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六十三章:瞌睡就有人遞枕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易安趕緊爬起來。

  剛剛確實覺得劉秀兒不愿給素娥診治,不過此言一出,頓時讓他有些無地自容。

  素娥費力地伸手抓住周易安的袖子,笑著用力搖頭。

  “周大哥莫要擔憂,劉大夫的醫品無需置疑,我信她。”

  周易安用力點頭,“我看低了劉小姐了,易安知錯。”

  劉秀兒揮揮手,“春桃將病患推到急診手術室,張嬸子準備急救包,男子全部撤出去。”

  一聲吩咐雖然聲音不大,所有人趕緊動了起來,張安康將準備好的東西放下,小跑著出來,劉秀兒什么都沒有多說直接進去了。

  張安康抬眼看看,沖著周易安笑了起來。

  “恭喜周大哥有媳婦了。”

  周易安一怔,隨即臉色漲紅,趕緊回身看看眾人。

  “別......別亂說,什么媳婦,素娥是我認的妹子,我自幼父母離世,有了妹子就有了親人,之后我周易安也有家人牽掛了。”

  張安康點點頭,一臉的羨慕。

  “哎呀,這個確實不錯,聽薛大哥說,你以后要留在京城了?”

  周易安微微頷首,“是,今后要在大理寺當值,就不去通州了。”

  張安康看看周易安,將他拽到一邊兒,壓低聲音說道:

  “你要住哪兒啊?現在不是一個人,去哪兒對付一下就行,如若住在回春堂也不是長久之計啊。”

  周易安嘆息一聲,臉上也有些猶豫。

  “之前張大人也問過我這個問題,大理寺也不能安置我的住所,去驛館三五天可以,時間長了也不可能,跟著師叔的話,師叔現在也住在世子府,現在有了素娥,似乎也不大方便,我也愁著呢。”

  張安康湊近周易安,“老板就在樓上,趁著這會兒沒事兒,你要不去問問,我們回春堂的人現在越來越多,在世子府,確實有所不便。”

  周易安有些不好意思,咬著唇猶豫起來,張安康看著著急。

  “去吧,別猶豫。”

  周易安這才點點頭,硬著頭皮上了三樓,正巧看到周恒從秋娘的病房出來。

  周恒抬眼的功夫,周易安已經過來施禮。

  “師叔,我回來了。”

  周恒上下掃了周易安兩眼,“看來很順利?”

  周易安點點頭,“是,張大人奏報已得到陛下恩準,明日就正式到大理寺入職,整個大理寺將新增一個司直,專門統領所有的仵作,易安心里有些惶恐。”

  周恒示意周易安跟著他去了辦公室,二人坐定,周恒這才說道:

  “沒什么惶恐的,禮賢下士,學他人之所長,不藏私將所知傳授他人,能做到這三點,你在大理寺立足就沒有問題。”

  周易安要跪下,被周恒攔住。

  “多謝師叔提點,既然師叔沒有門第之見,那易安就將所知傳授他人。”

  周恒抬手,朝著周易安的頭上就彈了一下。

  “還有一句,別過于耿直,尸檢的知識自己整理好,讓你不藏私,是可以公開進行尸檢,也可以收徒,人品是第一位的,別將這些東西傳授給心懷不軌的人,必然我饒不了你。”

  周易安抬眼看看周恒,臉上帶著一絲為難。

  “這死人易安知道如何打交道,可是跟活人真的不善交往,也不知如何辨別啊。”

  周恒嘆息一聲,這貨耿直了些,心眼兒也不大多,這個真的不是能傳授的。

  “行啦,你要謹慎一些,尸檢其實沒有什么技術性的東西,經驗才是最重要的,萬事以證據說話,不要帶著固有的判斷去尸檢就好,這個才是本心,守住本心,將死者身上所呈現的所有證據展現,至于判斷留給大人們就好。”

  周易安這次聽明白了,仔細想想這確實是自己容易犯的錯誤。

  “是,易安謹遵師叔教誨。”

  周恒上下看看,周易安身上的衣衫沒說是打補丁,也真的是顯得破舊,從口袋里面摸了一圈,抓出一些銀子遞給周易安。

  “午后,去置辦兩身成衣,做了司直就不能如此隨意了,還有如若打造器械,要想著找張大人申請銀子,總不能自己出錢完備。”

  周易安點點頭,抬眼看看周恒,有些欲言又止。

  周恒瞥了一眼就知道他有心事,歪頭上下看看,隨即問道:

  “還有什么難處就直說,猶猶豫豫的干什么?”

