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八章:揣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朱筠墨一怔,想了想端起茶盞喝了一口,瞥了一眼老神在在的龐霄。

  顯然他也是認同周恒的說法,放下茶盞,呼出一口濁氣。

  “哎,剛剛我又急躁了,你說得也對,這和我有何關系?”

  周恒笑了一下,“就是如此,世子越是不屑的對待,他們也是摸不到世子的脈,人只有憤怒的時候,才容易出錯,才會口不擇言,我們聽著看著就好。”

  說到這里,周恒瞥了一眼窗外,斜對面就是瀟湘館,那個秋娘就掛牌在那里。

  一絲擔憂在周恒心里劃過,說不出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就是一閃而過的牽掛。

  腦海中,浮現了那一抹白色的瘦削身影,堅韌的如同勁草般,拂之不去。

  朱筠墨點點頭,“行吧,那就聽你的,我們就看著這些跳梁小丑上躥下跳,不過話說回來,你到底準備了什么禮物,真的不想跟我說說?”

  龐霄聽到這里,抬抬眼皮,微微咳了一聲,周恒忍著笑揚起下巴。

  “說了就沒有神秘感了,再者世子也不是女子,知曉這些干嘛,難道你今后還要為了照顧世子妃,去學習這些嗎?”

  朱筠墨眨眨眼,臉色微微泛紅,似乎有些明白了,周恒送的禮物是與女子妊娠有關的,不過越是如此越讓朱筠墨好奇。

  “我就是好奇,算了你不想說就不問了,自從上次入宮,我發現你還是最懂女人的,之前以為你是無意間聊起皇祖母的眼疾,沒想到你竟然細心地發現她是何種病癥,還準備了花鏡。

  看著祖母高興的樣子,我現在心里還是酸酸的,如此兩片琉璃,也不是什么珍寶卻被她摸了又摸,和小孩子一樣開心,在我的記憶里,似乎從未見過皇祖母如此開心過。”

  周恒笑了,這話真的沒法接,難道要給他講解人老了都會出現這樣的癥狀?

  旁人不說,皇帝看東西的動作就知道,他也眼花了,只是度數不大。

  不過給皇帝送花鏡就要考慮好,眼花代表老,你這是變相的說皇帝老了這是大忌,就像上次去宮里,見到皇帝的杵狀指,周恒都不敢多言一樣。

  想到這個,周恒神色一頓,朱筠墨敏感地發現周恒的異樣,湊過來問道:

  “想到什么了,如此嚴肅的樣子?”

  “世子記得上次入宮,陛下讓我給他診脈嗎?”

  朱筠墨點點頭,“記得,不過當時你沒診脈,只是觀察了皇伯伯的面色,說了一些什么主意肺病之類的話,之后皇伯伯也沒再追問,難道你沒說實情,或者有所隱瞞?”

  如此想法,讓朱筠墨一怔,嚴肅地看向周恒。

  周恒嘆息一聲,舉起自己的手掌。

  “我們正常人的手指,一般都是指尖要纖細一些,即便男子手指尖端也是圓潤的,而皇帝的手指我仔細觀察了一下,他是杵狀指,就是手指指甲根部的位置,到指尖就像一個鼓槌一樣。

  如此的變化不是短期的行為,至少有一到兩年才逐漸形成的,而這樣的變化預示著,肺部或者心臟有器質性的病變,長時間咳嗽有痰或者偶有咳血的現象,再或是午后低熱,消瘦,胸悶,呼吸不暢,這些是肺癆的癥狀。

  只是一直被御醫診治調理,所以癥狀并不明顯,不過這樣的病癥不進行系統治療,單靠湯藥,無法治愈。”

  龐霄聽完趕緊走到門前,打開門朝外看看,三樓只是聽到會議室有些許說話的聲音,走廊并沒有人,趕緊再度關好門,回到房內。

  “周大夫要慎言。”

  朱筠墨擺擺手,眼睛微微瞇起來。

  “也就是說,皇伯伯并不知道他自己的病情,而太醫院也并未和皇伯伯說實情?”

