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七章:誤打誤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回頭看向劉秀兒,劉秀兒也知曉自己反應太大了,趕緊捂著嘴巴,站起身。

  “哦,我來了。”

  周恒看向薛老大和銘宇,神色稍微頓了頓,提取青霉素還需要一些東西,想到這里趕緊轉身回來。

  提筆寫了一串名字還有需要的數量,這才將紙遞給薛老大。

  “薛大哥,這是需要下一步準備的東西,有了這些,我們才能進行新藥的提純,不然還是無法制作新藥。”

  薛老大看了一眼,食鹽、堿、醋、活性炭,別的都好說,這活性炭仨字他認識,可啥意思就不知道了。

  “這活性炭啥意思?”

  “能買到無煙炭就行,回來我們自己制作活性炭,不過你們是否聽過綠礬?上次你去的藥材市場應該有賣的。”

  薛老大搖搖頭,不過并不擔憂一擺手說道:“我自個打聽去,只要有名字就行,銘宇給我拿銀子準備熏肉大餅,再拿一壺酒。”

  銘宇看了一眼周恒,見其點頭,這才帶著薛老大下樓,周恒他們幾個也跟著下去。

  剛到樓下,就看到個一身污垢的少年被抬著進來,臉上手臂到處都是擦傷,一臉的血看著就很瘆得慌,兩個抬著他來的男子一臉的焦急。

  馬令善朝后面看看,朝周恒微微搖頭。

  顯然,這個人并不是他所說的那個病患,可是來了也不能轟出去,周恒走上前,那抬著人來的家屬卻將周恒撥開,看了一圈,似乎馬令善的年紀最大,趕緊朝著馬令善施禮。

  “大夫求你幫我們治一下傷,這小子上工的時候,沒留神從高墻上滾了下來,不知道傷到骨頭沒有。”

  馬令善臉色一沉,將身子一側,朝著周恒施禮。

  “這位是老夫的師尊,令善不善傷科,還是請師尊給看看吧。”

  頓時,那兩個抬人來的啞火了,尤其是出手推了周恒那人,看看自己的手,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個老大夫叫這個少年郎師尊,師尊也就是說這個少年郎的醫術遠遠在這老大夫之上?

  靠,剛才自己干了啥?

  心下一驚,撲通一下跪倒,匍匐在周恒面前,身上控制不住地顫抖。

  “大夫,求您救救我侄兒,他他”

  周恒已經走向木板,板子上的男子非常年輕,還非常的瘦弱,手臂臉上全都是血,不過雖然看著嚇人,并未有骨折的地方。

  周恒墊著紗布,轉動傷者的頸部、腰部、手臂、雙腿,擦傷表面已經冒出一層油脂狀的水滴,這樣的擦傷非常痛苦,不過并不危機生命。

  可是當周恒手指觸及少年身體的時候,明顯感受到少年一哆嗦,牙關緊咬,并未張開眼睛,渾身繃直,雙臂雙腿都是硬邦邦的,并且身上的溫度相當高,周恒瞇起眼睛。

  “張安康人呢,測體溫?”

  也不知張安康從哪個角落冒出來,第一聲應答還聽著非常遠,只是瞬息之間,就直接沖到周恒身側。

  那兩個男子,被嚇了一跳,周恒卻是一臉的淡定。

  此刻,也走到少年的腳邊,他腳上沒有穿鞋子,估計是摔下來的時候鞋子飛了,兩個腳底板都是黑乎乎的,不過一只腳上的布條,引起了周恒的注意。

  周恒朝身側伸手,德勝手疾眼快已經將一個酒精棉球罐子遞給周恒,抓了兩個棉球,輕輕擦拭了一下,男子腳底板的傷口已經顯露出來,一塊帶著黃色膿血的寸許傷口橫在腳心。

  似乎是一直走路,傷口感染的非常嚴重,整個腳掌比另一只腫了一倍。

  周恒眼前一亮,“取長把的棉簽,將傷口的膿血取下來一些,送樓上準備實驗。”

  德勝趕緊操作,周恒起身,看向兩個男子。

  “這孩子腳上的傷,是什么時候弄的,知道怎么傷的嗎?”

