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六章:官派學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宮宴繼續,淑貴妃坐了一會,心里惦記著那恢復體態的耳穴療法,不多時朝著皇帝看過去,掩著嘴低聲說了什么。

  皇帝笑了起來,朝她擺擺手,淑貴妃退了出去,太后也沒為難拍拍劉秀兒的手,示意她跟著過去。

  酒過三巡,皇帝已經有些微醺。

  周恒不斷朝著側門看去,朱筠墨回身見到周恒擔憂的面容,低聲安慰道:

  “你別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現在你是周院判,愁眉苦臉的干啥呢?”

  周恒朝前湊湊,低聲說道:

  “秀兒去了這么久還沒回來,也不知是否順利,此刻有些后悔讓秀兒去傳授貴妃耳穴療法了。”

  朱筠墨白了一眼,“女徒弟就是不一樣,在你心里比我重要多了是吧,好好看著歌舞,一會兒劉秀兒小姐就會被送回來的。”

  話音剛落,側門一個宮女引著劉秀兒回來了,微微垂頭腳步匆匆,完全沒有去的時候那樣從容,周恒瞇起眼趕緊看過去。

  見劉秀兒回到太后身側,太后似乎問了她什么,劉秀兒微微一笑只是搖搖頭。

  朱筠墨再度回身,“你看,這不是回來了?”

  周恒沒再多說,這里人多眼雜,說多了錯多,一會兒回去詳細問問就知道了。

  沒過多久,皇帝起身,方紀忠扶著皇帝走了,太后叫崔嬤嬤回去伺候,同時放蘇曉曉和劉秀兒回各自位置,周恒擔憂的心稍安一些。

  蘇曉曉和劉秀兒朝著朱筠墨和周恒走來,眾人漸漸散去,還未等二人說啥,一個身影走到周恒近前,不是旁人就是剛才在皇帝旁邊伺候的劉仞杰。

  “周院判請留步,既然陛下吩咐讓周院判負責太醫院的教學,我想還是去太醫院一趟,和眾人見一面為好。”

  周恒笑了,趕緊抱拳施禮。

  “左院判大人說笑了,這不過是陛下抬舉,再者陛下也說了,不用我每日點卯,如若有事直接去世子府或者回春堂找我就行。

  至于教學,左院判讓人過去找我就行,不過事先說好,想要跟著我學習,就和我的徒弟一個待遇,要跟著我在回春堂接診,跟隨他們一同考試,如若學不好,或者連續兩次成績不及格,別管是御醫還是什么,我一樣退回。”

  說完周恒不等他反駁,恭恭敬敬一抱拳,轉身和朱筠墨就走,劉仞杰嘎巴了兩下嘴,一時間很多話被噎回來。

  雖然這話說得非常氣人,不過仔細想想,人家說得沒錯,皇帝剛才就說了不用點卯,只是帶徒弟就行。

  至于能不能合乎他的要求,這自然是人家說的算。

  抿緊唇,想想太醫院剩下的這些御醫,一時間真的有些迷茫,到底派誰去呢?

  朱筠墨幾人乘車快速離去,見車子駛出宮門,周恒關上車窗,看向劉秀兒。

  “你剛剛去淑貴妃那里,遇到什么事兒了?”

  劉秀兒抬眸看向周恒,見幾人都看向她,趕緊笑笑。

  “二哥別擔心,沒有什么事兒,只是剛才不是傳授淑貴妃一人學習耳穴療法,她宮內的幾個宮女都跟著學習了,在傳授胎位矯正時,估計是覺得這里面的動作有些有些羞人,幾個宮女學著還一直笑,稍顯尷尬而已。”

  周恒點點頭,“淑貴妃沒有約束她們?”

  劉秀兒搖搖頭,“淑貴妃學得很認真,看著似乎沒有什么惡意,只是覺得好玩兒,二哥不要多想。

  不過回來的途中在御花園內圍了很多人,引著我的宮女說是去看看,然后自己去了片刻,等她回來我們才回保和殿的。”

  朱筠墨微微感到驚奇。

  “御花園圍了很多人?這個季節,御花園的湖水都冰封了,也沒有什么珍稀植物,暖房倒是有些,那里會有什么去,或者有什么熱鬧?”

