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七章:抱大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大口呼吸著,此時已經看清,扶著自己的不是旁人,正是薛老大。

  還好來的非常及時,周恒下意識摸摸腰帶,被薛老大扶著站在一側,門口隨著話音走進來的,是朱筠墨和龐霄等人。

  今日的朱筠墨一身錦袍頭戴金冠,手中晃著一把折扇,緩步走到周恒近前,上下看看周恒,見他沒受傷,目光落在劉仁禮的身上。

  那染血的衣袍,分外的刺眼。

  朱筠墨微微蹙眉,后面已經有人不知從何處搬來一把椅子,朱筠墨大刺刺地坐下。

  堂上的胖子劉與何大人互望了一眼,對這一變故帶著一絲費解。

  畢竟朱筠墨進來時候說得語速很快,他們并未聽清那自稱,不過這一身錦袍和金冠他們認得,這不是你有錢就可以私制的。

  胖子劉大人緩緩站起身,他并不傻看著這架勢就知道,自己遇到勁敵了,似乎斟酌了一下,這才開口問道:

  “不知這位公子是......”

  龐霄已經走上前,都未施禮,垂著雙眸沉聲說道:

  “我家主子,是寧王府世子朱筠墨。”

  胖子劉大人和那位何大人趕緊起身,不過并未走到朱筠墨近前,抱拳躬身施禮,胖子劉大人接著說道:

  “不知是世子駕臨,下官這廂有禮,下官正在審理劉仁禮的貪墨一案,還請世子到花廳一敘。”

  說得冠冕堂皇,那言外之意非常明顯,我們在審理案子,你要有事兒去后面等一下,世子爺身份雖然尊貴,可也不能打擾正事。

  朱筠墨笑了,將折扇啪的一聲合上,這才抬眼,看向胖子劉大人和那位何大人。

  “哦,貪墨一案,不知貪墨了什么?”

  胖子劉一怔,看來這位世子想打破砂鍋問到底了。

  這寧王府的世子是什么人,搜刮肚腸也沒有想到他有什么建樹,不過死了的世子倒是知曉一個。

  想來,只是過來耀武揚威打聽一下,隨即面上正色起來,趕緊回答道:

  “劉仁禮奏報,清平縣賑濟水患災民兩萬余人,救治鼠疫病患數千人,花費近二萬兩銀錢,可濟南府并未收到清平縣受水患的呈報,那水患乃是青州府和兗州府境內的柴汶河流域,府臺大人命下官徹查,因此正在審理相關的銀兩走向,還有賑災的詳情,初步可見這劉仁禮所言有虛,他聯合了清平縣回春堂的周恒虛報賑災,偽造災情,此刻正在進行堂審。”

  周恒抬眼看看這個劉銘順,顯然這人不是沒腦子的。

  一段話,將濟南府的府臺也扯上了,還將賑災虛報偽造,一堆大帽子扣下來,換做一般的宗室之人,都會退避三舍,畢竟粘上這些沒有一絲好處,還容易被皇上猜忌。

  朱筠墨聽完不斷點頭,翹起二郎腿朝龐霄一擺手,龐霄遞過來一個匣子,朱筠墨示意他將匣子遞給胖子劉大人。

  胖子劉大人一臉的不解,接過匣子。

  打開,發現這是一張清平縣府衙出具的官方說明,大意就是感謝朱筠墨捐贈五千兩紋銀,用于賑濟災民,銀兩清平縣府衙已經收訖。

  胖子手一頓,看向朱筠墨,他萬萬沒想到,劉仁禮竟然有這一手,接受捐贈后,還官方出具了捐贈文書,作為感謝。

  朱筠墨一臉淡然地看著胖子劉大人,手中敲打著折扇。

  “既然,你要審理劉仁禮的貪墨一案,那作為清平縣最大的捐贈人,本世子應該有權在這里聽一下吧?”

  胖子劉大人瞥了一眼身側的何大人,那人現在只是躬身施禮,完全不說話,更不抬頭,他咬咬牙,趕緊帶著笑臉不斷點頭。

  “應該的應該的,世子請上坐。”

  朱筠墨搖搖頭,“不用,本世子就坐在這里好了,免得有人上奏,說本世子倚強凌弱,你們接著審,對了別動不動就下人,這位周大夫是本世子的救命恩人,好好問就是了,難不成你們都是屈打成招的?”