  周恒點點頭,“這些話,自然是不敢說,皇帝有病如若被外人診治出來,無論對錯都是大罪,這不可被外人道,周恒自是明白其中的關鍵。

  所以在宮中,一再搪塞沒有診脈,如今太醫院被清理了半數的御醫,隨即在此時又舉辦宮宴,還讓世子帶著我去參加,仔細想想愈發讓我不安,不知皇帝要做什么。”

  朱筠墨看看周恒,現在他才明白周恒所擔憂的是什么,起身來回走了幾圈,看向周恒。

  “我覺得這一點不用擔心,宮中所有的御醫都是世襲,除非犯了大錯才會被革職,即便皇伯伯想要讓外人入太醫院,自會有御史諫言。

  至于你所說皇伯伯的病癥,既然當時我們沒說,今后也不要說,朝中四位開府的皇子沒一個省油燈,拉攏朝中文臣武將,互相拆臺,黨爭之風甚行,皇伯伯不但不制止,反倒去掌握其中的平衡,讓人琢磨不明白其意圖。

  如若這時候傳出皇帝病重,還是肺癆,這樣的消息會讓幾個皇子殊死之爭,如若真到了那一刻,大梁國內憂外患,乃是亡國之象。”

  龐霄嚇了一跳,趕緊跪倒在地,臉上全是惶恐的神色。

  “世子不可妄言。”

  朱筠墨一把將龐霄扶起來。

  “霄伯不要擔憂,我們只是在這里說,再者這不是想辦法避開黨爭,我不想卷入其中,玩世不恭也好,頹廢無能也罷,我絕不可能給父王惹禍。”

  龐霄松了一口氣,看向周恒。

  “周大夫,此事既然當時沒有說,今后也休要再提了。”

  周恒真的不知道該說啥,這龐霄是真的擔心朱筠墨,才如此說的。

  不過自己又不傻,沒事兒說這個干嘛,這不是提醒一下,盡量保護自己,別一激動將自己推出去,真要是被留在宮中,回春堂咋辦?

  一個個一旦涉及到寧王,怎么都智商不在線?

  “這是自然,行了此事就這樣了,我們還是商議一下開業的事宜吧。”

  朱筠墨點點頭,“開業宜早不宜遲,既然這里都準備妥當,你的人員也都練習好了,那就開業。”

  周恒深吸一口氣,“宮宴之后,我們盡快開業,行了不說了,我先去給楊偉俊拆線,他似乎要跟著衛國公參加宮宴,我覺得可以帶著他,這是咱們回春堂的活廣告。”

  朱筠墨:“”

  龐霄:“”

  翌日。

  天剛亮,周恒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

  騰地一下坐起身,搓搓臉頰,現在不是賴床的時候,趕緊起身,不過那敲門聲還在繼續。

  周恒快步走到門前,一把將門打開,薛老大舉起的手還保持這敲門的動作,見到周恒趕緊停下。

  “該走了!”

  “讓人給我打水吧,我洗漱一下就出發。”

  薛老大讓開門口的位置,屈子平已經提著水壺走了進來。

  洗漱完畢,在屈子平的一頓武裝之下,周恒已經換上一身薄荷色的錦袍,寬大的袖擺雖然好看,真的像劉秀兒說的,非常的不方便,而且有些往里面鉆風。

  拽住狐領大氅兩根帶子,趕緊催促道:

  “行了,將準備好的盒子給我,我們去世子的院子。”

  幾人快速走到世子的院子,沒進屋就見到朱筠墨穿著一身騷包的紅色錦袍站在門前,晃悠著腦袋看向周恒。

  “你起的好晚,抓緊吃東西我們出發。”

  周恒一怔,“這么早?”

  朱筠墨看傻子似得,上下看看周恒,“那是自然,要先去看皇祖母,宮宴是午時,總不能宮宴開始的時候再過去吧。”

  周恒頓了頓,“那秀兒和蘇五小姐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