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五章:蝴蝶????玉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和朱筠墨,都側頭看向劉仁禮。

  周恒實在是難受,不想說話,而朱筠墨覺得劉仁禮就是個憨憨,智商陣發性歸零,實在不想多說,二人都朝著船艙的方向走去。

  劉秀兒扯住劉仁禮的衣袖,叮囑道:

  “此刻世子也在船上,守衛森嚴,兄長還是聽世子的安排吧,再者不要耽擱行程,早日赴任才是要緊的。”

  劉仁禮朝著妹子笑笑,“好,聽小妹的,我也回去了,讓回春堂的人處置吧,治病我幫不上忙,不過你是不是找些舊衣給那女子送去,我瞧著她穿著單薄,看著很是可憐。”

  蘇曉曉白了劉仁禮一眼,“劉大人回去歇息吧,都說了不管,那就徹底放手,這船是世子租賃的,還是以世子的安置為準。秀兒過多接觸對她不好,并非我們冷漠,這賣唱女你知曉她經歷了什么,一起抵京已經容易落人口實了,如若大人覺得可憐,就送自己的大氅過去。”

  說完,扯著劉秀兒的手臂走了,劉仁禮想想,不再多說,剛剛他真的差點兒將自己的大氅脫下來蓋在白衣女的身上,嘆息一聲回了自己的船艙。

  周恒回到船艙,屈子平扶著他坐在床上,小六子端著茶盞,還有一個藥瓶走了進來。

  “老板,暈船的藥制好了,您現在服用嗎?”

  周恒勾勾手指,小六子趕緊將茶盞送過去,里面是姜茶,吹了吹用姜茶送服了兩顆藥丸,老姜的味道極重,熏得周恒有些辣眼睛,不過瞬間惡心的感覺輕了不少。

  趕緊端著茶盞,將剩下的姜茶都喝了,張嘴不斷哈著氣,示意小六子退下。

  屈子平走進周恒,將那女子留下的東西遞給周恒。

  “老板,這是那女子塞給我的,不知是什么東西。”

  周恒此刻也有了點兒精神,看著他掌中的一團手帕,朝屈子平揚揚下巴。

  “打開看看是什么?”

  屈子平趕緊走到周恒近前,將掌心攤開,一團白色手帕里面裹著一塊玉石吊墜兒,玉石的成色不算多出眾,不過自然形成的一個蝴蝶紋路非常漂亮。

  上面拴著一根繩子仔細辨認一下,應該是棕褐色,不過年代久遠已經有變成黑色,有些地方已經磨損的要斷了,拔開珠子的連接處,才能看到原本的顏色。

  周恒將吊墜兒,墊著那塊手帕舉起來嗅了嗅,上面沒有故意涂抹的香料,只是似有似無帶著一絲蘭花的味道。

  周恒將東西放在床上,朝屈子平擺擺手。

  “東西先放在這,我稍微休息一下,你去告訴德勝該抗炎抗炎,該化痰化痰,不用省著用藥,下船前我要那老翁能自己行走,這樣等我們下船后,他們愿意怎樣都與我們無關。”

  屈子平點點頭,今日他們沒敢上前也是怕惹得一身騷,畢竟這船上出現這倆人,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好,那我這就去傳信兒。”

  周恒想了想,抬手叫住屈子平。

  “等等,孟孝友及其子和那御醫也押上船了是吧?”

  “是的,他們在底倉。”

  “派人盯著了?”

  屈子平點點頭,“就是為了防備萬一,霄伯將他們周圍都換成侍衛把守,這樣可以萬無一失。”

  周恒搖搖頭,“這世上就沒有萬無一失的事兒,不過他們幾個現在也沒什么大用處了,只是送到張大人那里,將這個賑災的貪腐案更加完善,至于御醫也是留著宮里解決,阿昌做的辟毒丹給他們吃兩粒,小心防范為好。”

