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四章:接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朝身后擺擺手,屈子平早就過來了,那手術告知書已經準備妥當,送到男子眼前,一條條介紹了一遍,那男子接過筆簽上名字,按了手印,老漢跟著屈子平去交押金。

  周恒再度吩咐道:“來人,將患者安排在三號病房,先換上擔架,人抬到換藥室,清創處理。”

  隨著周恒的命令,診堂內的人員動了起來,銘宇早就叫了雜役,將擔架放在木板邊緣樹立起來,幾人合力將男子扶起來側臥,再度放下那人已經在擔架上。

  看到幾人熟練的動作,老漢臉上的擔憂,也弱了許多。

  要知道在家,兒子絕對不讓碰,碰到就疼得嗷嗷叫,如此被翻轉然后放在擔架上,竟然沒疼,讓他有些吃驚。

  “兒啊,如若疼了不要忍著。”

  周恒剛要上樓,目光頓了頓,瞥向老漢,這啥意思,我們沒不讓喊啊?

  男子搖搖頭,看向老漢說道:

  “爹爹休要擔心,人家沒碰到我的傷處,不疼的。”

  老漢這才點著頭起身,摸索了半晌身上找到一個布包,里三層外三層打開,里面是幾塊兒散碎銀子,周恒瞥了一眼就知道,這點兒銀子住院押金都不夠。

  抬手叫來銘宇,隨即吩咐道。

  “押金那二十兩銀子就算了,這次就當他是我們請來參加新藥試驗的人員,簽署好相關協議就好。”

  銘宇一頓,趕緊抬頭看向周恒,見他不像在說笑,這才點點頭,去翻找之前準備的協議,隨即請那老伯到一側去詳談。

  周恒直接上樓,去了換藥室,馬令善和王三順也跟著上去準備妥當,片刻人送上來被放在診床上。

  男子眼睛到處看,這樣都是蠟燭和玻璃的房間,他哪里見過,再加上旁邊的平車上全是各色的金屬器械,看著就很嚇人。

  他帶著幾分不安和緊張,用力抓著擔架扶手。

  王三順朝他笑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郭耀輝。”

  “郭耀輝別擔心,我們先檢查一下你的腿傷,跟我說說當時怎么傷到的?”

  男子看看王三順,緊張的心稍微放松一些。

  “家里面上房梁,誰知道那房梁壓根沒卡在凹槽里面,直接脫手滾了出來。我聽到有人叫,一回頭才看到,不過躲已經來不及了,小腿直接被砸上,幾人抬起來木頭,才將我從下面拽出來,當時就是腿腫,然后有一道很長的劃傷,找人看看,說是不大要緊,讓敷藥養養,誰成想越是養越是嚴重,最后渾身都腫了,見我如此樣子,我未婚妻他們家,當即想要退親”

  說道這里,郭耀輝再也說不下去,目光盯著遠處,臉上全是落寞。

  周恒聽著,手上沒有停。

  這小子還是太年輕啊,被現實打擊的輕了。

  甩甩頭沒有評論,已經將傷口的膿性分泌物取樣,吩咐馬令善將換藥室的燭光調亮。

  那處傷口,此時已經深可見骨,周恒用棉簽擦拭膿液的時候,多次碰到深處,男子并未感受到疼痛,周恒的眉頭緊緊蹙起。

  耽擱的太久了,感染太嚴重,按照他現在的癥狀,已經是早期的膿血癥,和腿傷相比全身的抗感染更要快速進行。

  “王三順準備一下,給郭耀輝試敏,然后先抗炎治療,馬令善準備局麻,清創去腐肉。”

  一聲令下,兩人趕緊動了起來,王三順取來剛才做試敏的注射器,換了一個無菌針頭,給郭耀輝在手腕內側做了試敏。

  郭耀輝咬著嘴唇,害怕的將目光避開,不過沒有想象中的疼痛,這才回頭看看,發現王三順早就處置完畢,手腕上不過多了一個水泡一樣的小包。

  剛要用手摸,周恒出言制止了他的動作。

  “別動,現在要看看你是否對藥物過敏,如若癢痛跟我說,這新藥就不能用,需要換藥。”

  郭耀輝點點頭,趕緊將手放下,剛才說話的時候,他真的覺得那處很癢,不過聽說新藥如若癢了就不能用,瞬間瘙癢的感覺沒了。

  馬令善舉著兩瓶液體,不斷給郭耀輝沖洗傷處,周恒在脛骨上端和踝骨上端,開始進行局部麻醉,等待了一會兒,周恒用鑷子戳戳傷處。

  “疼嗎?”

