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六章:暗度陳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亮了,牢房內還是一片昏暗。

  一串鑰匙的晃動聲音,伴隨著木桶敲擊聲,由遠至近。

  那些吃的,周恒不想碰。

  昨晚薛老大他們來的時候,周恒從他身上摸了一塊肉干兒,這東西充饑,周恒將口中最后一塊兒趕緊吞下。

  匍匐在地上沒有動,眼睛瞄向對面的劉仁禮,此刻他還是側臥的姿勢傷腿橫在一側,昨晚的高糖加上大劑量的消炎針,燒已經退了。

  那牢頭直接走到周恒和劉仁禮的牢房外,將木桶放在地上,掏鑰匙打開門,將一碗吃食送到周恒的牢房內,隨后鎖上門,端著一碗粥進入劉仁禮的牢房。

  湊到近前,壓低聲音說道:

  “大人你醒醒,快喝一碗紅糖粥,這是昨晚跟我兒媳哪兒要來的,這東西補身子啊,放了您我是做不到,畢竟一家老小還要活命,不過您要是有什么話需要我帶一下,還是可以的。”

  劉仁禮手指動了動,牢頭一看趕緊將劉仁禮抱起來,小心地掀開他的頭發,端著粥一點兒一點兒喂了劉仁禮,臨了還用臟兮兮的袖子,給劉仁禮將唇邊擦干凈。

  牢頭眼睛通紅,顯然非常地糾結。

  “小的人微言輕,這衙門里面的張主簿和魏縣丞,就關押在西側的牢里,何捕頭當時帶著周易安他們在城外巡視躲過一劫,不然這會兒估計都在里面了,聽說昨夜這些都安置到屈大夫那兒了。”

  聽到這里,劉仁禮抬起頭,看看抱著自己的這個牢頭,似乎看著有些眼熟,應該是縣衙的老人兒了,想來是沒人愿意接替這個活兒,不然牢頭也會遭殃。

  “別多想,我只是想要養一養嗓子,天亮了今日將是第二次審案,他們沒有耐心了。”

  話音剛落,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非常整齊的那種,牢頭趕緊小心地將劉仁禮放下,這才拎著木桶準備起身。

  就在這時,一個男子沖了進來,朝著牢頭就是一腳。

  “邊兒去,你是不是想要放了人犯,怎么進來門都不關?混賬,看我不打死你。”

  說著,掄起手中的皮鞭就要打,一起進來的其中一人,將地上的木碗踢開。

  “呵呵,待遇不錯啊,粥里面還加了紅糖,這是要生了嗎?哈哈哈......”

  說著,湊到劉仁禮近前,那牢頭嚇得趕緊磕頭。

  “官爺,這人犯昨晚高燒,我怕今天熬不過去,所以給盛了一碗粥加糖的粥,小的沒有別的想法啊,官爺明鑒。”

  說著,趕緊跪倒給幾人磕頭,就在拎鞭子的人,準備朝著劉仁禮打去的時候,周恒一翻身坐了起來,抬腳將牢頭放著的木碗踢開。

  “呸呸,這都啥玩意?”

  那幾人趕緊收斂了動作,見周恒望過來,拎著劉仁禮朝外面走,有兩個人朝周恒這里走來,牢頭從地上爬起來,趕緊幫著將鎖頭打開,周恒也被拎了出去。

  周恒學著劉仁禮的樣子,雙臂下垂,腿上放松,就這樣被拎著來到大堂。

  一進門,周恒趕緊掃視了一周,下面跪著三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壽和堂的彭大夫。

  周恒眉毛一挑,哦看來那位孟孝友還沒有找到銀針,挺好的挺好的,昨晚白擔心了一夜,不過這銀針如若在體內夠一天,恐怕也不容易找到了,畢竟這東西自己會隨著肌肉的運動亂竄,扎穿什么臟器,似乎挺嚴重的。

  二人被丟在靠西側的位置上,胖子雙臂支撐著案牘,示意彭大夫接著說:

  “你繼續說,那些病患最后死了?”

