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三章:紈绔子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點點頭,環顧了一周看看身側的幾個人。

  “剛剛劉大人和世子接了圣旨,下月要趕赴京城,我也要隨著進京。”

  德勝幾個怔了怔,瞬間給周恒拜倒。

  “恭賀師尊!”

  周恒看看這些人,一揮袖子。

  “有什么好恭喜的,行了起來吧,我去一趟梅園商議一下,如若去京城短時間回不來,張萬詢要怎么辦。”

  張萬詢一骨碌從病床上跳下來,伸手抓住病號服裹在身上,恭恭敬敬地給周恒施禮。

  “周大夫,別將我丟在這里,我跟你們回京,至少一路上有我保護你們啊!”

  周恒看他一眼,“你不是感到胸悶,身體不適嗎?”

  張萬詢一臉哭喪,一把抱住周恒的腿,差點兒哭出來。

  “沒有胸悶,周大夫我好著呢你看。”

  說著,張萬詢從地上爬起來,原地跳了跳,朝著自己胸口砸了兩下,咚咚直響。

  周恒白他一眼,“德勝再給他看看。”

  德勝忍著笑,湊近張萬詢,用聽診器查看了一遍,隨后朝著周恒躬身抱拳說道:

  “師尊,我瞧著,張護衛長運動一番,這心率沒有那么差了,如若多走動走動,似乎問題不大,并非我們擔憂那樣。”

  張萬詢一臉希翼地看向周恒,等待著周恒的回答。

  周恒點點頭,“行吧,那就給張萬詢辦理出院,讓他回梅園等候。”

  聽完周恒的說辭,張萬詢趕緊跳起來。

  “黃大夫快給我辦出院手續吧,我要去梅園。”

  周恒沒在理會,出了病房叫著薛老大直接去了梅園。

  一路上,薛老大不斷看向周恒,他能感覺到周恒的糾結,到了梅園門前,沒有像往常那樣沖進去,將馬車停好,這才開門叫周恒。

  “我們到了。”

  周恒抬眼一眼,依然到了梅園門前,這才跳下車。

  薛老大將韁繩丟給門子,追著周恒走了進去。

  “你這是咋了,去京城難道就不回來了?”

  周恒瞥他一眼,其實去京城不是壞事兒,只是現在周恒的產業,全都在清平縣,回春堂已經辦的有聲有色,擴張是必然的,不過他真的沒想好直接到京城開醫館,畢竟京城的水太深。

  可是聽那口諭的意思,顯而易見,朱筠墨必須回京,做好他的紈绔子弟,劉仁禮是去通州上任,而自己這個被帶過去的人,難道只是帶過去?

  “先見世子吧,之后我們再商議。”

  薛老大沒說啥,跟著周恒的步子,二人快速來到聽雪閣,小廝遠遠看到,早已將門簾打開,朝著周恒施禮道:

  “周大夫里面請,世子已經在等您了。”

  周恒沒說話,二人趕緊進去。

  朱筠墨遠遠看到周恒,朝他招手,龐蕭站在一側吩咐人上茶。

  “你怎么才來,我以為剛剛會直接跟我回梅園的。”

  周恒看看二人,顯然他們對自己的到來并不意外。

  “世子,蕭伯,我剛剛去回春堂了,張萬詢在那鬧,不想出院,剛剛處理完畢,所以此刻才過來。”

  小廝將茶盞奉上,所有閑雜人等都退了出去。

  朱筠墨拿出一封信,遞給周恒,周恒臉上帶著疑惑,接過來打開一看。

  這是寧王的書信,上面沒有幾個字。

  大意就是,這次賑災之事,必然會引起京中的注意,或許會讓朱筠墨回京,如若是這樣安置,那就拖延一下時間,在年前回去就行。

  直接回寧王府,不用在意他的名聲,專橫跋扈也好,吃喝玩樂也好,無需太沾染正事,若是去太學讀書,萬不可沾染馬政,切記切記!

  周恒將信箋折好遞給朱筠墨,朱筠墨扯著信箋的一角,放在燭臺上引燃,隨后將灰燼丟在茶盞中。

  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寧王這是早就看到皇帝這步棋的意圖,所以早早布置,讓朱筠墨當紈绔,做一個無用世家子,這是免得引火燒身啊。

  “看來寧王已經想好回去的事宜了,不過寧王府,似乎還有兩位主子吧?”

  周恒說完喝了一口茶,看向朱筠墨。

  朱筠墨點點頭,“既然要當紈绔,做一個專橫跋扈之人,這些也都好辦,那就無需講究什么禮數,該怎么肆無忌憚就怎么來,如若被欺負直接找皇伯伯,是他讓我回去的,再者我身體不好不是,受不得氣。”

  龐蕭在一旁躬身說道:“寧王府的名聲太好了,這才是寧王殿下最為擔憂的事兒,那我們就反其道行之,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周恒深吸一口氣,看向門外的方向。

  “劉大人此去更是困難重重,這次賑災雖然小有成效,可是樹敵太多,雖然張輔齡大人能護得一時,卻無法永遠庇護在其羽翼之下,一切還要看他自己。至于我這次隨行,不知世子是何建議?短期行事,還是......”

  朱筠墨湊近周恒,眼睛冒著光,賊兮兮地說道:

  “你的醫術,我是非常認可,既然讓我當紈绔,那總要有所作為,至于這個作為不是旁的,我們就聯合起來做買賣如何?你有能力、有徒子徒孫、有手藝,而我就是有錢、有房產。我希望你將回春堂搬到京城去,如此一來也不用擔心濟南府的壽和堂搞事情,到時候你自是要跟我去面圣,如何打開局面這些我想難不住你。”

  周恒的心松了一下,他不是不想去京城,確實所有的產業都在清平縣,這里的一切已經上了正軌。

  二號院所產的成藥,產量已經是最初的六倍,按照他們現在的銷售量,用七八個月都用不完,前些天,他甚至想要控制一下產量,而且也動了想要開設分號的念頭。

  濟南府他是真的不敢去,不是怕壽和堂,而是濟南府劉仁禮樹敵太多,他去了那就是給人家找了一個宣泄的口子,所有的憤怒都會朝著他而來。

  至于周邊的縣城,如若開設分號,所投入的資本一個至少兩千兩,他手頭也不過就兩千多兩現銀,如若都投入進去,還是非常心疼。

  此刻,朱筠墨想要投入,這是最好不過的,他出店鋪和運轉資金,而自己只是出人員,如此一來別說一家分號,就是開設幾家分號也是可行的。

  這兩個月,回春堂培養出的人員近三十個,這些人只要進行一段時間的實習,完全可以獨當一面。

  周恒抬眼看看朱筠墨,趕緊起身施禮。

  “世子所言極是,京城我們是人生地不熟,周恒不過是一名醫者,行醫看病不在話下,可如若是要自己去張羅這些,真的有些力不從心,關鍵是真沒銀子啊!”

  龐蕭輕咳了兩聲,見周恒又要哭窮,趕緊打斷了他的話。

  “周大夫,這房產鋪子寧王府有,這些年皇上賞賜的田產土地,王妃大多都置換了城中的鋪子,這樣便于管理,也少了些麻煩,我們只需提前派人回去將鋪子收回即可,至于運營的銀兩,這個不成問題,現在談談分成的問題吧。”

  周恒眨眨眼,起身轉悠了兩圈,隨即說道:

  “談分成啊,這個無需談,世子定下就好,周恒絕無異議。”

  朱筠墨一怔,側頭看了一眼龐蕭,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視財如命的人,竟然能不和自己討價還價談分成,難道還有什么想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