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二章:報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幾個人都點頭,顯然無論是在宮中,或者外面給大臣看病,這樣的患者還是接觸過很多。

  孫茂才想了想說道:“這樣的傷,一般都是將腐肉去除,然后用黃酒沖洗,當然復發的幾率還是很大,并且有的病患,如若傷口中毒或者在胸腹之處,更難愈合,甚至反反復復數月也不見好。”

  周恒點點頭,隨即說道:

  “說的很對,擦傷割傷如若沒有及時處置,會化膿腫脹,如若嚴重的甚至手足不保,有些大夫會將腐肉除去,可最后還是會全身高熱、妄語,甚至全身感染,這就是你剛剛看的那些葡萄菌球作祟,我們叫它金黃色葡萄球菌。”

  孫茂才聽聞,趕緊再度趴在顯微鏡上仔細看看那球菌的菌株,這一看發現其形態和剛才似乎還不大一樣。

  “咦,怎么變了形狀?”

  劉秀兒抿唇說道:“這些球菌分裂的速度極快,我們說話的功夫,已經有分裂的,其實就是生長。”

  周恒笑著將載玻片拿下來,隨后舉起幾個培養基。

  “這第一個盒子里面就是金黃色葡萄球菌,你們看看它們在培養基里面瘋狂生長,幾乎是滿盒子都是,而這第二個盒子,就被滴了兩滴青霉素,是我們研制的一種藥劑。”

  說著將這個培養基蓋子打開,一個圓盤上非常顯眼地有兩個原點沒有這些葡萄球菌,幾個人趕緊傳著看了一遍,不斷感到驚奇。

  “這......這太神奇了,仿佛這些球菌繞著這兩點兒走,十分懼怕的樣子。”

  周恒點點頭,將另一個培養基遞過來,這個里面一半是空的,另一半的球菌也不算很茂盛。

  “再看看這個,這里面一半涂抹了青霉素,另一半雖然沒有涂抹,但是也受到影響。”

  幾人看過,臉上顯得分外震驚,這藥簡直神了,如此效力,豈不是要逆天,怪不得周恒的醫術如此了得,原來如此善于研究藥材。

  周恒沒有停頓,接著說道:

  “估計你們也聽聞了,前些日子,衛國公的孫子楊偉俊被刺傷,穿透腹部,當時我們清理的腹腔后,進行清理縫合,不過要知道腸道破裂可是什么東西都流到腹部里了。”

  其他幾人倒還好,彭玉山抿著唇,似乎腦補了一些畫面,干嘔了一聲,這聲音似乎有傳染性,隨后五人的臉上都有難看之色,劉秀兒捂著嘴笑了起來。

  緩了一會兒幾人才好些,孫茂才首先起身抱拳。

  “我等失禮了,請周院判勿怪。”

  周恒擺擺手,“最初我跟祖父學習的時候也是如此,可為了救人,有些更惡心的場面也是見過的,剛剛所說的青霉素,就在術后給楊偉俊用了,如此臟污之物,腹腔之中想要不引發后續的感染,只能進行如此控制,他的愈后效果還算不錯。”

  彭玉山起身,臉上帶著興奮之色。

  “宮宴的時候,我跟隨劉院判在宮宴當值,衛國公之孫,當時被傷的事兒也有所耳聞,見到他跟人聊得開心,還以為都是傳聞沒想到真的痊愈了。”

  這幾個人都笑了起來,也就是彭玉山年紀小,所以還比較喜歡打聽八卦,這幾個雖然聽聞了,也都沒太上心。

  孫茂才一臉期盼地問道:

  “不知周院判何時給我等上課?”

  周恒看看孫茂才,“你身體已經無礙了?”

