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六章:就為這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看了蘇曉曉一眼。

  “現在知道后怕了?”

  蘇曉曉撅著嘴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啥,周恒嘆息一聲接著說道:

  “此事我總覺得沒有表面看著這般簡單,宮宴上的鼓舞,秋娘已經是一舞動京城,那鼓舞是寧王府的聞氏送給淑貴妃的賀禮,當時你看到不是也震驚的不行。

  此刻她養父又欠了千兩銀子的賭債,怎么看怎么覺得陰謀滿滿,這怎么是后怕,只是擔心世子和你被卷入其中,所以我出面更合適!”

  周恒抿唇,蘇曉曉的心思他明白,畢竟蘇將軍曾經跟隨寧王多年,即便現在調任京城,那份情誼還在,況且她跟劉秀兒的關系又如此好,自然不希望回春堂出事兒。

  “行了,此事你休要再管,這兩日先別來回春堂。”

  蘇曉曉有些急了,起身問道:

  “那秋娘怎么辦?難道就讓她自生自滅?”

  “我何時說過讓她自生自滅?這不是住院呢嗎?”

  蘇曉曉瞪圓了眼睛,朝著周恒一跺腳。

  “出院呢?這臉上的傷,用不了幾天就好了,出院她要去哪兒?”

  周恒嘆息一聲,“說了不讓你管,你就別管,讓她平復一下,如若想留下,我自然是可以安置。”

  蘇曉曉偷著抬眼看看周恒,抿緊唇似乎有些擔憂,小聲嘟囔著。

  “如何安置,難道安置到你的院落,還是你將她收入房中?”

  周恒嘆息一聲,這丫頭腦子里面都想的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胡說什么呢?”

  蘇曉曉蹙眉看向周恒,“你也不說明白,還不行我自己想一下了,你能有什么安置方法,她臉毀了,看來你也沒心思收了她,學醫她也沒這份資質,難道你真打算讓她去給人做洗衣娘,除了這個別的她也不會什么了?”

  周恒無力感爆棚。

  “我說了,自有安排就是自有安排,你問了我也不會說,當然也不會收了秋娘當妾侍,我周恒也不會有任何妾侍,蘇五小姐請回吧。”

  說完,周恒逃也似得出了辦公室。

  蘇曉曉一跺腳,嘟起嘴巴,周恒的人早已跑沒影了,再吼也沒用。

  不過他說了不會收秋娘做小妾,更不會有妾侍,這句話蘇曉曉聽進去了,想了想唇角蕩開一個燦爛的笑容。

  在大梁別說是達官顯貴,就是尋常的富足百姓,有三妻四妾的比比皆是,可她爹蘇將軍卻只有一房妻子,能如此的男人少之又少,沒想到周恒竟然就是如此想的。

  蘇曉曉雙手背后,晃悠著出了辦公室。

  此刻心情大好,沒再去看秋娘和劉秀兒,邁步下樓,看看身上的月白色男裝頓住了腳步。

  正巧春桃在門前看到她,趕緊上前見禮。

  “春桃見過蘇五小姐,蘇五小姐想什么呢,笑得好開心。”

  蘇曉曉一揚下巴,將雙手背后,不過瞬間似乎想到什么,將背后的手,松開笑著說道:

  “快去幫著你家小姐忙活吧,我去做兩套裙裝。”

  說完有頭也不會的走了,春桃一臉的驚詫,要知道從見到蘇五小姐開始,她就是以男裝示人,今天這是怎么了竟然要去做女裝?

  甩甩頭,春桃雖然不解,也轉身上樓。

  張輔齡來回踱步,不多時方紀忠快步走了進來。

  見到張輔齡趕緊上前,一臉笑容,眼中滿是期待。

  “張大人好快的速度,看來有所收獲了?”

  張輔齡笑著點點頭,“方公公一臉春風,顯然也是查到了什么?”

  方紀忠仰頭笑了起來,示意二人坐下,房內的人都退了出去。

  “張大人先說說看,那素娥可是招認了?”

