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六章:誹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之后,幾人談話都是將聲音壓到最低。

  周恒也懶得聽了,見薛老大將桌子上的食物都吃的差不多了,抬眼看向他。

  “吃飽了,我們就回房休息。”

  薛老大趕緊喝了一口水,詫異地看向周恒。

  這一桌子都是他吃得,周恒壓根就喝了兩杯水,什么都沒吃,難道不餓?

  擦擦嘴,站起身沒說話,跟著周恒朝后院兒走。

  這大堂里面,劃拳的聲音,還有談論生意的聲音,此起彼伏,當然還有很多議論都在新來的知州,薛老大看不出周恒的表情有什么異樣,不過越是如此他越是擔心。

  “你啥也沒吃。”

  周恒點點頭,“我不餓,先回房休息。”

  說著二人跟隨小二直接去了一處院落,這里獨門獨院,面積不大,但是非常僻靜,周恒還是非常滿意。

  打賞了小二,送來熱水,人撤了出去。

  薛老大以為周恒要沐浴,趕緊開門準備出去,周恒叫住他。

  “這院子似乎直接通路上,一會兒夜深了,我們去找找看,我覺得劉仁禮會在城中,明日就是最后期限,他無論如何都回來。”

  薛老大白了一眼,“帶著你去?算了吧,我的功夫,自己來回出入沒問題,要不我每個店鋪溜達一圈看看。”

  周恒沒再堅持,朝薛老大點點頭。

  “也好。”

  薛老大沒耽擱,趕緊回房換上一身打獵的衣衫,將自己包裹嚴實,這個季節,在外面蹲一會兒都能凍死。

  周恒就做在窗前等著,不知過了多久,炭籠已經填過兩次炭,窗口一響,薛老大鉆了進來。

  見周恒沒有睡,趕緊朝外面看看,這才關上窗,一邊抖落干凈身上的雪,一邊烤火。

  “這通州城內,所有有名有姓的客棧我都走了一便,咱那改裝的馬車特別寬大,一眼就能認出來,我去所有馬廄找了沒見著,我不死心又去客房找了,也沒瞧見人。”

  周恒聽完,沒有說多么擔心,喝了一口茶,對著薛老大笑了笑。

  “行了去睡覺,沒找到才安全。”

  薛老大有些懵了。

  “這大半夜折騰一圈,不就是為了找到人,找不到怎么還反倒覺得安全了?”

  周恒看了一眼薛老大,“這通州城內的人,和你相比,從相貌到身邊配備的人員以及馬車,誰更了解劉大人?”

  薛老大一攤開手,看白癡似得,看著周恒。

  “那有啥好問的,自然是我最了解劉大人了,車馬都是我給他找的,還有兩個小子是靈山村的,不用說看到正臉,一個側臉或者咳嗽一聲,我都能認出來,這說明啥。”

  周恒看著他的眼睛,“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這怎么還不明白了?”

  薛老大搖搖頭,喝了一杯熱茶,身上似乎也沒那么冷了,不愿意動腦子直接問道:

  “你跟我說說不就行了,太冷不想動腦子,不然又餓了。”

  周恒瞬間無語,“你這么了解劉仁禮都找不到他,這些素未謀面的人,能找到他嗎?”

  薛老大一頓,趕緊用力點頭。

  “對呀,我怎么沒想到,要么他們沒進城,要么就是藏了起來,不過藏的真夠深的,我都沒找到。”

  周恒打了一個哈氣,朝薛老大擺擺手。

  “行了,睡覺一切等明天我起來再說。”

  周恒起身將薛老大推了出去,砰門關上了,薛老大一臉懵,不過聽到打更的聲音沒多做糾結,去樓下躺下睡了。

  翌日,清晨。

  周恒早早起來,吃過東西也沒有出去,周恒就坐在二樓看向大街上。

  房間的西窗正好能看到衙門前的主街,二人就這樣守著。

  不知過了多久,兩輛車緩緩從眼前駛過,前面的一輛馬車赫然是回春堂打造的那輛。

  薛老大一下子跳起來,“來了!”