  周易安抿抿唇,看向周恒。

  “素娥受了二十鞭笞,我已經將她接回來,劉小姐正在下面給她診治,如若只是我一人就在回春堂住下了,可是帶著她,一時間不知如何辦。”

  周恒點點頭,這個他早就想過,回春堂的人越來越多,男女都有,一下子擠在世子府不是長久之計。

  不過京城的房子,不是清平縣,貴的嚇人不說,想要找一個合適的,還真不容易。

  “既然認了妹子就要好好照顧,這個是應該的,她先在病房修養幾日,你在后院先住下,房子的事兒我正在找,畢竟這里是京城,還沒找到合適的院子。”

  周易安一聽樂了,“那我先下去,幫著旺財他們劈柴干活。”

  周恒出言沒阻止,揮揮手周易安走了。

  就在此時,房門一響,朱筠墨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楊偉俊,看到這兩個人先后進來,周恒還是稍顯意外。

  朱筠墨晃悠著八爺步,進入辦公室,一屁股坐在周恒身側,也不理會身后的楊偉俊,拎起桌子上的茶壺晃晃,見沒水朝著門外嚷道:

  “來個人,去斟茶!”

  周恒沒理他,這貨是故意不想跟楊偉俊說話,趕緊朝著楊偉俊笑了笑。

  “楊公子你怎么有空過來?快請進。”

  楊偉俊趕緊進來,朝著周恒抱拳。

  “今日是奉祖母之命,過來感謝周大夫的,正巧在樓下碰到二表哥。”

  周恒示意楊偉俊坐在自己對面的椅子上,這里是辦公室并沒有什么沙發和會客的椅子,只是幾張辦公桌和木椅,倒是沒有什么不敬的嫌疑。

  門再度一響,屈子平敲門進來,拎著一個茶壺走到近前,看來他是聽到朱筠墨的吆喝聲了,趕緊將桌子上的茶壺倒滿,給每人斟茶倒水。

  周恒壓低聲音,問了一句。

  “秋娘的事兒辦妥了?”

  屈子平點點頭,“老板放心,都辦妥了,就葬在北山,秋姑娘想要祭奠可以隨時過去。”

  “知道了,去跟秋娘說一聲。”

  周恒擺擺手,示意屈子平下去,這才笑著看向楊偉俊。

  “楊公子請喝茶。”

  楊偉俊喝了一口茶,看看朱筠墨見他不看自己也沒有生氣,興沖沖地從袖口掏出一張紙遞給周恒。

  “祖母說了,那花鏡他戴著極為舒服,為了表示感謝,特意讓我將此物送給周院判。”

  周恒展開一看,瞬間站起來,他一臉的驚訝,這竟然是一張房契。

  抬眼看向朱筠墨,朱筠墨微微蹙眉不明所以,周恒將房契展示給朱筠墨看,朱筠墨也帶著不解瞥了一眼楊偉俊。

  “這是啥意思?”

  楊偉俊呲著白牙笑了起來。

  “二表哥別多想,這就是祖母對周院判的感激,這房契是祖母的嫁妝,并非國公府的產業,只是表達祖母的心意,我今天就是幫著跑趟腿。”

  周恒站起身,這房契可不是普通的院落,按照上面寫的,這地點就臨近東街,是一個三進院子,如若是在宮宴之前,這樣的院子給了也不敢住。

  就在剛才他還在想著是否要租個院子,沒想到瞌睡就有人遞枕頭,這簡直太貼心了,抓著房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