  周恒真想給朱筠墨鼓掌,這番話說得相當漂亮,簡直發揮到了十分,比昨晚他設計的還要完美,干得漂亮!

  胖子有些傻眼,不讓打那咋審?

  我難道要哄著他說,這不是難為人嗎?

  此刻他腦子有些亂,清清嗓子緩緩坐回案牘后面,看向已經站在朱筠墨身側的周恒。

  “周恒,本官問你,清平縣都是如何賑災的?這些銀子都從哪兒來的?你要知無不言,不可有所遮掩隱瞞。”

  周恒朝著胖子施禮,臉上帶著不解,追問道:

  “如何賑災,這個細節就多了,劉仁禮大人召集鄉紳,還有城中百姓二百余人,組成志愿者共分成八組,將災民初診、登記、安置、消毒,隨后為其修建房舍,每日三次分時舍粥,另委托回春堂,組織人員救治疫病患者,進行隔離治療......”

  胖子抬手示意周恒停下,這要繼續說下去全成了劉仁禮的功績,怎么查貪墨。

  “不用說這些,你只要告訴我,從哪兒搞到銀子的?可知有多少數額?”

  周恒微微一頓,握拳用拇指指了指府衙東側說道:

  “要知道詳盡數字,這個還不好辦,縣衙西側就有賑災會的人,所有銀子捐了多少,花了多少,都花在何處,何人經手,一筆筆一條條,都清清楚楚,您派人招來一個人問問不就知曉了,何須這么麻煩?”

  胖子瞥了一眼,一側站著的徐百戶,徐百戶蹙眉搖搖頭,低聲說道:

  “大人,府衙里面的閑雜人等都被清理出去,畢竟我們要審理如此重大的案件。”

  胖子臉上的神色一松,那些賬目都已經燒毀,他并不擔憂。

  “找不到人了是吧?那就不要麻煩了,彭大夫,你上前一步,剛剛這問話你可聽清楚了,跟本官照實說,這劉仁禮到底用何種方法得來的銀兩,數額多少,可是都花銷到災民身上了?”

  彭大夫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劉大人將這一連串的問題,拋到他的身上。

  上面坐著兩個主審大人,旁邊站著拎刀的百戶。

  下面還坐著梅園養病的世子,這人看病的時候他見過,被下了十幾年的藥,看樣子腦子也不是太好了,竟然為了一個大夫出面。

  不過劉大人此舉,這不是將他架在火上烤嗎?

  如何答,看來要得罪一些人了,不過壽和堂早就和回春堂撕破臉,這次一定要將對方要死,不然......

  彭大夫趕緊跪倒,咬咬牙抱拳說道:

  “劉大人明鑒,銀子是劉仁禮在府衙搞得捐款,那些都是城中百姓鄉紳富戶的血汗錢,總數據說過二萬兩,這里還不包括米糧、藥材和衣物,據說單單衣物就有近萬套。”

  此言一出,胖子和何大人都一怔,沒想到這些銀兩真的是捐贈的,如若衣物都近萬套,那除了銀子,米糧豈不是更多?

  怪不得如何審問,那劉仁禮都閉口不言,看來這里面隱瞞的非常多,不管這賑災是真是假,能搞到如此多的款項手段了得。

  胖子臉上帶著憤恨,一把抓住案牘上的令牌,剛要下令給劉仁禮行刑,瞬間看到下面坐著的朱筠墨,趕緊將令牌又徐徐放下。

  “彭大夫你說,賑災的銀兩可用于災民身上?”

  彭大夫搖頭,這具體的數字他怎么能知曉,不過這么問顯然是想要咬自己的口供,若不答恐怕都難以或者出縣衙。

  隨即咬咬牙匍匐在地,呼喊道:

  “城外,為了安置了一些流民,只是建了一些簡易的木屋,做工簡陋遮擋風雨都難,另外搭建了粥舍,糧食是捐贈的,只是需要購置一些柴草吧,至于救治都是醫館自帶藥物,草民不知哪里還有用銀錢的地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