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四章:難道是她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后怔住了,看著朱筠墨一瞪眼。

  “你這小子這是何意?”

  朱筠墨臉上非常的正色,起身朝著太后施禮,這才說道:

  “孫臣是讓周恒給太后查看一下身體,禮物需要檢查后才知曉是否合適啊!”

  太后這才笑著點點頭,“行了,上前來吧,不就是給哀家查脈象。”

  周恒這才微微抬起頭,朝著太后再度施禮說道:

  “聽世子言,太后有些眼花,看東西非常模糊,遠處人影還能看個大概,越是近處越是看不清,所以今日周恒想給太后測一下視力。”

  太后一聽瞬間來了精神,要說享樂,這宮中不缺吃穿,什么珍貴的東西都見識過,可是自己身上啥樣只有自己知曉,這年紀大了,看東西非常費力,有時因為這個還極為煩躁。

  此刻周恒已經將一個卷軸打開,朱筠墨倒是不客氣,找了一個架子將卷軸掛在上面,和周恒確認的距離的遠近,周恒這才掏出一個木把勺子遞給太后,示范了一下使用的方法。

  “太后您瞧,就是這樣遮擋住一只眼睛,我們就可以查另一只的視力,你看前面那副圖畫,我會用木棍指著,你告訴我看到那個圓環開口的方向就行,不用說用手指指出方向,像這樣。”

  周恒用木勺子扣住右眼,左眼瞪大,看向卷軸,上下左右,邊比劃邊說。

  太后點點頭,將勺子接過去,這樣的檢查一輩子也沒遇到過,還覺得蠻新奇的,躍躍欲試地準備妥當。

  “哀家聽明白了,你快去指。”

  周恒趕緊走到卷軸前,用小木棍,指著上方一行最大的一個問道:

  “太后娘娘您瞧瞧,這開口在什么方向。”

  太后趕緊向下指了指,隨后周恒趕緊向下移動,嘗試了二十多次,沒想到她竟然能看到下方的一行圖形。

  周恒隨后又測試了太后的另一只眼,結果基本一致,周恒松了一口氣,按照太后的年紀,如今快八十歲了,雙眼只是花已經算是保養的非常好了。

  如若來個白內障青光眼啥的,真是難以處置,手術倒是容易,可矯正視力太復雜了,總不至于自己去制作人工晶體吧,沒這技術和材料,想都不要想。

  周恒收起卷軸,還有木棍和勺子,這才拎著藥箱走到太后近前,撩起衣袍還要跪,太后急了。

  朝著周恒一揮袖子,盯著周恒,似乎想要看清他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現在無人,不要搞這些繁文縟節,天天見人跪哀家,煩著呢,你快說這眼睛可以治愈?”

  周恒笑了,“太后莫要急,治愈是做不到的,不過可以讓您立馬看清眼前的一切,不至于這樣昏花一片。”

  太后一聽,來了精神,如同小孩兒似得,抓著朱筠墨和周恒的手。

  “快說說看,是什么東西能讓哀家看清楚?”

  周恒打開箱子,在里面找到四個小盒子,這是之前讓琉璃閣的周老板打造的花鏡鏡片,然后找工匠,用包金的工藝做的鏡框,兩個鼻托都是金屬的,金閃閃的非常貴重,在鏡腿兒的位置,還拴著一條金鏈子,這樣即便不戴,掛在脖子上也不容易遺落。

  太后看著這樣的東西有些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做,周恒找到一個標注三百的盒子,將眼鏡的腿打開,將那金鏈掛在太后的脖子上,然后將眼鏡兒架在她的鼻梁上。

  太后逼著眼不見,睫毛微微顫抖,周恒這才說道:

  “太后娘娘,張開眼看看!”

  朱筠墨也湊過來,蹲在榻前抓著太后的手,臉上有些激動。

  “皇祖母看看孫臣,你是不是能看清孫臣的臉了?”

  太后,這才張開眼睛,看到湊近自己的大臉,瞬間嚇了一跳,抬手捂著胸口朝后挪了挪。

  就在這時,她的動作頓住了,趕緊湊近大臉,抬手捧著朱筠墨的臉仔細端詳,瞬間眼淚流了下來。

  “小墨呀,這是皇祖母的小墨呀!三年不見,沒想到小墨愈發與你父親相像,玉琳你瞧著是也不是?”

