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二章:連升三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尖利的嗓音,不用多做介紹,周恒一眼就看出,此人是宦官,穿著白鷺服的宦官,這是啥意思,難道是皇帝面前的紅人兒?

  未及多想,劉仁禮已經跪倒,庭院內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周恒仔細聽著。

  “奉天承運皇帝敕曰:濟南府清平縣令劉仁禮,學識廣博,腹有經綸,經柴汶河水患一事當仁不讓,安置災民,協領鄉紳,賑濟救災,治理鼠疫之患,政績斐然,深得朕心,故命劉仁禮升任通州知州,于一月后至通州赴任,欽此。”

  如此一個圣旨,讓在場之人全都震驚了。

  一個七品芝麻縣令,一躍跳級晉升為從五品知州這個晉升速度跟坐火箭似得,這是連跳三級啊。

  那宦官宣讀完畢,看著地上跪著的劉仁禮,提醒道:

  “劉知州接旨吧。”

  劉仁禮趕緊叩拜,聲音帶著顫抖,眼眶已經濕潤,控制著雙手的顫抖,伸手接過圣旨。

  “謝陛下恩典!”

  那宦官朝劉仁禮笑笑,“恭喜劉知州升遷,咱家還有旨意要宣布,畢竟這賑災一案震驚朝野,陛下欣喜異常,想著要賞賜眾人,不知寧王世子可在這里?”

  劉仁禮一怔,隨即看向院門口的位置,果然周恒和朱筠墨他們就站在那里。

  朱筠墨聽到聲音,帶著龐霄趕緊上前,鄭重其事的跪拜。

  周恒他們在院落內的人,沒啥說的趕緊再度跪好,垂頭聽著口諭。

  那傳旨官看看朱筠墨和龐霄,趕緊說道:

  “傳陛下口諭:筠墨若身子調理好了,就月底前返京吧,三年未見朕甚是想念,聽聞給你調理的大夫醫術驚人,似乎還參與了賑災救治,就一并帶著進京,朕另行賞賜。”

  朱筠墨和龐霄,趕緊叩拜領旨。

  周恒一怔,著實被嚇了一跳。

  這是干啥?

  咋還有自己的事兒?

  我就是個大夫,想要在這清平縣好好開醫館過日子,怎么就就就被帶著進京了?

  傳旨完畢,此人并未多做停留,和朱筠墨閑聊了幾句帶人直接走了,可謂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人一走,整個縣衙瞬間熱鬧起來,唯獨周恒站在角落,一臉的心思。

  就在周恒走神兒的時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你想什么呢?”

  周恒著實被嚇了一跳,趕緊回頭,發現不是旁人正是蘇曉曉。

  臉上瞬間的惱怒,煙消云散,畢竟這丫頭惹不起,惹急了這丫頭就動手,誰受得了啊。

  “沒事,就是覺得口諭怎么還讓世子帶著我,有些不解。”

  蘇曉曉翻了個白眼,“喂,差不多就可以了,你怎么就不能謙虛一些?”

  周恒一怔,“啥?這都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沒有搞懂,怎么讓我謙虛?”

  蘇曉曉嘆息一聲,“這意思都不知道,劉仁禮連升三級,這就是獎勵賑災的救治得力,世子回京,這也是一種態度,就和三年前默許世子來清平縣養病,是一個道理。而你無官無祿無爵,還不是天子門生的讀書人,要給你點兒賞賜還真的有些難,所以才讓你一并入京,這要是給陛下看過病,你的生意還要擔憂嗎?怎么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呢?”

  周恒看看蘇曉曉,沒想到這丫頭不光是體格好,能打架,這腦子也不白給,這樣的問題都能想明白,比一般男子都強,不過他不想進京。

  “此事稍后再議吧,我先回醫館。”

  說著周恒頭也不回的走了,蘇曉曉在后面跺腳,嘟著嘴巴一臉憤恨。

  “這人怎么是個呆子,如此好事兒,他怎么還不高興?”