  孫茂才用力點點頭,“昨日用了藥已經無礙,劉大夫特意又贈送了我一盒速效救心丸,讓我這些時日,早晚服用茂才還未好好感謝劉大夫的救命之恩呢。”

  周恒擺擺手,“救人是醫者本分,記著將藥費付了,不然還要劉大夫幫你墊上。”

  孫茂才一怔,瞬間笑了起來。

  “這是自然的,稍后我去收款臺付賬。”

  話音剛落,門被突然打開,屈子平慌張地闖進來。

  “老板,快下樓看看,蘇五小姐跟人吵起來了。”

  周恒一怔,劉秀兒首先站起來,焦急地追問道:

  “出了什么事兒?”

  屈子平搖搖頭,“具體因為什么不清楚,我們就聽到對面瀟湘館有爭吵聲,隨后蘇五小姐將一個小廝踹了出來,隨后涌出來很多人,此刻正在大打出手。”

  周恒起身,趕緊隨著屈子平他們下樓,薛老大也從后院趕過來,手中還拎著一根扁擔,周恒一把奪下去,瞪眼急了。

  “不知道咋回事兒你就要抄家伙?先跟我過去看看,小六子去找世子。”

  小六子一聽,嗖的一下子沒了影子,周恒看了一眼身后跟下來的幾個御醫。

  “你們都待在回春堂不要出去,薛大哥和子平跟我過去看看。”

  說著出了正門,路對面已經聚集了很多人,薛老大身高臂長抬手一劃拉,前面看熱鬧的人被扒拉開,三人直接走到瀟湘館門前。

  這些圍觀的人,不斷朝著大門里面指指點點。

  “呀呀鬧人命了,逼良為娼這是要鬧哪樣?”

  “逼迫誰了?”

  “就是那個白衣姑娘啊,叫啥咱哪知曉,來了好些人拉扯她走。”

  “切,瀟湘館的小姐,還自命清高什么,來了這里就要認命。”

  “你們知道什么,那姑娘只是掛牌子在這里賣唱,并不是瀟湘館的人,聽說被達官顯貴看上了,要強行娶回去,這不是將合約改了,直接要將人帶走,她老爹不同意,爭執起來,直接被推下樓了,哎估計人沒救了。”

  一個最里面的男子,一臉八卦的瞇著眼睛,笑得特開心。

  “后沖進去的那姑娘,不比之前的白衣小姐長得差,不過真的是脾氣火爆,瞧見沒地上這些都是她打的,一看就不是善茬......”

  周恒聽聞,心中一緊,沒心思等,趕緊推開前面擋著的幾個人。

  瀟湘館門前,地上四五個躺著的小廝,捂著腿不斷哀嚎著。

  繞過這兩個人,周恒他們進入大廳,此刻也沒人守著門,幾人長驅直入。

  剛一進大廳,就看到一個白發老人匍匐在地上,老者身下不斷有血涌出,身上還有鞭痕,此刻已經一動不動。

  僅僅是看到一個側臉,周恒已經認出,這老者不是旁人,正是秋娘的那個養父。

  屈子平快步跑到近前,伸手觸及老者的頸部,抬頭焦急地朝著周恒用力搖搖頭,顯然老者已經沒了氣息。

  周恒抬眼在大廳搜尋,果然在二樓有一處欄桿已經斷裂,顯然老者是從那里跌落的。

  并且有尖叫聲,從二樓傳出來,周恒快步竄上樓梯,薛老大緊隨其后,就在此時跟著他們三個后面又進來兩個人。

  屈子平一見趕緊嚷道,“周易安張護衛長!”

  那二人進門,看到屈子平趕緊沖到近前,看到地上的人,紛紛抽吸了一下。

  “這是怎么回事兒?”

  屈子平搖搖頭,指著樓上。

  “剛剛只是聽說蘇五小姐來了此地,不知是什么事兒,老板帶我們過來看看,此刻他們都上樓了。”

  張萬詢就要跟著朝上沖,周易安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畢竟這張萬詢非常魯莽,如若上去動手很多事兒都說不清了。

  “張護衛長不要急著上去,我瞧著既然已經鬧出人命了,還是抓緊報官才是正途,這京城的衙門口我們不熟悉,要不你還是代為報官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