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六章:視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別看薛老大不是回春堂的人,不過他們都知道,薛老大被周恒極為信任,所以沒人炸毛,搬著吃的朝一個空閑的病房走去。

  旺財朝著周恒的方向,答道:“沒看到,劉大人說他們吃過了,另外阿昌管事讓我帶過來一個單子,放在桶上面了。”

  “行,我看一眼給他回信,你往后退,上馬車上待著,德勝給他手上噴灑消毒液。”

  德勝趕緊給旺財消毒,之后這家伙還挺聽話,趕緊上了馬車蹲在車轅上,德勝帶人將吃食搬進來。

  薛老大看看眾人,嚷嚷道:“分組吃飯,病患要有人看著。”

  周恒這才看向劉仁禮他們,劉仁禮帽子也早就沒了,身上的衣袍臟兮兮的,寬大的袖袍,用一根帶子捆扎在背后,看來這一天他們也都不輕松。

  “劉大人辛苦了,你想進來看看嗎?”

  劉仁禮點點頭,“正有此意,不過這里可以進嗎?”

  周恒想了一下說道:“大人一直在城外,我這里有隔離服,您套上進來吧,這些是找人用油布特別定制的,隔絕性很強,臟了擦拭消毒即可,如若回城切記將外袍換掉,避免將疫病帶回城內。”

  劉仁禮知曉輕重,所有衙役和志愿者都該回城了,留下值夜的人不多,畢竟連軸轉誰也受不了,體力是一方面,還有就是城外真的沒地方安置。

  轉身看向身后的張主簿,“你帶兩個人去安排一下,回城的人,全部將外袍換下來,然后徹底消毒在進城,普通民眾還是老規矩,只許出不許進,送水送糧車都貼上府衙的牌子,回春堂就看他們的衣服判斷,進出都要徹底消毒。”

  張主簿趕緊施禮,“是,屬下這就去,親自督辦此事,只是那些志愿者很多都是各個鄉紳莊子上的人,這些人晚上要如何安置?”

  劉仁禮略作沉吟,“將府衙前院騰出來,捐贈的被褥都有,分發一下,大家就在府衙將就著休息吧,一定給他們準備水清潔。”

  周恒在后面聽得真切,趕緊插言道:

  “大人,姚鐵匠做了幾個特大號的消毒罐,上面帶噴灑的頭,將其放在高處,里面填裝上溫水,這樣人站在下面就可以洗浴,既省水又不會出現二次污染,水里面還可以添加消毒液,一舉多得。”

  劉仁禮一聽,趕緊不斷點頭。

  “別說這物倒是好用,那此物在何處?”

  旺財趕緊跪地說道:“老板看看阿昌管事的信件吧,似乎里面有所交代。”

  周恒一聽趕緊拆開那封信,里面寫著今日送往各處的消毒液還有各種物品的數量,發放情況,還有庫存數量。

  最后果然提到,姚鐵匠將打造好的六個淋浴箱子,送到回春堂了,因為過于碩大,都放在后院。

  周恒趕緊將信箋遞給劉仁禮,“劉大人看看吧,可以派人去運到府衙,專門找兩個有下水溝的房子,作為沐浴的地點,房頂能上人,將水灌上。”

  劉仁禮看了一眼,朝著張主簿吩咐道:“帶人去回春堂,抓緊將淋浴箱子帶回來,然后吩咐后廚大量燒水,配著消毒藥劑讓所有人都能沐浴一次,至少我們這些志愿者不要感染瘟疫。”

  張主簿趕緊稱是,帶著兩個人跟旺財一起走了。

  這樣的安排真的太貼心了,別說劉大人,他也不敢回家,真的怕將疫病傳染給家人,邊走邊回頭看周恒,這周大夫德行值得人尊敬。

  張主簿深吸一口氣,打馬朝著城門飛奔而去。

  劉仁禮帶著兩個人,換上隔離服進了隔離區,作為一個知縣,能親力親為來看這些患有瘟疫的病患,周恒對劉仁禮還是蠻佩服的。

  要知道古人對瘟疫的恐懼,別說是尋常百姓,就是達官顯貴,也是聞之色變,畢竟瘟疫代表的就是尸橫遍野。

  在疾病面前,眾生平等,不會因為你是達官顯貴,就放你一條生路。

  劉仁禮這會兒也看到周恒身側的屈大夫,驚訝地趕緊抱拳。

  “屈大夫也過來了?您年紀大了,跟著在城內管理好賑災藥物和款項就行,何必親力親為。”

  屈大夫一臉的笑容,“別嫌棄我這老頭子,現在我是回春堂的藥童,跟著周大夫學習疫病的救治,不用在意老朽。”

  劉仁禮又客氣了幾句,屈大夫卻是意志堅定,不想回城內。

  劉仁禮也沒再強求,畢竟這里是最缺人手的。

  周恒沒說話,檢查了一下他身上的隔離服,還有口罩帽子是否戴好,這才引著劉仁禮走到病房門前,將房門打開,伸手攔住他。

  “縣尊大人,就站在這里看,不要進去,我們都服藥預防了,你沒吃還是很危險的。”

  見周恒如此說,劉仁禮頓住腳步,環顧房內。

  這個房間有八張病床,不過足足塞了二十多個病患,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很多人。

  雖然人多,不過房間不亂,一個個躺在病床上閑聊著,似乎此刻有了一些精神,見周恒將門打開,大家都望過來。

  尤其聽到周恒那聲稱呼,一個個都怔住了,好像周大夫叫的是縣尊大人,還在躺著的病患全都爬起來,朝著周恒和劉仁禮跪倒。

  “周大夫......”

  “恩公......”

  “老先生......”

  “這位是縣尊大人?”

  周恒環顧了一周,“這位是清平縣的縣尊劉仁禮劉大人,這次賑濟災民,就是劉大人帶領城中百姓籌款進行的,至于你們的救治和這臨時隔離區,都是劉大人下令建設的。”

  此言一出,這些人感慨了。

  活了幾十年,誰還沒見過瘟疫,不過能得到如此善待的流民,還是第一次經歷,一個個頓時激動的不成樣子。

  劉仁禮瞥了一眼周恒,這夸贊能從周恒嘴里說出來,劉仁禮有些高興,朝著眾人一抬手。

  “都無需多禮,我就是過來看看你們,本官也是尋常百姓家的孩子,災患對百姓造成的疾苦,幼時便有所體會,你們的遭遇我也感同身受,好好將養身體,等水患過去,再想辦法返鄉。”

  這些病患紛紛叩拜,有些已經泣不成聲,周恒示意德勝他們安撫一下,這才帶著劉仁禮出來。

  走了幾個病房,情況都大致相同,直到看到一號病房的盛兒。

  劉仁禮臉上帶著擔憂,這孩子他記得,白日這是第一個病發的孩子,雖然看著昏睡似乎情況也好轉了許多。

  劉仁禮看了一眼周恒,“這次的鼠疫來勢洶洶,此刻能沒有人亡故,這都是你的救治得力,周恒你是我的福星,也是清平縣的福星。”

  周恒臉上抖了抖,今天不是被叫做菩薩就是福星,壓根沒一個是人。

  “大人不要如此說,今日不過是正式賑災救治的第一日,后面幾日不會比今日輕松,這隔離區的病房不大夠用,明日還要搭建幾間啊。”

  劉仁禮點點頭,“你說的在理,明日天明我就派人過來接著搭建。對了,今日聽聞壽和堂似乎派人出來查看了,可曾到隔離區來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