  郭耀輝搖搖頭,“能知曉你戳我腿,不過不疼。”

  周恒點點頭,“行,那我們開始了,你傷口這里已經嚴重的腐敗,最深的地方到了骨頭,這些必須清理干凈,我們為了保住腿,盡力試一下好嗎?”

  郭耀輝用力點點頭,此時已經說不出話,他明白這個大夫雖然年紀最輕,說話做事絕對有板有眼,人家說得明白,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腿,所以要努力嘗試一下,當然保不住也就是自己的命了。

  周恒示意王三順將遮擋的布簾掛上,如此一來郭耀輝看不到他們在做什么,周恒看了一眼王三順。

  “給郭耀輝輸入鹽水,快速大量進行沖洗,稀釋體內毒膿血癥的感染密度,然后等待試敏結果。”

  說完,王三順趕緊找血管,進行輸液。

  周恒接過他們配置的酒精,開始沖洗患處,馬令善走過來,幫著周恒撐開傷口,里面的膿血快速被沖洗出來,隨后周恒換了鹽水,再度大量進行沖洗。

  就這樣,沖洗了三四瓶后,周恒才停住手上的動作,大量的膿血沖洗干凈,下一步就是縫合,不過這樣的感染面沒法愈合,只能再度清創。

  周恒捏著傷口,開始剔除腐肉,將創面修剪平整,周恒趁此機會,從破損處檢查了一下脛骨和腓骨,非常慶幸,只是看到脛骨上的一處骨裂,并未發生移位,從上之下又捏了一遍,周恒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開始從肌肉層縫合,一層一層,處理好,并且在最下方留下一個引流條,擦拭好創面,抬眼看看,王三順已經給郭耀輝換上一瓶青霉素。

  周恒瞥了一眼,郭耀輝的手腕內側,那試敏的位置,早就看不出來,這算是一個最好的消息了。

  馬令善將傷口包扎,周恒吩咐道:

  “外面用夾板固定一下,他脛骨有骨裂,位置還算好,沒有錯位,固定好就將病患送回三號病房就行,讓小六子先照顧一夜,他不是要做護士嗎?患者的點滴會持續一夜,尿不會少,隨時照看著。”

  說完周恒出去了,王三順將擋著患者面部的簾子扯掉,幫著馬令善打夾板,患者現在浮腫嚴重,這夾板必須松緊適度。

  片刻,二人合力打好,馬令善回頭看向郭耀輝,沒想到這人竟然睡著了,呼嚕聲不斷。

  王三順見馬令善不說話,也看過去,瞬間笑了起來。

  “估計這些天都沒睡好,麻醉后不疼了就瞬間睡著,可以理解,我現在去叫人。”

  翌日,天剛剛亮。

  小六子坐在床邊的一張椅子上,床上的郭耀輝砸吧砸吧嘴,瞬間小六子張開眼,見郭耀輝抬起左腿似乎要翻身。

  嚇得小六子趕緊拽住,這要是一腳蹬在傷腿上,昨晚兒干的活豈不是白干了。

  活動受限,郭耀輝再度翻回去,沒醒接著睡過去,小六子看著他的傷腿,有些犯了難,如此要像個辦法,不能讓他如此隨意活動,還不能太過受限。

  轉頭的時候,小六子看到輸液架子,眼前一亮。

  趕緊起身,找來一個布條,爬上椅子,將布條掛在架子上,然后把郭耀輝的腳掛在布條上,如此一來,郭耀輝就無法踹倒這條腿。

  抬手摸摸郭耀輝的額頭,將體溫計夾好,桌子上的沙漏流完后,小六子取出體溫計走到窗口,仔細看看,溫度已經下降到三十八度二。

  還行,一夜無事,體溫還下降這么多,一陣自豪感,讓小六子臉上掛著笑。

  小六子美滋滋地走到床頭進行記錄,就在此時,房門一響,周恒進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