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八章:別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半個時辰后,幾人分乘兩輛馬車,出了寧王府。

  朱筠墨拽著周恒的袖子,不斷在旁邊給周恒做著介紹,這里是什么將軍的府邸,說得如數家珍。

  雖然離開三年,能感覺到朱筠墨對京城還是有幾分了解的。

  不過最后朱筠墨嘆息一聲,對周恒埋怨道:

  “你說你,咱們都說好了,一起開買賣,你怎么叫著蕭伯出來看鋪子就不叫著我?”

  周恒臉上露出難色,“我以為世子要進宮復命,畢竟剛回京,總要露個臉才是。”

  朱筠墨毫不在意地擺擺手,晃悠著腦袋說道:

  “父王說了,做好紈绔子弟,那就要有個樣子,什么知曉禮數都不是紈绔子弟該懂的,我就要讓人知道我不懂事兒,橫沖直撞,惹是生非,只有這樣才能讓皇伯伯放心,寧王府才會得到安寧,至于那女人,不回來算完,回來我也要好好鬧一鬧。”

  周恒看看朱筠墨,這小子似乎進益不小,竟然能想到這一層。

  “不過該去還是要去,抱大腿是必須的,要讓皇帝知道你需要抱他大腿。”

  朱筠墨點點頭,“不急不急,等兩天再說,我們進京第一時間,他們就會知曉,我早早去了反倒顯得心里有隔閡,不談這個,也不知道朱三福那個狗東西修葺的如何,如若弄得不好,我就將他掛在門上。”

  說話間車子已經停了下來,龐蕭在外面說道:

  “主子,鋪子到了。”

  朱筠墨第一個鉆出車廂,雖然外面寒冷,不過能伸直了腰還是非常舒服的。

  周恒也跟著下來,這鋪子從外面看就非常的寬敞,三層樓粉刷一新,屋頂的琉璃瓦都十分耀眼。

  門上掛著巨大的一個牌匾,上面回春堂幾個灑金大字非常顯眼,兩邊的對聯也和清平縣的回春堂一樣,只是在匾額的一角多了總店兩個字。

  薛老大的馬車也停了下來,朱三福連滾帶爬地跑過來,趕緊朝著朱筠墨揚起笑臉。

  “世子,這鋪子已經裝修的七七八八,就差房間內的一些布置了,我全都是按照圖紙,找最好的工匠施工的。”

  朱筠墨抬腳,將朱三福踢開,完全得到周恒的真傳。

  “別擋路,前面引著我們進去看看。”

  朱三福沒有不高興,反倒笑嘻嘻地在前面引著幾人往里走,在他看來,這就是親近,旁人可沒這個待遇,隨即如數家珍的介紹道:

  “按照圖紙,一樓進門是一個分診臺,這里有一個環形桌,人可以進入里面,您瞧這里是可以組裝的。左手邊是掛號劃價的窗口,右手邊的是取藥窗口,這周圍是候診區,我們做了五十個座位,這邊有水臺,可以泡茶。”

  朱筠墨是去過清平縣回春堂的,那里一樓的診堂確實是狹小了一些,天天下面一群等候看病的人,烏央烏央的,聽著嘈雜的聲音腦殼都疼。

  這里的設計就合理多了,見朱三福手中有圖紙,朱筠墨接過來看看,果然上面和圖紙一模一樣,寬敞的大廳利用的非常合理。

  “這里原來是干啥的?”

  周恒差點兒笑出來,自家的鋪子曾經是干啥的都不知道,周恒也真真的服氣。

  朱三福一臉笑容地湊過來,“這里曾經是兩個鋪子,左邊我們站的這個位置曾經是布行,右邊那曾經是一個酒樓,不過生意慘淡,接到世子的命令,我就趕回來收回了兩處鋪子,然后將兩側打通,統一粉刷修葺的。”

