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也這么想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屈子平倒是沒有成見,極為仔細地說道:

  “各位可是看到,一樓劃價房的邊上有個藥局,那里就是領藥的地方,我們回春堂很少開煎制的草藥,九成是用丸劑,即便一些個例病患需要煎藥,也都是醫館幫著煎制好,早上開藥下午來取就行,如此一來減少煎藥不當引起的藥性損耗,而診治的大夫用藥更加準確,診治速度也極為快捷。”

  幾人互相看看,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

  丸劑不是不行,藥性更好,這是有目共睹的,不過每種藥物都用丸劑,這是多大的一個數量。

  “如此大量的丸劑,豈不是價格極為昂貴?百姓如何能夠負擔得起?”

  屈子平笑了,指著回春堂上下說道:

  “各位有所不知,我們回春堂在清平縣的時候,就有專門的制藥作坊,聘用的人員就有幾十號,每日診治病患不下百人,在京城我們在北山有更大的成藥作坊,雜役和制藥師傅就過百人,所以各種丸劑的供應是沒有問題的。”

  聽聞屈子平如此說,一個個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他們太醫院也會制藥,不過都是給無法服用湯藥的各宮貴人去特意制作,工藝繁雜不說,等待的時間就很長。

  如若這丸劑能大量使用,并且批量制作,自然成本就下去了。

  六人互相望望,臉上從不屑的表情漸漸變得震驚,尤其那個和周恒對話的御醫,抿緊唇沒再多說什么。

  一個醫館占用了普通鋪子四間還要大的面積,樓下那些大夫,粗略數數就有幾十人,等候的病患,大廳內坐著的就五六十人,外面排隊的更多。

  如若按照屈子平剛剛所說,這些患者確實很快就能看完,如此運作的醫館,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見他們沒什么問題了,屈子平請幾人上三樓,便走邊說道。

  “回春堂的三樓,一半是所有大夫學習開會的地方,另一半是病房,可以給術后的病患修養治療,我們這里主要以急癥和傷科為主,更主要推崇的特色是產科和兒科,我們也有專職的女大夫負責,那是我們周老板的親傳弟子。”

  一個年輕些的御醫湊上前,似乎想到什么,接著問道:

  “昨日宮宴,我跟隨左院判去當值,記著太后身邊有位女子,似乎去傳授淑貴妃什么療法,難道那位就是周院判的弟子?”

  屈子平點點頭,“正是,那位是劉秀兒劉大夫,清平縣第一例剖腹產手術就是她主刀做的,原本產婆已經認為無救,可以準備后事,手術后母子平安。”

  幾人面面相覷,那個年輕的御醫自是沒話說,因為昨日所看所知,比這個要勁爆的多。

  屈子平帶著幾人上了三樓的教研室,就是會議室的隔壁,給六人填寫了帶姓名的卡片,隨后將其裁剪,一半發給本人,另一半收集起來,隨后朝幾人施禮。

  “各位可以再此稍等一下,我去后院的食堂交代一聲,隨后給六位領衣衫更換,這里有一些畫冊和教學用的書稿,我們都是隨意取用的,只是取了就要在登記簿上填寫取用人的名字,看完歸還即可。”

  說完拿著東西走了,六人見門關上,互相忘了一眼,這里墻面上掛著都是人體解剖圖,各個臟器還有血管都有詳盡的注解。

  幾人頓時圍了上去,那個年長的人看看,眉頭緊蹙。

  “這人體內臟怎能如此掛在此處,簡直有傷風化。”

  另一個人湊過來,一臉的不解,甚至有些臉色發白。

  “孫兄,這掛圖如此詳盡,難道是照著死人畫的,莫非這周院判是仵作出身?”

  孫御醫嘆息一聲,看看人體解剖圖,錯開目光,一臉的擔憂。

  “我現在擔憂的不是學什么,而是這位周院判將如何看待我等,我們都是世代行醫之人,先祖就在太醫院供職,一把年紀現在被派到這新興的一家醫館來學習,難道陛下想要裁撤太醫院?”