  彭大夫抬眼看了看周恒,舔了一下嘴唇,將目光錯開,趕緊點頭。

  “是,那幾人已經沒了氣息,不過看不出死因,這十幾人似乎同時死亡,如若鼠疫或者其他疾病死亡,怎么會同時?周大夫他們上前查看后,說是我們壽和堂救治不力,判斷失誤,讓我們離開安置區,不得再參與救治,后來孟老板就被關押在縣衙大牢,我們則被驅逐回城內,請劉大人明鑒。”

  說完,趕緊叩頭,上面坐著的胖子劉大人看向后面的兩個人,并朝著記錄的師爺擺手。

  “去給彭大夫簽字畫押,后面那兩個也是壽和堂的人嗎?”

  二人趕緊躬身施禮,其中一個年輕的趕緊說道:

  “小的們是壽和堂的,剛剛彭大夫說得全都屬實,也不知他們對孟老板用了什么手段,進來的時候好好一個人,此刻已經奄奄一息,完全查不出病癥。”

  周恒絕對好笑,這也能聯系上,這小子可以,夠不要臉的,瞪眼說瞎話的功夫,快趕上孟孝友和彭大夫了。

  周恒這邊一笑,沒控制好,發出一絲聲音,胖子劉大人直接冷了臉。

  “大膽,公堂之上,豈容你在此撒野?來人給我打!”

  這個打字剛出口,周恒就抬起頭,笑著看向他。

  “別急著打,草民只是覺得劉大人問案的方式很有趣,彭大夫是壽和堂的大夫,孟孝友是壽和堂的老板,這兩位小哥還是壽和堂的跑堂,您這是實在找不到人了是吧,將壽和堂的人全都弄來,這清平縣城中,百姓數萬人,商鋪林立,和著您就找到一個壽和堂愿意來作證的?”

  胖子劉銘順一瞬間有些繃不住,抓起案牘上的兩只令牌,朝著地上丟下來,瞪著三角眼死死盯著周恒。

  “來人給我打,往死里打,我不叫停就不準停手,我看是他的嘴硬,還是板子硬。”

  令牌落地發出一聲脆響,啪嗒一聲跳著翻了一個白掉在地上,身側的衙役瞬間動了起來,那何大人壓根沒說話,半瞇著眼睛,端著茶盞吹著杯中的浮沫,眼前的一切似乎都無法打擾到他。

  周恒暗道一聲壞了,咋就這么急躁,說好了要隱忍一下,等著人來了在仗義執言,至少要有所仰仗,這會兒倒好,看來要受皮肉之苦了。

  幾個衙役,舉著水火棍,兩個一交叉,直接夾住周恒的腋下,另外兩個夾住他的腰,四人一起用力,周恒瞬間騰空,不過下方被放了一張長條椅子。

  劉仁禮此刻費力地挪動著身子,扭頭朝這邊看來,一臉的擔憂,似乎要呼喊什么,周恒咬咬牙朝他搖頭,他都那德行了,再來兩下子,估計人就廢了。

  周恒心里默默禱告,霄伯你動作快點兒,不然我這屁股后背不保啊!

  就在這時,周恒感覺到一只手直接掀開他的袍子,直接伸手去拽他的腰帶,周恒瞬間某花一緊,蹭一下轉過頭。

  “要打就打,你怎地如此齷齪,竟然扯我腰帶,難道你是哪家園子里面的暗娼娘們兒?或者是哪個堂口豢養的小倌兒?”

  如此一句話,讓伸手這人炸了,也不管身邊的人是否還架著水火棍,更顧忌不了上面還坐著劉大人何大人,一把將周恒的衣領抓住,將人整個舉了起來。

  周恒這才發現,這貨竟然比薛老大還要高大,自己被拽到他的面前,雙腳的腳尖兒都無法觸及地面。

  一陣陣的窒息感,讓周恒腦子有些混亂,耳邊呼喊讓他放下刀放下人的聲音,此起彼伏,周恒盯著此人的嘴巴,他怒目而視吼道:

  “小子你說啥?我殺了你!”

  就在寒光一閃的瞬間,一個人影竄到近前,周恒根本沒有看清那人的身法,就覺得脖子一松,整個人滑落,不過也落入一個人的手臂上。

  “好大的陣仗啊,霄伯給我搬一把椅子,本世子要看看,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草菅人命?還是公報私仇?等等,或許是暗度陳倉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