  周恒點點頭,已經朝著右側的診室走去,圖紙是他繪制的,這里還能摸到點兒門道。

  一間間診室都非常的明亮,空間比清平縣的回春堂大了許多,一共是六間診室,還有兩個急診換藥室小型手術室,最右側朝著南側街道有一個角門,上面掛著急診兩個字。

  周恒滿意地點點頭,別說這里真有幾分醫院的感覺了,隨后幾人上了二樓,上面的手術室,一下子擴大成了四間,輪換消毒也罷,同時手術也行,都能用得上。

  里面打造的手術床,尺寸也非常的準確,伸手摸摸上面的羊皮都是上好的。

  至于手術室對面,那十幾間是病房,當然樓上還有會議室和兩間辦公室,還有十幾間病房,里面事與據悉的物件都擺放整齊。

  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能做到這個程度,真的是上心了,周恒看向朱三福。

  “朱管家辦事真的靠譜,做的不錯,每一處都非常的精致,不過我瞧著病床還沒到位。”

  朱三福趕緊躬身施禮,臉上的笑容看著都覺得膩得慌。

  “周公子莫要急,按照圖紙上的設計,里面還有很多東西沒到,柜子床還有后院作坊里面的架子和工具,因為我們一次性要的太多,他們還要等三兩日能送來,我這邊加緊催著。”

  朱筠墨一聽后院,瞬間眼睛锃亮,自從上次喝了周恒帶去的高度蒸餾酒,再也忘不掉那個味道,還從周恒那里偷了一大桶,換上精美的小壇子,封存后送去大同,寧王對此特別的滿意。

  “后面可是做了那酒精作坊?”

  朱三福搖搖頭,“設計上有,一個是這里空間不夠,二一個是,這鐵匠我找了一圈也沒有能搞明白的,畢竟里面有些組裝的環節,怕是輕易動手,反倒將設備都毀了。”

  周恒點點頭,這個當初也是在自己的監控下制作的,回身看看薛老大。

  “之后讓薛大哥跟你去一趟,他對著個比較熟悉。”

  幾人之后去后院轉了一圈,這里的后院很小,就幾間房子,看來也只能用來做食堂和消毒房,制藥的空間是沒有了。

  不過想想也理解,這里是京城,別管是什么年代,凡是京城自然要寸土寸金,這前面的三層樓的建筑面積,加在一起絕對有兩千多平方,如若再有個后院,什么買賣能賺回來租金。

  回身看看朱筠墨,“如若世子今天不進宮,那么我們去那處京郊的荒山轉轉如何?”

  朱筠墨晃著身子,“這個自然沒問題,昨晚聽霄伯說,那里山腳下正好是我們家的莊子,看看能不能弄點兒野味兒回來,坐船好幾天嘴巴淡出鳥來了。”

  薛老大聽完朱筠墨的感慨,瞬間看向周恒,周恒一臉詫異地瞪了薛老大一眼。

  “這樣突然看我干嗎,嚇我一跳!”

  薛老大嘟囔著,“世子都被你教壞了,成天鳥掛嘴上。”

  周恒一頓,薛老大趕緊朝一側挪挪身子,以為周恒要踹他。

  周恒瞥了他一眼,隨即看向朱三福。

  “朱管家,這里有籮筐嗎?”

  朱三福一怔,“這里怎么會有籮筐。”

  朱筠墨看看周恒,不解地問道:“你要找籮筐看什么?”

  周恒朝朱筠墨笑笑,“忽然想起,兒時也是這樣的天氣,祖父在樹林邊給我逮麻雀,然后烤了吃,那味道非常特別,要不我們今天試試?”

  一說這個朱筠墨來了興致,朝著眾人一揮手。

  “趕緊的動身去莊子上,路上去王記買幾碗骨湯餛飩,我已經有三年多沒吃過了,不知道是不是原來那個味兒。”

  眾人趕緊上車,朱筠墨和周恒一輛車,剩下的人一輛車,不過這次朱筠墨沒在自己的車上,鉆上周恒的車,一上車朱筠墨怔住了。

  “我說你怎么大老遠的也要將馬車帶過來,原來這里面有玄機啊,咦別動!你還藏吃的,快跟我說說這是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