  兩個男子互相看了一眼,一時間答不出來,木板上的少年此刻張開眼,看向周恒。

  “腳上腳上的傷是踩在鐵板上劃傷的,有八九天了吧,我也忘了日子,今日有些頭暈,不知怎地從墻上掉了下來。”

  就在此時,張安康湊過來。

  “老板,病患的體溫現在是三十九度高熱。”

  周恒點點頭,見德勝已經取了棉簽,這才看向那兩個男子。

  “身上的傷不要緊,也沒有骨頭損傷,不過腳心的傷非常嚴重,并且耽擱治療了,此時他身體高熱,如若不及時治療,抽搐昏迷,都有可能,如若再嚴重,這只腳有可能保不住了。”

  那兩個男子一聽,嚇得魂不附體,要再度跪下,德勝趕緊將人扶住。

  “二位別急,只是跟你們說一下病患此刻的狀態。”

  話音剛落,木板上的少年瞬間拳頭緊握,雙腿繃直,不斷抖動起來。

  周恒趕緊吩咐道:“快,抬著門板送搶救室。”

  一聲令下,沖上來三四個人,抬著木板直接竄如診室后面的隔間,這里曾經是周恒的房間,如今改成一個簡單的急救室以備不時之需。

  回春堂的人經歷了賑災,一個個動作極為迅捷,無需多說都各就各位。

  那兩個男子想要跟著沖進去,被馬令善攔住。

  “站在外面等候,你們不能進去,既然找我們救治就要信任,此刻你們進去幫不上忙,反倒添亂。”

  二人急的直跺腳,不過也沒在進去,身后幾個病患趕緊出聲安慰道:

  “大哥,別著急,周大夫是在清平縣最好的大夫,這城外的瘟疫都是他治的,你坐這里等等。”

  “對啊,急沒用,趕緊該準備銀子準備銀子,保命要緊,周大夫的醫術俺信得過。”

  男子聽聞,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不過一個心事放下,另一個心事又提了起來,看向另一個男子。

  “你帶銀子了嗎?”

  那人搖搖頭,“就幾個銅板,身上沒銀子啊!”

  此刻,周恒已經站在急救室內。

  “張安康按住患者身體,馬令善將急救箱拿來。”

  如此一吩咐,幾人都動了起來,周恒也接過急救箱,摸到一只安痛定,抽取藥液。

  “將患者側臥,褲子拔下去。”

  張安康身側的一個小子,手腳倒是麻利,伸手一扯,少年的腰帶落下,一拽褲子直接落在腳踝處。

  周恒瞥他一眼,這貨動作倒是麻利,不過這都怎么練就的手速?

  趕緊將褲子拽上來一些,擋住少年的關鍵部位,用酒精棉球擦拭了一下臀大肌,一針刺入。

  隨著藥劑的推入,周恒看向馬令善。

  “記藥方,蟾酥一錢,干全蝎三錢,天麻三錢。蟾酥化為糊。干蝎炒,天麻炒,研末,與蟾酥調成綠豆般大小丸。取兩丸,還有一杯白酒過來,動作要快。”

  馬令善隨著周恒說完,已經寫好藥方,親自跑去后院讓阿昌趕緊弄藥,這些都是現成的藥劑,只是需要碾壓成粉,然后搓成藥丸即可。

  不到一盞茶的時間,馬令善已經捧著藥丸和一杯酒跑了回來,周恒讓眾人將少年放開,馬令善晃悠這羹匙里面的白酒和藥丸,片刻就化成褐色。

  “趕緊壓著少年的舌頭,將酒灌下去。”

  張安康爬上診床,將少年抱起來,伸手捏住少年的頜骨兩側,手指微微用力,少年的嘴巴自動張開了,馬令善趕緊將羹匙里面的藥酒給少年灌下去。

  張安康抬住少年的下頜,不斷捋順他的胸口,少年哼哼了兩聲,咕嘟一下,將藥酒咽了下去。

  辛辣的藥酒,苦澀的味道,人也被刺激的悠悠醒來。

  周恒微微松了一口氣,隨即抬眼環顧了一周,問道:

  “知道是什么病癥嗎?昨晚我講過的,只是還沒有講完如何治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