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三章:飛來橫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說著幾人快步入宮,之前下過雪,不過宮道都請掃過,走起來還是非常容易。

  不到兩刻鐘,幾人已經來到東暖閣前,遠遠地一個小太監看到,趕緊就進去通稟了。

  等他們到門前,棉門簾已經被打開,小太監笑著伸手說道:

  “世子里面請,陛下在里面等著呢。”

  朱筠墨撇了一眼周恒,這才發現周恒也是穿著回春堂的衣衫,沒有身穿官服,這個發現讓他一怔,低聲問道:

  “喂,你怎么也沒換官服?”

  周恒垂眸看了一眼,眨眨眼無辜地看向朱筠墨。

  “匆忙之間忘記了,這不是才當了一日的官,別關心這些快些進去。”

  朱筠墨知道現在說什么都沒用,邁步進了東暖閣。

  皇帝坐在御書案前似乎看著奏折,而方紀忠就站在一旁伺候著,幾人快步走到近前,拜倒見禮。

  皇帝抬起眼瞼,瞥了一眼沒有叫起。

  “聽方伴伴說,他的人去請周院判的徒弟,被周院判擋了回來,不知可有此事嗎?”

  周恒趕緊直起身子,抱拳說道:

  “回陛下,確有此事,當時事發突然,那些人只是穿著勁裝,臣沒見過這樣打扮的人,一時間并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此刻請世子帶著我們進宮來,如若需要回答問題,正好我們幾人都來了。”

  皇帝這才抬起頭,將手中的奏折丟開,看看下面跪著的周恒。

  “你的意思是,如若查你的徒弟,朕要親自下旨是嗎?”

  周恒知道,這是廠衛回去的時候,將原話學了,不過擋著廠衛可以如此說,可真要是當著皇帝的面你這么說是找死。

  他趕緊拜倒,臉上全是震驚的神色。

  “陛下,臣當時無法辨別真偽,這不過是當時話趕話的一句說辭,臣真要是如此想的,豈不是大逆之罪。

  臣和臣的徒弟秀兒是第一次參加宮宴,就去了太后宮里和保和殿,這都是人員密集的場所,如此找人問話,讓臣覺得有些詫異,所以當時的第一反應是此事有詐,并且也無法確認那些人的身份,才說了這么一句。”

  皇帝哼了一聲,看看朱筠墨。

  “你跟著來干什么?怕朕吃了周恒還是劉小姐?”

  朱筠墨一臉的委屈,“侄兒不過是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以為皇伯伯這里怎么了,非常擔憂,聽到消息急火火地跟著趕來了。”

  皇帝的臉色好看了一些,朝著幾人一揮袖子。

  “起來回話。”

  周恒微微松了一口氣,他們三個站起來,微微垂著頭站在下方。

  皇帝朝著身側的方紀忠說道:

  “方伴伴不是要問嗎,也不用換地方了,就在這里問,朕也聽聽。”

  方紀忠趕緊施禮稱是,轉身看向下方的劉秀兒。

  “劉小姐,咱家想問你,昨日去淑貴妃宮內返回保和殿的時候,可在路上停留了?”

  劉秀兒頓了頓,俯身說道:

  “從貴妃娘娘的寢殿出來,途經御花園的時候,似乎有很多人吵鬧,引著臣女的宮女說要讓臣女跟著去看看,可是臣女覺得這是后宮不可以隨意走動,就拒絕了,她說讓我等她一下,我就在路邊站了一會兒,不多時她回來,才送我回保和殿的。”

  方紀忠點點頭,拍拍手兩個小太監拎著東西走了過來,一個放下一個一尺見方的方形墨盤,另一個是一卷白紙,一臂寬丈許長,方紀忠一臉笑容地說道:

  “請劉小姐站在有墨汁的布上,然后順著白紙朝前正常走幾步可否?”

  劉秀兒不明所以,不過還是拎起裙擺,站在墨盤里面將雙足鞋底染上墨汁,一個宮女走過去,扶著劉秀兒在白紙上走過去。

  周恒看著地上的東西,眼睛瞇了起來,為何要將鞋子拓印,這是要比對足印嗎?

