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七章:水至清則無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張輔齡嚇了一跳,趕緊起身朝著衛國公施禮。

  “衛國公此事要慎言,陛下的抉擇自有其道理,世子畢竟是世子,被人下藥十數年,如若不是碰上周恒,此刻恐怕性命堪憂,回京不見得是壞事。”

  衛國公再度嘆息一聲,眼中閃過一絲不忍。

  “老夫不是想管此事,即便想管也管不了,只是覺得無論是朱筠墨也好,還是朱孝昶都是老夫的至親,都不想他們卷入朝廷的各種爭端,茍活也好無為也罷,只要平安就好。”

  張輔齡沒說話,這不是他能妄議的,在和朱筠墨的幾次接觸中發現。

  這個寧王世子能匿名捐助,不求名利,還能為劉仁禮和周恒仗義執言,絕非他人口中的庸才。

  反觀朱孝昶,可以說是在眾多光環中長大的孩子,在太學文章時常被人提及,被人談論到他,所有人溢美之詞都恨不得全都放在他的身上,小小年紀也是謙謙有禮。

  不過越是如此越是讓人覺得太過刻意,不如放養的朱筠墨讓人看著舒服與真實,衛國公雖未明說,卻與這個外孫隔閡甚深。

  沒等張輔齡多說,衛國公起身便走,沒有多做停留直接離開。

  張輔齡送到門口,看著衛國公佝僂的背影,久久沒有說話,張萬詢湊了過來。

  “大人,這衛國公怎么了,可是要看病?”

  張輔齡搖搖頭,“明日你隨我入宮一趟,有些事兒不能拖了。”

  張萬詢自然沒話說,點點頭站在張輔齡后面,看看衛國公的背影,不斷搖頭,這些人太復雜,看不懂。

  回春堂三樓,朱筠墨放下杯盞。

  “經過就是如此,在他眼中,我是朱孝昶的叔叔,自然什么都要讓著他,畢竟他幼時喪父,可是誰又想過,我出生便沒了母親,他們都沉浸在母妃離世的悲痛中,將所有的責任和怨念,都加到我的身上,我又何罪之有?”

  周恒給朱筠墨倒了一盞茶,這些話憋在他心里不知多少年,即便跟龐霄估計也未曾提及。

  今日說出來也是好事兒,總比憋著強。

  “人這輩子,什么事兒都要經歷,每天發生的事那么多,就比如現在,你要做皇帝眼中的紈绔,要讓那位嫂子不舒服,要讓寧王放心,要賺錢好好做買賣,這樣多的事情,哪有時間去回味幼時的傷痛?

  只有閑來無事悲春傷秋的人才會回頭看,我們現在要向前看,比如商議一下回春堂何時開業,還有誰來幫著宣揚?”

  此言一出,朱筠墨沉默了,起身來回走了幾趟,眉頭緊蹙。

  “讓皇祖母來宣傳,你覺得眼鏡不可以大批復制,讓黃伯伯出面你又覺得是強買強賣,那我們用什么招數啊?”

  周恒想了一下,“今日衛國公來這里鬧了一番,我覺得不見得是壞事,至少明日此事將傳遍京城,回春堂的名號,在權貴之中,算是人盡皆知了。”

  朱筠墨看傻子一樣,看向周恒。

  “這是啥好事兒,要知道今日回春堂的人被打了,衛國公來了在這里大鬧,周圍那么多人看著,想瞞都瞞不住,你還覺得這是好事兒?”

  周恒很認真地點點頭,“凡是都有兩面性,不然不會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之說,不要將問題只看到眼前,表面看,今天回春堂被砸場子了,衛國公來了一頓大鬧,人也被打了兩個,醫館還差點兒被砸了,還敢跟太醫院叫板。”

  周恒頓了頓,仰頭看向朱筠墨,隨即接著說道。

  “可是楊偉俊,還在回春堂對吧?”

  朱筠墨瞇起眼,“你的意思是,利用楊偉俊,給咱們宣傳?”

  周恒不雅地翻了一個白眼,“什么叫利用,他現在是我們的患者,是金主,是衣食父母,肚子上插著一把刀,被十幾個人輪番抬來的,現在咋樣?

  沒死,手術后還醒過來了,這些人知曉了前面的事兒,是不是會接著打聽楊偉俊的死活?”

