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七章:開業大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蕭贊育點點頭,再度喝了一口茶,這才抬眼看向張輔齡。

  “確實如此,吏部派出去的人已經回來,此事已經核查確實屬實,并且經過詳盡的調查發現,孫祥趨牽扯的并非只有這一個問題,只是儲歡頻能接觸的只有這一點。”

  張輔齡湊近一些,問道:

  “那蕭兄今日來是何意,吏部還沒將此事奏報給陛下?”

  蕭贊育點點頭,“你可知,孫祥趨是誰的學生?”

  張輔齡看看蕭贊育,見他眼中帶著笑意,想了一圈,對這個人并沒有什么印象。

  “蕭兄直說便是,我對孫祥趨不甚熟悉,并不知他的恩師是誰。”

  蕭贊育嘆息一聲,說道:

  “你啊,多年來也是如此,對京中人之間的關系毫不理會,這孫祥趨比你我要年長三四歲,他參加科考之時,正值通德十八年,那一年會試的主考官,就是如今的戶部尚書聞昌晉,所以當年考中的舉子入朝為官的,如今大多稱聞尚書一句師尊。”

  張輔齡恍悟,隨即也正色起來,他和蕭贊育算是另類,幾乎沒在翰林院多久就被派到各部。

  正常來說一般都要翰林三年才會安置,算下來孫祥趨的提升速度算快的,尤其是在杭州做知府,這是江南富庶之地呀,想到這里抬眸看向蕭贊育。

  “既然查證屬實,那蕭兄為何不直接稟報陛下,而是找我來了?”

  蕭贊育嘆息一聲,“調查是調查了,不過曹尚書將此事擱置了,并未作出批示,我這不是找你商議一下嗎?”

  張輔齡蹙眉,端起茶盞喝了一口,顯然蕭贊育并未說完全,這些證據里面,想來是有很多對聞尚書不利的證據。

  而這位吏部曹尚書,并不想得罪聞尚書,所以將此事擱置。

  抬眼看著一臉笑容的蕭贊育,顯然眼前這家伙是要打自己的主意。

  不過想到劉仁禮抵達通州十數日,行走在幾個縣郡,將每一處田野和宅地都摸查一邊,還查出如此多的隱疾,如此心性不就是當年的自己,抓著扶手嘆息一聲。

  “你說吧,讓我干什么?”

  蕭贊育噗呲一下笑了。

  “賢弟怎么如此表情,找你商議不是讓你怎樣,我們只是需要配合一場戲?”

  “戲?”

  蕭贊育點點頭,“對,此事已經查明,知曉的人甚多,當時我就是怕此事不了了之,所以特地下的正式公文,還讓吏部眾人傳閱了抄錄的證據,所以這事兒想要完全壓制是不可能的,只是需要一個引子將這事兒掀開。”

  張輔齡長吁一口氣,大體明白了蕭贊育的意思。

  “蕭兄是讓我做這個引子?”

  蕭贊育湊近張輔齡耳邊,詳細說了一番。

  張輔齡不斷點頭,最后眼睛有些放光。

  “好,那事不宜遲,我這就進宮,正巧手上有一事需要奏報陛下,你抓緊準備吧。”

  翌日,回春堂門前。

  龐霄已經去了大同,薛老大站在周恒和朱筠墨的身后,大嗓門盡量壓低聲音說道:

  “昨兒天擦黑,周老板已經來了,阿昌也跟著到了,我讓人送他們去了北山,北山的設備都已經調試完畢,今天可以開始釀酒和制藥了。”

  周恒點點頭,說道:“你們在門外說的時候,我聽到了,讓周知閔休息兩日,晚些我們去一趟北山,給他們備齊材料,也該開窯了,昨兒夜里就有人來回春堂打聽花鏡的事兒,這買賣是最急的,如若能搞到水晶也可以嘗試一下。”

  薛老大撇撇嘴,“作坊一個個建成了,那吃食的鋪子咋辦,現在靈山村的人都跟著各個作坊干活,雖然嘴上不說,我能感知他們更愿意做吃食。”

