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章:特別的疤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個時辰后。

  周恒坐在花廳里面端著茶盞,看向院落。

  這里沒有梅園大,不過院子非常的精致,而且一直有人打理,里面的所有用具全部齊全,不用說這是皇帝吩咐的,從昨日搬出寧王府,到此刻不到一天的時間,如此迅捷真的讓人瞋目。

  回春堂的人住在東院,跟著朱筠墨回來的侍衛,居住在西院,后院還空閑很多地方,朱筠墨將茶盞放下,準備起身去看看周恒那里安置的情況。

  就在此時,龐蕭從外面急匆匆走進來,朱筠墨看向龐蕭,一臉的疑惑。

  “怎么了?”

  “主子,張輔齡大人到訪。”

  朱筠墨一怔,“他怎么來了,再者如何知曉我們搬到這里的?”

  龐蕭抿緊唇,“據說整個京城,沒有不知道皇上將原本的恭王府賜給主子做宅院的,還有很多御史準備彈劾呢。”

  朱筠墨一點兒都不意外,趕緊揮手。

  “算了不提這個,快請張大人進來。”

  龐蕭領命去了,片刻功夫張輔齡帶著張萬詢走了進來。

  “張輔齡見過世子,今日前來,就是帶著張萬詢叩謝您和周大夫的救治。”

  朱筠墨趕緊上前,將張輔齡和張萬詢扶了起來。

  “張大人快快請坐,無需如此介懷,遇到事兒你能想到我們,定是會傾盡全力去救助。蕭伯,請周恒過來吧。”

  龐蕭趕緊去請人,幾人分賓主落座,一個小廝捧上來茶盞,朱筠墨朝著張輔齡笑笑。

  “喝一杯周恒制的茶,看看口味如何?”

  張輔齡點點頭,端起茶盞還未掀開蓋子就聞到了一陣香氣,不甜膩卻在這冬日如沐春風般舒爽,打開蓋子,旌旗招展茶芽浮浮沉沉,隨著熱氣散發出來的香氣讓人眼前一亮。

  小嘗一口,果然沁人心脾,那張萬詢不管燙不燙,幾乎是一飲而盡,隨后不斷哈著氣。

  “真香!”

  張輔齡放下茶盞,笑了起來。

  “這周大夫醫術精湛,堪比起死回生之術,沒想到對一飲一啄也有如此深的研究。”

  朱筠墨跟著笑了起來,“是啊,他不喜咱們普通吃的茶餅,非要喝這種炒制的茶,可又嫌棄炒制的茶苦澀,然后加入鮮花窨制,讓茶葉沾染上花香,喝起來真的是不錯,皇伯伯也非常喜歡。”

  張輔齡看向朱筠墨,“世子怎么沒問,我們是如何知曉世子喜遷新居的?”

  朱筠墨搖搖頭,一點兒都不甚在意地說道:

  “沒啥好奇怪的,寧王府的事兒,也不是什么秘密,滿京城的人都知曉,因此有些什么變故,定然備受關注,再者這里曾經是恭王府,多少人的眼睛盯著,皇伯伯將它賜給我,有些越制了,可這是皇伯伯的體恤,難道我還要抗旨不成?”

  張輔齡想了想,覺得朱筠墨說得在理,心中最后一絲擔憂也散去很多。

  “世子所言甚是,君恩浩蕩這是世子的榮幸。”

  話音剛落,周恒邁步進來,看到張輔齡和張萬詢先是一怔,隨即警惕地看向張萬詢,回身疑惑地看了一眼龐蕭,龐蕭垂著頭沒說話。

  周恒趕緊上前,給三人見禮。

  張輔齡趕緊起身,朝著周恒鄭重地一躬到地,周恒嚇了一跳,趕緊側開身子,一臉的驚慌,口中不斷催促道:

  “張大人這是干什么,折煞周某了。”

  “僅僅是傳遞了一個字條,就將張萬詢送去清平縣,當時他的狀況有多不好,我非常清楚,這太醫院幾乎全員出動,都沒人敢動這劍尖,你對張萬詢是再造之恩,而張萬詢是因救我受傷,這情我銘記于心,所以周大夫,這禮你受得起!”

