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四章:藏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安撫著孩子,朝婦人伸手,說道:“讓我抱一下孩子,給他瞧瞧,不用擔心,這里安置的災民多了,你見到幾個死的,有病要及時醫治。”

  那孩子哭著打挺兒,差點兒摔倒,周恒手疾眼快,趕緊接住,婦人見此不再僵持,松開了孩子。

  周恒單膝跪在地上,將孩子放在自己腿上,在口袋中摸索了片刻,找到一塊冰糖,將油紙打開,遞到小男孩的面前。

  “你不要哭鬧,知道這是什么嗎?”

  男孩兒睫毛上還掛著眼淚,不過不再哭鬧,微微搖搖頭,靦腆的沒說話。

  周恒笑了,將糖送到小男孩的口邊。

  “你可以舔一下,嘗嘗是什么味道?”

  小男孩扭回頭看向婦人,婦人一臉的緊張,不過見孩子看向自己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小男孩這才伸舌頭舔了一下。

  瞬間瞪大了眼睛,極為疑惑地看向周恒。

  “甜的。”

  周恒點點頭,“對甜的,這是糖,讓哥哥給你檢查一下身體,然后給你吃糖好嗎?”

  小男孩用力點點頭,拖著長音說道:

  “好。”

  周恒抿唇一笑,將冰糖重新包在油紙里面,遞給小男孩兒。

  “給你拿著,哥哥現在給你檢查,放心不疼的我們就摸摸下巴。”

  說著,雙手順著小男孩兒的耳后,摸了一遍,下頜和耳后的淋巴結有些腫大,不過并不嚴重,雙眼沒有充血,有些流鼻涕。

  周恒掏出聽診器,沒有掀開衣服,畢竟這里人多,只是在小男孩兒的后背聽了聽,又摸了一下男孩兒的腹部,擔憂的心微微放下。

  “好了,哥哥檢查完了,你可以吃糖了,不過吃完糖要漱口,不然你的牙齒就會有小蟲子啃食。”

  小男孩兒手指麻利地將油紙撥開,一張口將冰糖丟入口中,微微瞇起眼,一臉的享受。

  “真甜,比樹上的果子甜了不知道多少倍。”

  周恒抱著小家伙走到女子近前,將孩子還給她。

  “這兩天,孩子有些發熱咳嗽吧,是不是還有些腹瀉?”

  婦人點點頭,“睡不好,總是說肚子疼,然后吃什么都拉肚子,還咳嗽流鼻涕,今天晨起還有些發熱,不過不是很燙,我想著要給他捂捂汗呢。”

  周恒擺手,“小兒發熱最忌諱捂汗,畢竟他們對發熱的承受能力有限,如若高燒一定及時就醫,一會兒跟著去一趟隔離區,給孩子扎一針然后回來睡就行,沒有什么大礙。”

  聽了周恒的說辭,婦人瞬間松了一口氣,只要不是鼠疫就行,別的都沒事兒,別說扎一針,就是扎十針能治好也成。

  婦人沒再多說,趕緊站到隊伍里面,后面那些人也都守規矩地站好,志愿者已經走上前,點過名字,這才帶著人朝隔離區走去。

  落在隊伍最后的一個男子,咬著唇一臉的糾結,周恒抬手叫住他。

  “你先等一下。”

  男子頓住腳步,周恒看著他的雙眼,聲音盡量放柔和,這人看著就有心事,這個時候,如若藏著掖著,真容易出大問題。

  “這位大哥,有什么難言之隱嗎,如若有講出來,我們幫你想辦法,你看如何?”

  劉仁禮此刻也看到這邊的異樣,邁步走過來,站在周恒身側,說道:

  “如若有人欺負你了,本官替你做主。”

  那人抬眼看看這兩個人,大夫和縣尊的年紀都不大,不過剛剛他們說的話,這人都聽明白了,從這安置區可以看出來,這些人不是那些魚肉百姓的官員,男子目光堅定了一些,這才抬起頭看向二人。

  “我在安置區最后一排,那里有一個沒有安置人員居住的房子,這兩天我從門前經過的時候,聽到里面有聲音,今天一早我再度路過,里面撲通一聲響,似乎什么東西倒了,我趕緊進去,那里躲著十幾個人,東倒西歪地躺著,地上都是嘔吐物。”

  劉仁禮想要問什么,被周恒一把攔住,那人接著說道:

  “那房間里,就兩個能動的,也是不斷哼唧,我說去叫人找大夫,他拉著我說,別叫人緩緩就好了,之后我們就被帶到這里了......”

  周恒一怔,十幾個人,這是逃避安置了嗎?

  如此樣子,不用說也知道,這是疫病發作,竟然還是在安置區。

  “大哥,麻煩你帶我們去看看,這里有近萬人居住,如若真的有重癥病患,這些人豈不危在旦夕。”

  男子點點頭,沒再猶豫,帶著周恒朝安置區后面走。

  周恒看向身側的一個志愿者,這人是回春堂的張二狗。

  “張二狗,你先帶著這些病患去隔離區,讓屈大夫他們先測量體溫,之后進行分診,高熱的先物理降溫,然后用藥,藥要省著一些。”

  張二狗趕緊稱是,跑到隊伍的最南端,帶著人走了。

  劉仁禮一揮手,門口的所有衙役還有志愿者,都跟著向后進發,有的拎著擔架,有的拎著消毒的噴壺。

  眾人走到最后面,在靠河邊的位置有個不起眼的房子,這里有幾個樹樁,原本需要對著前面房區的位置,已經被占了。

  所以木屋建的有些靠近河邊,與別的木屋相隔甚遠。

  后面一排,還有人員在施工,幾排房子的框架已經出來,正在用木板封堵墻壁和屋頂。

  男子指著木屋說道:“就是這里,那邊有個水缸,我們清晨都過去洗漱,湊近了就能聽到一些聲音。”

  周恒伸手,讓后面的人都停下腳步,劉仁禮快步走上前。

  “怎么不過去?”

  “大人,我先過去看看,如若都是高熱昏迷的病患非常危險,畢竟我穿著隔離服。”

  劉仁禮看向自己身上,周恒明白他的意思,急忙出言阻止。

  “大人先在這里等一下,你如若過去,后面的人都會跟著,情況不明還是謹慎一些好些。”

  劉仁禮點點頭,這事兒還是要聽周恒的,畢竟多次的醫治,都證明周恒的處置是最正確的。

  “后面人停下,穿著隔離服的向前一步走。”

  后面的人開始占隊,志愿者現在都穿著油布隔離服,這東西雖然悶熱,但是隔絕性最好,誰也不敢貿然行動,站好隊伍看向周恒。

  周恒沒讓那男子跟著,快步走到木屋前,門是緊閉的,窗口被一個破布簾子當著,忽閃著看不到室內。

  周恒伸手將簾子扯掉,一陣惡臭散發出來,周恒趴著窗口看向室內,果然地上橫七豎八都是人,到處都是嘔吐的痕跡,有的已經干涸,有的就噴濺在躺倒之人的口邊。

  不過房內沒有一點兒聲音,周恒的心提了起來,朝后面擺手。

  “過來一個人,去后窗將所有的破布扯下去,通風一會兒我們再進。”

  兩個小子趕緊跑過去,將前后三個窗口擋著的破布扯下來,那味道頂的幾人蹲在地上不斷干嘔。

  劉仁禮有些著急,原地跺著腳問道:

  “怎么樣,難道都已經亡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