  周恒白他一眼,這貨就是著急。

  “別急,穩兩日,冰糖葫蘆可以先做上,這個不需要別的問題,北山作坊空余的地方足夠,你們辟出來一間用著就是了,需要什么自己去銘宇那里支銀子采買,這事兒不用問我你拿主意就行,至于別的我們稍微緩一下,畢竟現在鋪開的攤子太大了。”

  薛老大一聽這才咧嘴笑了起來,“有你這話就行,明日我去安排,冰糖葫蘆這個天氣最適合售賣,快過年了,孩童身上也有銀錢,買賣一定不錯。”

  周恒沒接話茬抄著袖,外面只是站了一會兒就覺得冷到骨頭里,朱筠墨和薛老大都比他穿的少,一個個沒有冷的意思,他抬手戳戳身側的薛老大。

  “什么時辰了?”

  薛老大扯扯衣領,“已經辰時末了,不是說巳時一刻放炮?”

  周恒擺擺手,“開始開始,沒瞧見看熱鬧的人都很多了,再者屈子平放出來的號牌至少有五十個,就這午時都看不完,趕緊開始放炮。”

  薛老大朝著身后吆喝一聲,“趕緊來四個小子,準備好火折子,我們要放炮了!”

  這嗓門不是吹的,一聲吆喝恨不得整條街都聽到。

  一瞬間,圍觀的人似乎多了幾層,幾個新人湊到前排,接過張安康手中的火折子,趕緊一字排開,站在火炮面前。

  薛老大吩咐道:“都小心些,點著引信就朝后跑,你們維持秩序的,讓人群退后三步,安全第一,行了點炮。”

  一聲吩咐,外圍拉著手的人將人群朝后推出去三步遠,一瞬間回春堂門前騰空了一些,四個小子叫著一二三,同時蹲下點著引信。

  砰砰砰砰,一陣絢麗的煙火飛起。

  隨著陣陣響聲,所有人都揚起頭,看向天空。

  雖然是白天,也能看到點點絢麗的色彩,如此別致的開業,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好多孩童被大人捂著耳朵,不斷歡呼叫著,開心的不得了。

  煙火放完,朱筠墨和周恒站在回春堂牌匾的下方,這里一邊有一個彩綢,用力一扯,一個碩大的牌匾顯露出來,上面寫著回春堂三個灑金大字。

  銘宇帶著幾個人,給圍觀的人發放了一個布袋子,里面有糖果,還有一個小冊子,上面是如何預防病從口入的小畫冊,遇到外傷怎么辦,如何自救。

  無論大人孩子,收到布袋子都打開仔細看著,糖果有的人直接打開吃了,有的人卻趕緊仔細收好,似乎想要分給家中人品嘗。

  不過里面那圖畫冊,倒是全都打開了,即便不識字也都看得明白,排隊的人也沒有急躁的,都安心等待著。

  德勝已經帶著所有坐堂大夫進入各個診室,屈子平招呼著病患,按照手中的號牌直接,分配診室,沒有就診的人員也都安排在候診區等候。

  這樣一番下來,排隊的人少了大半,外面還有很多看熱鬧的。

  周恒跺跺腳,他已經冷透了。

  “我們進去吧,這里太冷了。”

  朱筠墨擺擺手,“看著你沒那么瘦弱,怎么如此怕冷,和女子似的,你快些進去吧,反正我也幫不上忙,不如去北山看看,那里今日也開始勞作,總不能管了回春堂放任那里,我先去看看。”

  周恒點點頭,確實如此。

  阿昌剛剛到,這些所有的設備還有人員都需要進行磨合,不是一下子就能全部運轉起來,如若朱筠墨過去,確實更好些,畢竟新招的人員有很多莊子上的。

  朱筠墨已經招呼人走了,周恒拽緊衣領剛準備進屋,后面傳來一聲呼喊。

  “周院判請留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