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章:抬出去燒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徐捕快沉吟片刻,看向老太太。

  “大娘你先進隔離區,這里面的兩只雞和豬崽兒,我們放籠子里,如若七天沒生病,也沒問題,你就帶走可好?”

  老太太想要跪下,旁邊的人將她拽起來,直接推到前面。

  “行了大娘,趕緊先排隊進去吧。”

  徐捕快一揮手,身側走過來一個志愿者,將那筐子趕緊收起來,用繩子拴在旁邊的樹樁上。

  一時間隊伍再度安靜下來,馬令善帶著幾個回春堂的人,快速檢查著災民的體溫是否超標,眼睛是否發紅紅腫,身上是否有腫痛或者蚊蟲叮咬的痕跡。

  消過毒的人員,直接被徐捕快身側的人進行登記。

  分配居住區域,并告知舍粥的時間,尤其是那些舉手的木工或者壯勞力,直接站在一側,湊足人數帶走。

  劉仁禮帶著人員,走向安置區的方向,剛行進了沒有多遠,一隊人在前面快步跑著。

  頭上戴著墨綠的帽子,一隊人看著有十來個,慌慌張張的樣子似乎前方出了什么事兒。

  劉仁禮的腳步一頓,回春堂的人,還有志愿者和衙役都被嚴苛培訓過,禁止在救災現場跑動,可以快走,可以乘車或者騎馬,就是禁止這樣跑動。

  這些人都是誰?

  見劉仁禮目光看向那些人,張主簿已經抬頭望過去,一眼就看到一個人的白色衣領上特有的一個刺繡字‘壽’。

  瞬間明白這些人是誰了,之前在賑災捐款的現場,跟他們打過交道,此刻早已記得深刻。

  “縣尊大人,這些是壽和堂組織的義診人員,他們登記的時候,自己帶了十八個人過來參加救治,所負責的是,排查已分診人員中是否有疫病患者。”

  劉仁禮點點頭,邁步朝著那些人跑去的方向加快了腳步。

  張主簿趕緊朝身后的人招手,所有人都跟上,如若真的遇到什么危險,要保護好縣尊大人。

  很快他們來到距離安置區較近的一個木棚,這里距離安置區直線距離不超過十五米,是一個臨時檢查的房子。

  壽和堂的人都聚集在里面,有兩個抱著風爐和藥罐子跑出來,四下找水,似乎要煎藥,慌張的模樣和沒頭蒼蠅似的。

  劉仁禮眉頭緊蹙,想要邁步進入木棚,不過被身側的張主簿攔住。

  “縣尊大人莫要急,看著似乎在急救病患,我們還是稍微等一下,讓穿著油布隔離服的人,進去看看再說。”

  劉仁禮垂眸看看自己身上,果然剛才舍粥時太熱,將油布的隔離服脫掉了,這回只穿著外袍。

  “抓緊去看看,那些災民都朝這里看,他們這是在干什么?”

  張主簿趕緊讓一個穿油布隔離服的人進去查看,片刻那人出來了,距離劉仁禮有三步遠,趕緊單膝跪地稟報道:

  “縣尊大人,里面有四名病患,似乎狀態不好,壽和堂的人正在救治。”

  劉仁禮神情一頓,“這些人分診的時候,沒有發現嗎?”

  那人搖搖頭,“看著他們四人身上濕漉漉的都是泥巴,想來是從護城河里潛入的。”

  未等劉仁禮說話,張主簿趕緊答道:

  “昨日在護城河底也抓到幾個人,不過直接送到隔離區交給周大夫了,今日怎么還有?”

  劉仁禮想了想,看向身側的一個衙役。

  “去隔離區,請周大夫帶人過來,說這里有四個急癥患者需要處置,病情危急,記著趕馬車去,要快!”

  那衙役趕緊朝分診的地方快步跑去,那里有馬車這樣不耽誤時間。

  劉仁禮頓了頓,邁步朝著木棚走去,張主簿知道攔不住,趕緊朝著一個人擺手,找了一件油布的隔離服外袍,給劉仁禮披上。

  來到木棚門前,還未進去就聽到里面不斷的呼喊聲。

  “藥怎么還沒有煎制,快這個老漢已經不行了,彭大夫趕緊施針吧。”

  劉仁禮一瞇眼,就站在門口看進去。

  果然說話的人正是壽和堂的老板孟孝友,此刻臉上都是汗,手上全是泥污,用力按壓著一個老漢。

  被壓著的老漢,發出嗚嗚的聲音,身子不斷躬起,好像一座拱橋似的,中間離開地面,手腳不斷抓撓蹬踹。

  另外三個人的反應沒有如此激烈,不過慘白的臉上都是水漬,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河水。

  三人有哭的、有捂著肚子哼唧的、有翻來覆去嘔吐的。

  里面的人,有的按住病患,有的在施針,不過效果甚微,四個人開始掙扎的很厲害,此刻漸漸消停一些。

  劉仁禮雖然不懂醫,可那老漢的樣子不像是好轉,目光渙散嘴巴張著不能閉合,口水流了出來,一個男子突然松開按著他腰間的手,直起身朝后挪了兩步。

  “壞了,這人溢尿了!”

  彭大夫和孟孝友趕緊圍過去,彭大夫抓起銀針,朝著老漢頭頂和腹部刺入幾針,手上不斷揉捻彈撥,動作非常的迅捷。

  那老漢又開始掙扎起來,身子不斷起伏,雙臂高高舉起,似乎要抓住棚頂的什么東西,就那樣伸直,口中好似野獸般低鳴著,張大嘴巴,如同溺水之人,貪婪地吸氣。

  孟孝友有些蒙,抬手擦了一下額頭,看向彭大夫。

  “彭大夫這人渾身燙手,這還能等到藥熬好嗎?”

  彭大夫搖搖頭,咬著牙最后施了幾針,毫無起色,急的他朝門口大聲吼道:

  “藥呢,怎么還沒熬制?之前備好的先拿來,不用熱了。”

  這回不等別人動,孟孝友第一個沖到旁邊,在一個竹編的箱子里面找到一個竹筒,打開上面的蓋子,倒出來一碗黑乎乎的藥汁,送到彭大夫身側。

  “漏斗。”

  一個小藥童,一哆嗦趕緊翻找到一個漏斗,遞給彭大夫。

  他抓著漏斗,將下方彎曲的壺嘴插入老漢的喉中,端起藥碗,那一大碗黑漆漆的湯藥,全部灌入漏斗,老漢想要反抗,不過這么多人按著,他漸漸沒了力氣,仿佛死魚般不再動彈。

  灌了藥,彭大夫翻開老漢的眼皮看看,微微嘆息一聲。

  “這人絕不止高燒一兩天,已經到了瀕死之態,看看能否有效吧,如若一個刻鐘也緩不過來,抓緊抬著去焚燒了,他的疫病算是最為嚴重的,不然這房內的人,都可會因其患病。”

  劉仁禮臉上已經黑的不行,就剛剛這番折騰,好人也受不了,何況老漢已經如此樣子,他抬腳將虛掩的門踹開。

  如此動靜,讓房內的人都嚇了一跳,全都抬頭朝門口看過來。

  “你們就是這樣救治病患的?枉我對你們信任,這人還沒死,就要抬出去燒了,如若患病的是你也燒死?”

  孟孝友嚇壞了,想要解釋,剛跪下劉仁禮就說話了。

  “別解釋,現在病患不用你們治療了。”

  劉仁禮抬腿要進去,張主簿一把抱住劉仁禮的手臂,說啥不撒手。

  “縣尊大人,進不得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