  張輔齡說道這里已經非常的激動,側目示意張萬詢上前拜謝。

  張萬詢沒啥說得,撲通一下跪在周恒面前,磕了三個頭。

  這一通下來,真的讓周恒有些懵了。

  當初真的沒想這么多,張萬詢是為了處置劉仁禮的案子受傷的,救治是應該應分,這樣的大禮說實話還不如給點兒東西實在。

  周恒頓了頓,趕緊扶起張萬詢。

  隨后看向張輔齡,嘆息一聲說道:

  “張大人,不要如此介懷,當初救治張萬詢護衛長,真的沒有想這么多,您是為了義兄劉仁禮的案子被刺殺,救人是我等應該做的,再說您能派快船將人送到回春堂,是對周恒的信任,如此的信任,還有什么好說的,只能拼力救治。”

  張輔齡抿緊唇,用力拍了一下扶手,臉上帶著一絲遺憾。

  “此案雖然已經了結,可追查只是到戶部侍郎,至于再深的涉及,就無法追查了,一個柴文河的水患,就牽扯如此多的官員,而今年一年遼北的旱災,江南的水患還有幾次,難道真的都沒有問題嗎?想想都覺得震驚,皇上為了賑災撥款,都節儉后宮的開銷,而這些官員在做什么?”

  張輔齡的話帶著幾分牢騷,可見是氣得不輕。

  不過這話,誰都無法接下去,朱筠墨就是一個被排擠的皇親貴戚,周恒更是一介草民,二人就這樣看著張輔齡。

  半晌,張輔齡嘆息一聲。

  “老夫失禮了,今日聽聞世子搬遷,想要過來看一眼,還要跟周大夫登門道謝,另外還有一件事兒。”

  說著張輔齡示意張萬詢,將之前繪制的那幅畫拿出來,張輔齡遞給周恒。

  “這是審理孟孝友的時候,他回憶起讓他作偽證之人,右掌心有這樣一個疤痕,孟孝友還堅稱,那疤痕是燙傷,并非割傷,我想了一下,還是拿給你看看或許能有別的發現。”

  周恒接過那幅畫,別說畫的非常傳神,不是那種工筆畫,而是極為寫實的一種畫法,與素描有所相似,不過周邊用了水墨勾涂,周恒差點兒以為碰到穿越者了,稍稍穩穩心神,這才仔細看向傷口。

  果然,這傷口看起來就是燙傷,從左至右橫在手掌中間,不是那種非常表淺的燙傷,從畫中可以看到掌骨的形態已經根根顯現。

  并且此人除拇指外的四根手指,都朝著掌心的方向勾起,這個形態非常奇特,就像韌帶短了形成的。

  不過手指并未出現燙傷的痕跡,如此收縮的形態就讓人有些費解。

  一般人被燙傷,第一反應是甩開,所以要么指尖也被燙傷,要么只是比較表淺的燙傷,像這樣深達肌肉層的燙傷,一定是故意為之,難道是......

  “張大人可有刑罰是燙傷手腳的?”

  張輔齡搖搖頭,“大梁偷盜者斷手足,不過沒有燙傷的刑罰,拷問的時候會用刑,不過一般都是鞭撻,烙鐵也都用于胸腹之上,至于私刑就不得而知了。”

  周恒舉起手,看向自己的掌心,如若不是受刑,也不是意外燙傷,那么為何要燙傷自己的掌心,而且下手如此狠厲,難道掌心有什么?

  觀察了一頓,也沒有看出什么,除了掌紋,確實沒有什么,難道這年頭還需要什么掌紋開啟的鎖頭?

  就在他看向畫作一角的印章時,周恒突然想到,古人還有一種黥刑,不過那個都是在額頭或者顴骨上進行刀刻針刺,然后涂黑染墨,這樣算是一輩子都請洗不掉。

  難道這個人掌心有什么印記,就是類似這樣的東西,無法用普通的方法除去,只能如此毀壞?

  張輔齡看向周恒,從他的神態就感覺到,似乎周恒想到了什么,趕緊起身湊到近前。

  “周大夫你想到了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