  屈子平點點頭,這才端著托盤退下了。

  周恒調整了一下姿勢,瞥了一眼炭火盆,此時吃了止吐的藥丸,似乎肚子開始咕咕叫,不過船上都是一些餅子之類的吃食,周恒實在難以下咽,倒是有些骨湯不過還是不想喝。

  一翻身準備睡一會兒,估計睡著就不會餓了。

  躺下沒多久,周恒正在似睡非睡的時候。

  房門吱嘎一聲響,周恒瞬間繃緊了神經,伸手緩緩伸入懷中,抓著一個藥粉包,這里面是加料的藥粉,撒到身上臉上堪比辣椒粉的效力。

  那人進入房間,似乎沒有靠近周恒,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還有什么金屬的動靜,這樣重手重腳,絕對不是刺殺的人。

  周恒一翻身坐起來,瞬間將炭盆邊站著的人嚇著了,此人不是旁人竟然是朱筠墨,他身子一抖,一點兒液體從手中灑落。

  正好滴在炭火上,瞬間滋啦一聲響,周海嗅了嗅,這是肉湯的味道?

  難道,朱筠墨給自己送吃食來了?

  周恒趕緊跳下床,朱筠墨瞪著他吩咐道:

  “得了,你別動,就是被你嚇了一跳,看看這骨頭湯撒了多可惜?”

  周恒點點頭,一臉不解地看向朱筠墨。

  “世子怎么想著給我送湯來了?”

  朱筠墨舔舔嘴唇,將手中那個臉盆大小的鐵鍋坐在炭火盆上,別說大小正合適,瞬間湯鍋就翻滾起來。

  “船上冷啊,我這不是覺得沒什么事兒,你還不舒服,想要過來陪陪你,咱們一起喝點兒湯,再者吃點兒之前在二號院吃的火鍋,你不用擔心我讓霄伯去弄了,薛老大也搞到新鮮的蔬菜,你就等著吃吧。”

  周恒一怔,沒想到為了一些吃食,將這幾個不搭邊兒的人勾搭到一起,還能通力合作,這船上能有什么新鮮菜,不過是船員準備的蔬菜罷了,不用說薛老大這是去偷菜了。

  正想著,門再度打開,薛老大和龐霄端著一大堆東西竄了進來,薛老大放下東西還去門口檢查了一番,隨后將門插上。

  “你們這是要......”

  薛老大過來,放下一個支架,隨后放上一個帶洞的木板,將炭盆放在中間,剛剛那個鐵鍋,剛好從洞里面露出來。

  龐霄將食盒里面的各種盤碟擺放在桌子上,除了沒有豆腐,這里面有蝦、泡發好的木耳、粉絲、還有一盤花甲,肉和青菜自是不必說了,一碗紅紅的底料放在最下面,薛老大取出來,用筷子撬動一側,將其滑如鍋中,顯然這底料是早就準備好的,周恒不解地看向薛老大,這些人難道早就有所預謀?

  “這料,誰做的?”

  “旺財啊,我這些天磨著他做了好多碗,這里面有羊油,冷了就凝固了也不容易壞,那些辣椒我們幾乎全用了,等到了京城再去尋。”

  說完薛老大坐下,攪動湯汁,瞬間味道竄出來了,周恒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嚕了兩聲。

  朱筠墨端起一盤肉,直接滑入鍋內,隨后將白菜葉也丟進去,似乎他對白菜和羊肉的混搭有著一種執著。

  一變色,他擼起袖子,撈著肉就吃,一口下肚,不斷晃著腦袋。

  “味道不錯,就是這個味兒,趕緊的都吃啊,不然都沒了。”

  周恒一看,抓起筷子就去搶食,薛老大他搶不過,龐霄惹不起,那是會功夫的人,只有自己動作快點兒才行。

  別說,這鐵鍋夠大,一鍋的肉和菜都多,一筷子下去,撈了不少,蘸上料汁,周恒滿足地吃了一大口,著味道真的是無敵。

  “趕緊將木耳丟進去,這個煮一下就可以吃。”

  朱筠墨點點頭,端著木耳直接全都倒里了,薛老大拿著大勺子,不斷攪動,看著滾開的湯汁,朱筠墨已經在吞口水了。

  周恒看著朱筠墨的樣子,抿抿唇沒忍住,疑惑地問道:

  “世子,你們梅園的廚子是你嫂子派來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