  劉秀兒搖搖頭,“秀兒想著初次入宮還是謹慎些為好,所以沒去打聽,那宮女看了熱鬧沒說什么,只是腳步走得飛快,具體發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蘇曉曉一臉的八卦樣子,“還以為你看到什么秘事,害得我好擔心,不過到底什么事兒,能有很多人圍觀?”

  周恒看看劉秀兒,蘇曉曉的話他自動忽略了,這是自己找死,好奇害死貓,沒事兒少參與,尤其宮闈之內的事兒,看多了都容易被牽連。

  “秀兒做得對,行了明日開業,估計太醫院的人近日也會送來,德勝很忙,就讓小三兒帶著他們就行,不用當成什么御醫供著,既然做我的徒弟,那就一視同仁,白日在回春堂跟著學習我們的診治方法,晚上一起聽課,每十日的考試也一同參加。”

  劉秀兒詫異地看向周恒,咬咬唇糾結地說道:

  “他們沒學過這樣的醫術,突然之間跟著學習,怎么能跟得上,我們都已經學習了數月,現在掌握的還有生疏的地方。”

  周恒一抬手,毫不在意地說道:

  “你仔細教,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學習,再者都是御醫,成日接觸的患者很多,大多都年歲很大,經驗也非常足。

  就像屈大夫,當時不是聽了兩次就融會貫通了,想學自然是學得快,牛不喝水強按頭在我這里沒有,考試不及格,對不起回太醫院去。”

  朱筠墨咧嘴笑了起來。

  “這樣聽著,似乎御醫們很少會愿意來回春堂學習了?”

  周恒搖搖頭,“不來就是抗旨,自然是會分批來的,這對我們沒什么壞處,多了幾個免費大夫,何樂而不為?”

  張輔齡乘車剛抵達大理寺,還未進門,就聽到身后傳來喊聲。

  “張少卿留步!”

  張輔齡頓住腳步,回身一看,來人不是旁人,乃是吏部左侍郎蕭贊育,剛剛他也參加了宮宴,沒想到此刻竟然追到大理寺來了。

  微微遲疑,張輔齡朝著走到面前的蕭贊育趕緊施禮。

  “蕭兄怎么來了?”

  蕭贊育一臉笑容,抄著袖子埋怨道:“你這腳程太快,我們在后面追著都沒能趕上你的身影,怎地到了你的廨署還不能討杯茶喝了?”

  張輔齡趕緊請蕭贊育進去,二人均為一年進士,在朝堂上經歷也多有相似,都是中正之人,所以走動也很頻繁,張輔齡沒想太多,引著蕭贊育直接到了自己的房內。

  二人坐下,沒用下屬照拂,張輔齡親自斟了一杯花茶遞給蕭贊育。

  端起茶盞,聞著茶盞中的淡淡香氣,蕭贊育不斷點頭。

  “這茶很是清雅,賢弟怎么不驚訝我為何追你過來?”

  張輔齡淡然地笑了,喝了一口茶,臉上的表情也松弛下來。

  “如若我猜測不錯,蕭兄是因為一人而來?而此人與我,多少有著一些關系,此人就是通州知州劉仁禮。”

  蕭贊育點點頭,對于張輔齡能猜出來他毫不意外。

  臉上的神色也凝重了幾分,畢竟不避諱就好。

  “不錯,既然你已經猜到,我也直說了,想來劉仁禮也給你傳了消息,這通州可是大動作連連,先是懲治了當地武清縣的一個鄉紳張惠安,這個案子已經報刑部了,之后直接將武清縣縣令儲歡頻收監,這搜集的證據足有一尺厚。

  原本這儲歡頻在歷年考課都政績斐然,沒想到這次算是被查了一個底掉,除了貪墨賑災銀兩之外,還有改判罪責,之類的大罪,牽扯到原通州知州也就是如今的杭州府知府孫祥趨。”

  張輔齡一怔,前面說的這兩個案子他都知曉,不過后面的沒有得到消息,有些驚愕地看向蕭贊育。

  “蕭兄既然過來找我,那就是已經核查過此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