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三章:偶遇故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楊廣琛轉身上了馬車,那個隨從,抱著盒子坐在車轅上。

  車夫揚鞭一行人快速離開,周恒朝著一行人看了一會兒。

  周遭不少人,都湊過來,不敢搭訕周恒,倒是朝著一臉笑容的屈子平不斷打聽,啥時候開業,都能看啥病云云。

  周恒剛要轉身回去,余光似乎掃到一個白衣身影,眉頭微微一蹙,再度看過去,人群中并未發現那人。

  薛老大在身側戳戳他,“看到啥了?”

  周恒擺擺手,“你們先回去吧,濟陽琉璃閣的周老板那里回信兒了嗎,是否同意之前的提議?”

  薛老大一拍頭,有些懊惱地說道:

  “呀忘記了,兩天前就回信兒了,沒來得及跟你說,他已經帶著人手啟程,不過是陸路出發的,估計到京城需要十天時間,十二月十二左右能抵達,這次阿昌帶著人手跟著過來。”

  周恒擺擺手,“你去一趟北山,看看進度如何,聽世子說作坊這兩天就封頂了,那就在周邊將居所也建好,阿昌和周老板他們過來,需要住的地方更多,總不見得都住在世子府。”

  薛老大點點頭,“成,那我去瞧瞧,他們來了還需要置辦一些東西。”

  說完薛老大上車駛離,周恒看看路對面,腦子里面還想著那道白色的身影,可是看了一圈也沒瞧見,這東街甚為繁華,路對面有酒家也有藥鋪酒肆。

  再往南,還有一家瀟湘館,雕梁畫棟,門前均是彩綢花燈,不用多做介紹,那是什么地方一目了然,不過也算雅致。

  周恒甩甩頭,不再多想,裹緊大氅準備回去。

  就在此時,一個悅耳的聲音在身側響起。

  “恩公,沒想到真的是您。”

  周恒側目,那道白色身影已經走到近前,果然就是秋娘。

  一身白衣外面罩著一件兔毛披風,抬手間將風帽摘下,頭上帶著兩只白玉的蘭花簪子,耳上也墜著同色的兩顆珠子,朝著周恒輕輕俯身,臉上帶著一絲笑容。

  周恒一挑眉,趕緊退后一步微微頷首,算是見過禮。

  “秋娘,好巧你也來了京城?請進來一坐吧。”

  秋娘點點頭,跟著周恒進了回春堂,抬眼環顧一周,秋娘臉上都是驚訝的神色。

  “好些日子了,看著這處門市在修葺,還以為建造什么客棧酒肆,沒想到竟然是醫館,奴家昨日聽人說起,這里似乎叫回春堂,今日特地過來一看,沒想到真的碰到恩公。”

  周恒朝秋娘笑了笑,二人坐下這才問道:

  “你父親可還好?”

  秋娘點點頭,“父親身體已經大好,多虧了恩公的援手,不然父親早已不在了。”

  春桃端上來兩盞茶,放下后瞥了秋娘兩眼,這才離開。

  秋娘再度俯身,“奴家還不知恩公姓氏,就記得車馬上回春堂三個字,如若不是這個恐怕今日都找不到恩公。”

  周恒抬手示意她坐下,“我姓周稱呼我周大夫就行,不用恩公不離口,作為醫者治病救人就是糊口的差事,見到病患也不可能不救,大可不必如此。”

  秋娘點點頭,“好,那奴家就稱呼您周大夫,晚些時候秋娘會帶著父親一起過來,他雖說身體大好,不過咳嗽還是斷斷續續,他總是說年紀大了,能茍活已經不錯,奴家還是希望他能身體康健。”

  周恒想了一下,那老頭確實,阻塞性肺氣腫那么久,即便好了,這樣的天氣也很難舒爽,咳疾是無法避免的,不過看著秋娘的這身行頭,似乎他們日子過的不錯。

  “快了,這幾日就可以再度開業,到時候你找黃大夫給你父親再看一下,如若需要治療就好好治療,不需治療,那就食療調養,冬日保養好了,來年就能輕松一二。”

  秋娘嫣然一笑,極為認可周恒的話,抬眸看了一眼周恒,稍微頓了頓接著說道:

  “如此,那奴家就先告退了,等回春堂正式開業,再帶著父親過來,反正我們住的不遠。”

  周恒哦了一聲,沒有追問,只是若有所思地看向秋娘。

  秋娘起身,揚手指著斜對面的瀟湘館說道:

  “奴家和父親,暫居瀟湘館,在那里掛牌三個月,等攢夠了盤纏,秋娘還會隨著父親南下,故鄉已經看過,沒有什么牽掛,畢竟南方氣候溫暖也適宜父親養身體。”

  周恒聽明白了,看來這里非常的開化,雖然在你的瀟湘館掛牌,但是不賣身給此地,到了時日可以自由離開。

  見秋娘起身,他也站起身,屈子平替他將秋娘送出去。

  看著那抹白色背影,一時間有些失神,一個孤女能夠有個養父享受親情,哪怕是生活艱難,能讓父親身體康健,她的臉上也有了笑容。

  反觀他自己,雖然在這大梁生活的還算不錯,可母親外公是不是也這樣想他?

  估計會悲痛欲絕吧,周恒嘆息一聲,想回去似乎已是不可能,總不能還是那么幸運讓自己死而復生,兩世為人已經是幸運至極。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一陣,嘖嘖的聲音。

  周恒回頭一看,是蘇曉曉拽著劉秀兒站在身后。

  “嘖嘖嘖,周大夫這是后悔沒將人留住?瞧這意思,這位秋娘姑娘是找到好地方了,不要緊就是對面的瀟湘館,只要有銀子,那里也是附庸風雅的地方,更是男子銷魂的場所。”

  周恒抿唇,自己不過想念了一下母親,這女人真的是難以理喻,沒說話就朝著樓上走去,蘇曉曉惱了,向前一步攔住周恒的路。

  “你這人,怎么如此樣子,跟你說話也不打理,這算啥?盛兒和冬兒還在我們府上養著呢!你道謝都沒有嗎?”

  周恒頓住腳步,朝著蘇曉曉施禮。

  “多謝蘇五小姐多日的照拂,稍后周某就派人過去接兩個孩子回來,這些時日有勞了,放心會備上厚禮的。”

  說完繞過蘇曉曉,朝著德勝他們走去。

  “都過來一下,新人的學習如何了,我考校一下。”

  劉秀兒一把抓住還要說啥的蘇曉曉,壓低聲音說道:

  “你快別說了,二哥不是那樣的人,剛剛他看向秋娘姑娘的時候,我覺得是想到他的祖父了,秋娘姑娘再怎么可憐,還有一個養父可以盡享家人的關愛,二哥卻什么都沒有,你干嘛這樣刺激他?”

  蘇曉曉一把抱住劉秀兒的手臂,臉上都是討好的神色,微微嘟著嘴,似乎也有些后悔。

  “我......我只是沒想那么多,這不是忘記他失憶沒有家人的事兒了,你不要氣了,我只是覺得那女人如此找上門來,覺得這里面沒那么簡單。哦一個船坐著,回了京城,路上還賣身葬父,搞得那么貞烈大義,這會兒又在瀟湘館掛牌,怎么就那么多巧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