  朱筠墨上下看看周恒,“這招數行嗎?那楊偉俊想要傷愈還需要時間,他們能打聽出來什么?周邊都是鋪子里面的雜役,找他們能打聽到什么?”

  周恒突然感覺很無力,嘆息一聲湊到朱筠墨近前。

  “至于看到什么,需要我們去誘導,你不讓他們聽到一些,他們怎么去夸大去散播。”

  朱筠墨一臉疑惑,不過聽著周恒的這個建議,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不過反正不用花銀子,試試也無妨。

  “你說的算,想怎么散播就怎么來,需要人手下面這些侍衛都隨你調遣。”

  周恒唇角上揚,殷勤地說道:

  “如此甚好,我讓他們給世子準備些點心茶水,我這就去安排一下。”

  東暖閣。

  皇帝正在伏案處理奏疏,身側的大太監方紀忠快步走到近前。

  “陛下,大理寺少卿張輔齡張大人,帶著那個救治的護衛長張萬詢覲見。”

  皇帝抬起頭,搓著有些麻木的手,一臉疑惑地問道:

  “這個時間,是來謝恩的嗎?”

  方紀忠點點頭,“是,張大人說帶著張護衛長過來給陛下看看,當然還有從胸口取出的劍尖。”

  皇帝一頓,隨即一臉笑容地朝方紀忠揮手。

  “讓他進來,朕要看看,據說那劍插在心上,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方紀忠趕緊去通傳,片刻張輔齡帶著張萬詢來到東暖閣,二人覲見施禮后,皇帝看向張輔齡。

  “聽方伴伴說,張愛卿的護衛長拼死相救,此刻身體已然恢復?”

  張輔齡起身施禮,“是,這就是臣此次回鄉保護左右的護衛長張萬詢,上次求陛下讓太醫院救治的就是他,此時已痊愈特來感謝陛下。”

  張萬詢趕緊跪倒,“謝陛下救命之恩。”

  皇帝擺擺手,“速速平身,不過聽聞你胸口的殘劍,太醫院并無方法取出,而是將他送去清平縣,找周大夫醫治的?”

  張萬詢有些緊張,眨眨眼不知該如何回答,就答了一個是字,直挺挺地杵著。

  張輔齡趕緊上前,從袖中掏出一個琉璃瓶子,舉了起來。

  “陛下,這就是從張護衛長心前取出的那截殘劍。”

  方紀忠趕緊下來,將瓶子接過,呈到皇帝面前,皇帝舉起瓶子看向里面那一截殘劍,倒吸一口涼氣。

  他以為只是一個小小的碎片,沒想到這一截殘劍竟然有手掌長,如此長物插在人心前,能好端端地救活,瞬間讓皇帝瞪大了眼。

  “看來筠墨沒有夸口,這周大夫的醫術,真的讓人嘆為觀止,恐怕太醫院也無這樣的能人。”

  張萬詢站在那里,局促地看看皇帝,又看看張輔齡。

  剛才在大理寺,衛國公就讓他脫了衣衫,似乎這些大人都很喜歡見識傷疤,呆愣愣地抱拳說道:

  “陛下想看那傷口不?”

  皇帝一怔,如此突兀的一句話,讓他不知如何回答。

  張輔齡趕緊凝眉,示意張萬詢別亂說話,張萬詢一時間傻了眼,不是都愛看呀,好吧老老實實站在一側。

  皇帝此時才笑著,擺手。

  “那就勞煩張護衛長,給朕瞧瞧你的傷疤。”

  張萬詢咧嘴笑了,看來皇帝老子和衛國公一個口味,一扯身上的棉袍,瞬間胸口袒露,一道月牙形的傷疤出現在胸前。

  皇帝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走下臺階,來到張萬詢身前,張萬詢的身高足有八尺開外,比尋常人都高了一頭,皇帝比他矮了一頭。

  胸口的疤痕,雖然長并不猙獰,不過能愈合成如此樣子,皇帝也看得嘖嘖稱奇。

  “如此長的疤痕,張護衛長著實是一員猛將。”

  張輔齡此時卻拜倒在地,“陛下,今日帶張萬詢過來,還要向陛下稟報一事。

  張護衛長送去清平縣的途中,一直是太醫院的御醫跟隨照拂,不過抵達清平縣的時候,張萬詢傷口已經膿血不止,高燒昏迷。

  后經查,這是因為所使用的藥物霉變所致,臣思來想去,此時關系龍體安危,必須向陛下奏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