  太后朝著身后的崔嬤嬤問道,那崔嬤嬤趕緊上前,仔細看看太后臉上的這幅眼鏡,驚訝的有些失態。

  “娘娘能瞧見人了,墨世子與寧王殿下確實是相像,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奴婢恭喜太后,這眼疾恐怕有二十年了,怎么吃藥也不見好,恭賀太后重見光明。”

  太后美滋滋的,也不計較這老仆什么重見光明這些不倫不類的夸贊,不過能看清眼前的一切,讓太后非常開心。

  拉著朱筠墨和周恒的手,笑著說道:

  “玉琳說的不錯,這是哀家最為滿意的禮物,可心!小墨費心了,還有周恒,你這個大夫真的讓哀家大開眼界,竟然靠著一個透明琉璃鏡子讓哀家見到清晰的一切,這心思了得。”

  朱筠墨眼睛一轉,一把抓住太后的手蹭了蹭。

  “孫臣就是想念皇祖母,這才讓周恒費盡心機研究此物,今后如若有宮宴什么的,您就戴著出去,好好端詳他們,看看這些王公子第,是否有一個比孫臣英武的?”

  太后仰頭笑了起來,周恒整理里一下藥箱,拿出一盒藥水,遞給太后。

  “太后娘娘,這是明目的藥水兒,不用內服,只要睡前滴一滴在眼睛里面就行,秋冬季節人眼睛容易干澀,普通舒肝明目的藥物,很難達到眼睛的位置,還是眼藥水兒的效果更好。”

  太后趕緊接過去,遞給崔嬤嬤。

  “這個仔細收著,哀家就是晨起眼睛干澀的難受,晚上看暗處幾乎一片模糊,那疏肝理氣的藥湯喝了不知道多少年,還是這個老樣子,真的有些夠了。”

  周恒知道,其實這是維生素缺乏,暫時沒有什么好方法,不過有個方法倒是可以試試。

  周恒看向崔嬤嬤,問道:“不知嬤嬤給太后準備什么水洗臉?”

  崔嬤嬤怔住了,“就是普通的溫水啊,不過這皇宮中的用水都是西山的山泉,非常甘甜。”

  周恒點點頭,“今日晚上開始,給天后娘娘用綠茶水洗臉吧,綠茶泡好除去茶葉,只用茶湯,可以先洗眼睛,然后洗臉,既能明目又能保濕皮膚,這是冬日的不二佳選。”

  太后趕緊朝崔嬤嬤揮手,“快記下來,今日哀家就這樣試試,人老了到處都是干,眼干臉干手腳也干,很是難受,如若眼睛和臉上能好了,哀家就高興了。”

  朱筠墨起身,朝著太后說道:

  “皇祖母,孫臣該告退了,皇伯伯送了孫臣車馬使用,這會兒也該回去了,不然耽擱皇伯伯的正事兒,就是罪過。”

  太后一把抓住朱筠墨,手上的力量不小,能感受到太后的激動。

  她抖抖嘴唇,似乎有很多話要說,不過最后都化作一笑。

  “小墨有空就帶著周大夫進宮來看看哀家,你們今天送哀家的禮物,哀家著實滿意,如若有你父王的消息,也給哀家送來一些,哪怕只字片語也好。”

  朱筠墨用力點點頭,抿著唇沒再多說什么,跟周恒快速離開壽寧宮。

  這一路,朱筠墨沒再說話,臉色緊繃著,至于后宮的其他人,朱筠墨并沒有去看,二人出宮后,朱筠墨下皇帝的車輦,跳上周恒坐的車子,二人直接回了寧王府。

  馬車剛停穩,朱筠墨就鉆出車廂,管家朱三福已經等在車馬前,湊近朱筠墨一臉擔憂地說道:

  “世子,王府內回來人了。”

  朱筠墨一怔,這寧王府回來個人還需要這樣通報的,沒有幾個人,突然神情一頓,看向朱三福。

  “難道是,她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