  朱筠墨和龐霄已經走了過來,剛剛他們二人的談話,這倆人都聽得清楚,周恒一臉心事的樣子,朱筠墨多少有些不解,側身看向龐霄。

  “霄伯,似乎周恒并不想隨我入京。”

  龐霄點點頭,“周恒是個聰明人,他不愿參與政事,如若清平縣不是要賑濟災民,還有鼠疫橫行,我想他并不會參與其中。”

  朱筠墨和蘇曉曉都頓住了,想想確實如此,周恒最初似乎并不想參與,不過是被劉仁禮的那個結拜給嚇到了,這才幫著出謀劃策,進行賑災治理疫情。

  “不想去?可是皇伯伯都下旨了,這不去能行?”

  龐霄看向周恒的背影,沒再說話。

  周恒坐著薛老大的車,回到回春堂。

  剛一上樓,就聽到張萬詢的喊聲。

  “張護士,張護士趕緊讓廚房給我做飯,這都什么時辰了,餓了餓了!”

  周恒順著聲音上樓,薛老大看周恒臉色不好,趕緊跟著也上來。

  張安康站在門前,對張萬詢說道:

  “張護衛長,我們老板說了,你今日可以出院,如若需要我安排馬車送你去梅園,聽說已經安排車輛要送你回京了。”

  張萬詢擺擺手,“我不走,這里吃食好,那啥我胸口還有些悶,一會兒找個大夫給我再聽一下,對了我胸悶。”

  周恒臉色一沉,這貨就是一個貪吃鬼,估計覺得旺財煮飯好吃,還可以叫酒菜,這是要賴在這里吃冤家了。

  想著已經快步走到病房門前,張安康看到周恒,趕緊給他讓開位置。

  周恒快步走進去,張萬詢似乎沒想到周恒能這么快上來,神情一怔,隨即將手中的一塊蘿卜全塞到嘴里,咔哧咔哧咀嚼起來。

  周恒二話沒說,走到病床前,勾勾手。

  指示意張安康,將張萬詢的衣衫解開,張萬詢倒是配合,吞下口中的蘿卜,沒用張安康動手,一把扯下身上的病號服,赤著上身,啪嘰躺在床上。

  周恒接過張安康遞過來的聽診器,在張萬詢的胸前聽了聽,尤其是心臟的位置,不時地來回移動。

  不過這次檢查的時間有些長,平時都是聽幾下,周恒就收起聽診器,這次足足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

  眼看著周恒的眉頭緊鎖,張萬詢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一個是冷的,一個是心里突然沒底。

  “那啥,這咋聽起來沒完了?”

  周恒手指放在唇邊,比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別說話,你一說話,我這里聽不清。”

  “咋咋了?你倒是給句痛快話,我這是”

  周恒沒回答,再度聽了一會兒,眉頭緊鎖,朝著張安康擺擺手,要來診斷手冊,跟張安康低語幾句,張安康瞪大了眼睛,撒丫子朝外面跑,不一會兒,德勝和小三兒他們都上來了,一臉緊張地看向周恒。

  “師尊,能確定嗎?”

  周恒蹙眉點頭,將聽診器遞給他們。

  “你們仔細聽聽,就在心臟周圍,讓張萬詢用力呼吸試試,之前沒愈合,還真的不好斷定,這會兒傷勢已經好了,完全可以確診了。”

  德勝趕緊上前,和周恒檢查的手法非常相似,還是在張萬詢的身上好一個聽,之后眉頭緊鎖站在周恒身側。

  后面幾個也接過聽診器,仿佛不死心般,跟著聽了一遍。

  張萬詢心里瞬間沒了底氣,最初以為周恒在騙他,不過看著這些人的狀態,越來越覺得不對,難道自己真的有什么隱疾?

  身上沒有病號服的遮擋,張萬詢愈發的感覺寒冷,抖抖身子,環顧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周恒的身上。

  “周大夫你給句痛快話,我到底咋地了?”

  周恒搖搖頭,“如此短時間內也無法確定,要不然還是留院觀察幾天吧,張安康通知霄伯,暫時不讓他出院了,留這里觀察吧,畢竟心臟的問題很嚴重,不適宜長途跋涉,我們進京之后,讓馬令善暫時為他調養。”

  回春堂的幾人,都一怔,驚訝地看向周恒。

  “進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