  如此一問,讓眾人啞口,互相看看,都擔憂起來。

  年輕的御醫眨眨眼說道:“也不見得吧,此番太醫院調整,也并非周院判所為,御藥房管理不善,這是陳年舊疾,并非一人所為。”

  那幾人也湊過來,低聲熱議起來。

  回春堂樓下,周恒每個科室都走了一圈。

  除了劉秀兒的婦產科,別的科室可以說是爆滿,每個科室兩個大夫帶著兩個實習生,就這樣的配置大堂內的人員也不見少。

  周恒幫著處置了兩個急診縫合,黃德勝忙得不可開交,實在是無法分身,有兩個擦傷的病患都是張安康處置的。

  薛老大見周恒洗過手,這才湊過來,朝樓上使了個眼色。

  “樓上那幾個就這么晾著嗎?皇帝老子會不會覺得,你苛待他們?”

  周恒搖搖頭,“沒什么不可以,原本就是想銼銼他們的銳氣,不懂醫術想要學習的人一張白紙,反倒容易接受新的知識。

  而這些都是在太醫院摸爬滾打多年的主兒,哪有一個覺得自己醫術不精的?上來就教東西,反倒無法學明白,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冷靜一下,先看看再說。”

  薛老大哦了一聲,這些彎彎繞繞他不明白很多,不過周恒的做法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隨即也不多說什么,抬頭看了一眼日頭。

  “我瞧著快午時了,我去后面看看,今日是第一日午餐,不知道旺財是否能忙過來,如此多的病患,要怎么就餐啊!”

  周恒看看他,稍微想了一下說道:

  “旺財那里準備妥當,就讓門診的人員分成兩批輪番用餐,菜品不要都拿出來,各留一半,一波吃完換另一波人,門診不要停,今日是開業第一天,盡量讓所有排隊的人都看上病。”

  薛老大點點頭,抓緊去后院安排了。

  周恒看了一眼劉秀兒所在的婦產科診室,挑簾走了進去。

  劉秀兒帶著春桃和張嬸子在里面,見到周恒臉上強擠出一個笑容。

  “二哥,你怎么過來了?”

  周恒示意她們坐下,朝三人笑了笑。

  “今日開業第一天,很多人都是湊熱鬧的心里,所以沒有什么特別急癥的病患,只是德勝他們比較忙一些,大多都是看過很多大夫,可沒有什么起色的慢性病。”

  劉秀兒搓搓手,緩解了一下尷尬的狀態,笑著看向周恒。

  “要不,我們也過去幫忙?”

  周恒搖搖頭,“如若有女患者需要進行聽診之類,他就會過來找你了,行了你跟我上樓吧,這里讓張嬸子和春桃先盯一下,有事兒找人去三樓叫一聲。”

  張嬸子和春桃急忙稱是,劉秀兒他們跟著周恒上了樓。

  劉秀兒一臉疑惑,快步跟上周恒,邊走邊問道:

  “早晨,我似乎瞧見來了一些身著官服的人,難道是太醫院的人來了?”

  周恒點頭,嘆息一聲。

  “來了六個御醫,皇帝不是說了,讓他們輪番跟著我學習,今日開業,哪有這個時間,再者一個個自視甚高,鼻孔朝天,如此樣子也無法跟著學習,所以讓屈子平帶著他們參觀一下,然后都丟在教研室里了。”

  劉秀兒一怔,沒想到周恒真的什么事兒都干得出來,不過教御醫看病,這對很多醫藥世家的人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劉秀兒還是可以理解的。

  她腳步頓了頓,隨即追上周恒。

  “二哥,如若你忙就先去忙,反正婦產科現在也沒什么患者,要不白日我先帶著他們看相關的藥方還有解剖圖?”

  說完,劉秀兒有些后悔,咬著唇緊張地看向周恒。

  周恒噗嗤一下笑了起來,壓低聲音說道:

  “其實吧,我也這么想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