  張輔齡將素娥所說的話講述了一遍,然后從袖口掏出那個香囊,將兩個字條遞給方紀忠。

  “就是這兩個字條,雖然沒有數名,不過我已經查看過,這紙張并非普通的信件,上面有淡黃色的斑點,紙張雖薄卻韌性強,潔白細膩,乃是開化紙,墨汁中帶著珠光和淡淡的竹香,這是金竹墨,能隨意動用如此兩樣物件的人,絕對不是低階宮女。”

  方紀忠趕緊舉起字條仔細看看,張輔齡的判斷不錯,確實是開化紙和金竹墨。

  “這兩樣物件,除了御書房有,宮中只有皇后、淑貴妃、嫻妃、珍妃幾個宮中有。這素娥是淑貴妃宮中的人,不過她身份低微,不足以去觸及這樣的物件,看來她并未說謊,確實是按照字條上的指示行事的。”

  張輔齡點點頭,“不知方公公查到傷了面部的宮人嗎?”

  方紀忠瞇起眼,“查到兩個人臉上有傷,一個是孫昭儀房中管事嬤嬤,另一個是嫻妃宮里面的管事嬤嬤。”

  張輔齡一怔,“嫻妃?之前孫昭儀胃中取出的錦帕上,似乎就繡著菊花,方公公說過,這宮中只有嫻妃使用菊花做裝飾?”

  方紀忠緩緩走到座位前,坐下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沒有急著回答,反倒笑了起來。

  “你可知,三皇子最近跟著陛下學習政事,還提出了稅銀和秋糧的收納之法,頗受陛下夸贊?”

  張輔齡一怔,微微蹙眉,這事兒他之前倒是聽說了一些。

  不過方紀忠此刻提及,他一時間不知道是何用意了。

  但案子查到這個程度,其實已經算是明了,孫昭儀宮中的嬤嬤,即便想要弒主也沒有這番膽量,再者也沒有這樣的能力,將事情掩蓋的如此周全,而嫻妃宮中的嬤嬤就不一樣了。

  嫻妃有三皇子六公主傍身,在后宮中的地位是非常穩健的,幫著皇后協理后宮多年,雖然出身不高,只是一個醫女,但是兄長陳文耀很有建樹。

  陳文耀是太師曹信讓的關門弟子,官居禮部右侍郎,而曹信讓不光是皇帝當太子時候的太師,還是曹皇后的父親。

  嫻妃的父親陳慶,還是山西布政司布政使。

  這里面千絲萬縷的聯系,復雜到讓人暈眩。

  而方紀忠這是什么意思?

  “請方公公直言,我一時間沒明白含義。”

  方紀忠嘆息一聲。

  “嫻妃身邊的這個嬤嬤,暫時不要查了,咱家只是將人監視起來,相關的細節都去和陛下稟報,至于如何處置,還是讓陛下來定奪吧。”

  張輔齡抱拳,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說,不過還是將手中的香囊遞給方紀忠。

  “那就有勞方公公了,我此刻先出宮,如若需要大理寺配合調查,就讓人傳信給我即可,畢竟宮內的人,我們來審問似乎有些......”

  方紀忠起身朝張輔齡施禮,“張大人說得在理,那咱家就不留大人了,這就和陛下去復命,至于案件的內容......還請張大人囑咐好下屬,對了那個周易安看著似乎是個有能力的。”

  張輔齡點點頭,“我也正打算讓他留下,此子對解剖一道研究的極為透徹,在京城還能跟著他師叔多研習一二,恐怕更有進益。”

  方紀忠十分感興趣地抬起頭。

  “師叔?”

  張輔齡笑了。

  “跟方公公說了也無妨,這周易安的尸檢之所以厲害,是因為他曾跟隨他師叔周恒學習,并且得到了一本周恒祖父的手札,這才有此能力,一說這個我倒是有個不情之請。”

  方紀忠一挑眉,這張輔齡是個什么人,他太清楚不過,就是個杠子,為了事實真相寧折不彎的主兒,能讓他張口求人,簡直堪比登天,今天這節奏,似乎有什么請求?

  “張大人不必如此見外,有什么盡管說就是了,只要咱家辦得到。”

  張輔齡沒客氣,壓低些聲音說道:

  “此事跟陛下稟報后,如若可能我希望方公公能為素娥美言幾句,之前周易安答應那宮女素娥,要盡力保全她,并且認她做妹子。”

  方紀忠一怔,抬眼看向張輔齡,他萬萬沒想到,剛才所說的經過中提到的這個,能讓張輔齡舍下臉面來求人。

  “就為這個?”

  “就為這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