  周恒二話不說就下了樓,薛老大趕緊跟著。

  二人朝著衙門前走去,追上那車子的時候,車上的張主簿已經跳下來。

  能跟著劉仁禮來,官職沒想過,老老實實做當一個師爺的準備他還是做好了,所以現在不要想著是不是主簿,他就是師爺張懷遠。

  看著府衙門前聚集的人,張懷遠朝前施禮,未等他開口,一個身著官袍之人笑著迎上來,朝著張懷遠客氣地抱拳。

  “這車上的,可是新任知州劉仁禮劉大人?”

  張懷遠趕緊點頭,側身讓過對方的施禮,幽幽說道:

  “正是劉仁禮大人。”

  那人一聽趕緊朝后面擺手,后面的人都動了起來,小跑著將人叫了出來。

  畢竟天氣冷,總不能一直在外面站著,穿著一身官袍一會兒就凍透了。

  就在此時周易安從車上跳下了,放下一個馬凳,劉仁禮穿著官袍走下車。

  所有的官員分立兩側,趕緊見禮。

  “下官(老夫)見過知州大人。”

  劉仁禮沒有叫起,快步走進府衙,后面一地的人都有些尷尬。

  互相之間看看,一臉的不知所措。

  不過見劉仁禮已經進去,趕緊爬起來,跟著朝府衙里面走。

  外面一群看熱鬧的,也都沒走,就站在門口朝里面往。

  那些門房的人,此刻哪有心情管這些老百姓,只要不闖進來就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里面。

  張懷遠已經跟著劉仁禮進去了,不過周易安沒急著動,招呼著靈山村那兩個小子,在馬車上搬下來兩個包袱,隨后有一個短衣襟的年輕男子跟著周易安跳下車。

  周恒的位置被人來回擠著,非常影響觀看的感受。

  他回身看看,薛老大知曉自家公子的脾氣,趕緊雙手一叉開,將周恒兩側騰開一些空間,如此一來舒服許多。

  這些人進了院落,劉仁禮沒有急著走,而是回身環顧了一周,似乎要看看這里面都是什么人,這些官員趕緊臉上帶著微微笑容,似乎都想給劉仁禮留下一個好印象。

  劉仁禮環顧一周,“初來通州,今日是最后的赴任之日,讓各位久等了,不知哪位能介紹一下諸位,讓本官也熟識一下?”

  一院子的人,都怔怔地看著劉仁禮。

  人家不進屋,還客氣地說你們久等了,想要認識一下,這要給臺階啊。

  站在右手的第一位官員,趕緊朝著劉仁禮施禮上前一步,抬眸恭敬地說道:

  “下官乃通州通判薄淳荇,如若劉知州不棄,那下官就幫著引薦一番可好?”

  劉仁禮點點頭,“薄通判是吧,好那就勞煩你介紹一番吧。”

  薄通判一臉紅光,鬢邊的白發都顯得非常精神,指著周圍的人介紹道:

  “這位是通州州同徐茂長、縣丞萬鈞安、主簿張志平,三河縣令鄒毅柟、武清縣令儲歡頻、香河縣令王顯中、漷縣縣令匡照恩,還有當地的鄉紳代表,徐舉人、王舉人、張舉人等等。”

  劉仁禮環顧一周,沒有客套地寒暄,這些并不是他擅長的。

  再者,他不過是做過一個中等縣的六年縣令,就見過三四次知府大人,也都是在后面跟著,要他講話還真不會,所以只是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

  環顧一周,并沒有讓眾人進入大堂,而是依舊站在院落中。

  很多人冷的開始吸鼻子,如此一來就顯得有些尷尬了,所有人微微垂眸互相間交換著眼神。

  劉仁禮頓了頓,朗聲說道:

  “本官因何到通州赴任的,想必各位都知曉。對于本官來說,迎接接風這些都可有可無,處理好通州的政事才是關鍵。十一月二十本官就到了通州,不過并未進城,只是在周邊轉了轉,了解一些民情,有些事兒本官此刻就直接問一問,武清縣縣令何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