  難道宮里出了什么盜竊之事,只留下腳印無法辨別是誰的,所以將當日進入后宮的女子,都比對一遍?

  走到最后,秀兒鞋子上的墨跡已經完全沒了,這才趕緊回到周恒身后站好。

  只見方公公朝門口揮手,一個白發白眉的勁裝男子走上前,拜見皇帝和方公公。

  方公公吩咐道:“趕緊比對一下。”

  那人稱是,這才打開一個卷軸,里面是一個類似的腳印,不過周恒一看就知曉這是畫上去的,并非踩踏的印記,從鞋子大小到步態幾乎完全一樣,那白眉男子趕緊跪倒,激動地說道:

  “啟稟陛下,這足印一模一樣。”

  果然此言一出,頓時皇帝看向劉秀兒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抬手將御書案上的茶盞揮到地上,茶水撒了一地,碎瓷片飛濺起來,朱筠墨三人趕緊跪倒。

  “還不從實招來,你倒是跟朕說說在那宮女走后,你到底干了什么?”

  劉秀兒嚇壞了,匍匐在地整個人都是蒙的,顫抖地說道:

  “臣女不知陛下要知曉什么,臣女就是在路邊等了宮女一刻鐘左右,隨后她來了我們便回......”

  未等劉秀兒說完,皇帝一揮袖子。

  “方伴伴,叫那宮女過來。”

  方紀忠趕緊叫了一個小太監去傳喚,皇帝看向地上跪著的三人。

  朱筠墨有些急了,朝前跪行兩步叩頭問道:

  “還請皇伯伯明示,到底發生了何事,我等現在一頭霧水。”

  “方伴伴你來說!”

  皇帝臉色鐵青,也沒了往日的從容,顯然發生了什么讓他極為憤怒的事兒。

  周恒看著地上的兩張紙,上面的步態和足印大小確實極為相似,可是這能說明什么?

  只能說明那人是女子,和秀兒的鞋子一樣大小。

  周恒瞇起眼,仔細看向足印,秀兒的足印足尖微微向內,而那個畫出的足印足尖有的向內,有的朝外偏,正常人走路,非特異的情況下,不會刻意改變步態,如此發現讓他有些迷惑。

  難道這人走路的時候還在跳舞?

  或者故意擾亂他人試聽?

  如若是后者,這事兒就麻煩了。

  與此同時,方紀忠走到三人近前,開始講述起來。

  “御花園分為東西兩部分,宮宴之時,東苑園中有人落入冰湖,因此聚集了很多人過去圍觀,內務府幾個會鳧水的太監問詢過去救了人。

  而另一側的御花園西苑,是一片林木假山,期間有幾座涼亭,午后負責清掃積雪的太監,發現在蒼瀾亭后的假山叢中,發現了孫昭儀的尸首。”

  周恒一怔,趕緊抬起頭,朱筠墨和劉秀兒也驚愕地抬起臉看向他,這孫昭儀是誰?

  這特么誰知道,死了就賴在劉秀兒的身上?

  方紀忠接著說道:

  “孫昭儀的尸身面朝下趴在地上,發現時已經氣絕身亡,身體還未僵硬,劉院判認為是中毒而死,而這毒是鴆毒,后宮之中就沒有這毒,孫昭儀身后只留下這一串腳印。

  打掃的小太監說,午時雪住,在這里巡查過,并未發現異常,之后忙于打掃道路上的積雪,這里就為上來,等到午后才要打掃蒼瀾亭,此時發現了孫昭儀的尸體。”

  朱筠墨瞪大了眼睛,看向皇帝。

  “皇伯伯就憑借這么一串腳印,斷定劉秀兒是兇手?”

  皇帝臉色陰沉,顯然這孫昭儀在皇帝心中有著不一樣的地位,用力一拍御書案。

  “大膽,如何與朕說話呢?”

  朱筠墨瞬間蔫兒了,老老實實跪著,皇帝抬眼說道:

  “當然不止這一點,引著劉小姐回保和殿的宮女,她的供詞可與劉小姐所言差別甚大。”

  此言畢,去傳話的小太監快步進來,跪倒說道:

  “陛下,儲秀宮宮女素娥帶到。”

  “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