛老大不會帶人進來的。”

  周恒點點頭,其實交給薛老大就這點放心。

  “我聽銘宇說,他都沒帶著回春堂的車,只是在外面臨時雇了幾輛車走的。”

  朱筠墨一挑眉,噗呲笑了起來。

  今天一天太過緊張,不過薛老大的心思還是蠻細膩的,雇車確實是最安全的。

  “行了別擔心了,只要出了城,去了北山,那就是我們的地盤,不會出事兒的。”

  周恒點點頭,此刻正好看到下面有幾輛馬車排隊通過。

  前面牽著馬車的正是薛老大,他身上披著一件墨色大氅,壓根兒沒穿回春堂的衣衫,車門都緊閉著。

  周恒低頭看過去,就在這個時候薛老大也有意無意地抬頭,正好對視了一眼。

  薛老大微微頷首,將脖子上的圍巾拽起來,擋住臉,直接跳上車轅,催促著車夫加快速度。

  周恒長出一口氣,看向朱筠墨。

  “明日一早,我們去北山,這些人要抓緊弄走,聽他們的意思,船舶已經修理的差不多了,不過是被扣押在天津港,人家想要訛一筆銀子。”

  朱筠墨蹙眉看向周恒,他不知道周恒為什么這樣急著將人送走,不過他一貫都是有主見,朱筠墨也沒有反對,想了一下說道:

  “此事你不要管了,一會兒我去一趟蘇將軍府邸,我記得他曾經有個過命的朋友駐守天津港,或許他們出面會有效。”

  周恒眼睛一亮,“如此甚好,事不宜遲,那就辛苦世子了,我讓春桃跟著你,直接將兩個孩子接回來,我們今夜直接搬去衛國公夫人送的那處府邸,這樣一來,今天我們所有的動作都合理了,搬家所以張羅的事兒比較多,不惹人懷疑。”

  朱筠墨想要反駁,不過還是點點頭。

  他是真的不希望周恒搬走,好不容易有個朋友,如若分開心里有些不舍,再者龐霄也不在,心里空落落的。

  不過周恒說得對,如若有心人觀察,就會發現今天世子府和回春堂太鬧人了,如此大動作太惹人注意,皇帝更是難以隱瞞,莫不如來個搬家,啥事兒都掩飾過去了。

  “那行吧,搬家可以,不過你要沒事兒去世子府。”

  周恒用力點點頭,朝著朱筠墨笑了。

  “我的房間必須給我留著,如若晚了或者回去不便,我要在世子府住下的。”

  聽周恒如此說,朱筠墨才滿意。

  翌日,清晨。

  周恒難得起得早,主要是剛換房子,實在是不習慣,剛起身打開門,屈子平就站在門前。

  周恒一怔,此刻不過天光方亮,如若站在這里等候,這是來了多久了?

  “子平睡得不好?”

  屈子平搖搖頭,“正相反,這里睡的非常踏實,我們幾個都有單獨的房間,炭火也足,有種到家的感覺。”

  周恒笑了,讓開門口的位置,屈子平端著壺進來,幫著周恒調好水。

  “我們才剛剛起步,等過了這個時候,你們如若想要娶妻,都給你們分配院落,不會讓你們為了吃穿住行擔憂。”

  屈子平抿緊唇,笑著笑著有眼淚流下來。

  “跟著老板第一天,我就知道,我跟對人了,您先洗著我去端食盒。”

  說著一溜煙跑了,周恒搖搖頭,別看屈子平看著一天特好脾氣,他是個有心事的家伙,甩甩頭不再多想,抓緊洗漱吃飯。

  正要出門朱筠墨已經進來了,周恒哪敢耽擱,趕緊讓人將準備好的東西裝車,這才朝著北山走去。

  一路上,朱筠墨說了蘇將軍那面的情況,蘇將軍已經答應幫著安排,讓今天聽信兒即可。

  周恒擔憂的心也放下一些,這個要是有人出面,一般不會為難的,只是不知道天津港是否凍住。

  不多時來到北山,馬車停穩,周恒趕緊跳下車。

  薛老大已經朝著馬車跑過來,周恒有些急切地問道:

  “你們可來了。”

  周恒一怔,“難道出什么事兒了?那些患病的有問題?”

  薛老大搖搖頭,“我帶著張平和小六子過來的,有兩個發熱的,倒是沒什么要緊的,我著急的不是這事兒。”

  朱筠墨一跺腳,“啥事兒你到是說清楚啊,我們能猜明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