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二章:吃白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劉仁禮嗯了一聲,快步過了街,直接進了回春堂。

  一個個病患,手中都拿著一個硬卡片,坐在一排一排的椅子上喝著茶閑聊著,見身著官服的劉仁禮進來,都閉了嘴看向劉仁禮。

  屈子平眼尖,早就瞧見劉仁禮,趕緊快步走過來,這人干啥來的不用猜也知道,定是找他妹妹秀兒小姐的。

  “大人樓上請吧,我讓廚房再給您二位也送一份午飯。”

  劉仁禮想說不用,不過隨著屈子平的話音,他的肚子似乎有些空落落的,也沒再出言阻止,直接上了二樓。

  周易安跟在身后,到處搜索師叔的身影,不過找了幾圈都沒有看到。

  見劉仁禮上樓,他想了想也跟著上去了。

  二人一上樓,就聽到女子的說話聲。

  劉仁禮朝后面一伸手,阻止周易安的動作,隨即朝著聲音源頭走去。

  剛走到一個病房的門前,就聽到劉秀兒的聲音響起。

  “你別動,躺下抓著我的手......別擋著我摸肚子......不許捂臉......配合一點兒仰頭張開嘴......像我剛剛那個動作一樣......”

  越聽劉仁禮越是沒底,這都什么淫詞亂語?

  回身看到周易安已經下樓,他伸手將門推開,快步沖了進去。

  房間靠窗的位置,劉秀兒背對著門,床上躺著一個人,二人身上都穿著回春堂特別制作的那種墨綠色衣衫,外面是一件月白色長袍。

  劉秀兒正俯身做著什么動作,劉仁禮血往上涌。

  怪不得非得來醫館,這是有了自己的心思,即便喜歡周恒那就說啊。

  越想越是氣,劉仁禮此刻已經沖到床邊,二人完全沒注意劉仁禮進來。

  劉仁禮一把抓住劉秀兒的手臂,大聲吼道:

  “你在做什么?”

  劉秀兒站立不穩,整個人被拽過去,一臉驚慌,腳卻還別椅子處,一下子跪在地上,好在手扶著床邊沒趴在地上。

  床上的春桃直接跳了下來,一臉驚慌地看向劉仁禮。

  “大......大......大......大人,怎么扯小姐啊。”

  劉仁禮此刻也才發現,這不過是秀兒和春桃二人,房內并沒有別人,床的一角攤開幾幅大的圖,上面寫著心臟呼吸停止急救篇之心肺復蘇。

  劉仁禮趕緊俯身,想要將劉秀兒扶起來,不過劉秀兒脾氣也上來了,一甩袖子自己爬了起來,不斷揉著膝蓋,看來這一下摔的很重。

  春桃倒是靈巧,從床的對面一撐床鋪直接跳了過來,給劉秀兒整理了一下長袍,擋在劉秀兒面前。

  劉仁禮有些尷尬,抬眼看向劉秀兒,搓著手說道:

  “我剛剛從各大鐵匠鋪過來,想著午時用膳的時間,你是否也吃了,如若不可口,兄長帶你出去用膳可好?”

  劉秀兒繃著一張臉,劉仁禮進來后激烈的表現,不用說也知道那是為了什么,此刻再說什么,她已經聽不進去了,抬手甩開劉仁禮的手臂。

  “兄長以為看到了什么?覺得我在和男子廝混嗎?”

  劉仁禮有些尷尬,不過他知道這會兒該做什么,趕緊臉上堆滿笑容。

  “說什么傻話呢,你是我妹妹,什么時候都是,怎么可能擔心這些,就是怕你被欺負罷了。”

  就在劉秀兒還想說什么的時候,門被敲響,張嬸子探進頭來,見劉仁禮也在,趕緊朝他施禮。

  “周大夫說了,請幾位下去吃工作餐。”

  劉仁禮趕緊揉揉肚子,“小妹別氣惱了,愚兄從晨起忙活到現在,滴水未進,真的是累得眼發花腿轉筋,要不我們去吃點兒東西?”

  劉秀兒沒再多說,拽著春桃先一步出了房間,直接下樓朝后院走去。

  劉仁禮毫不在意,也緊隨其后。

  周易安更是跟著劉仁禮的步伐,四個人直接來到后院。

  在廚房旁邊,已經騰出來一個屋子,這里就是餐廳。

  進門左手是一件小房間,里面是一個通長的大廳,沒有想象中的臟亂差,一個個長條桌和圓形椅子擺放整齊,除了飯菜的香氣,這里還有一種特殊的草藥香氣。

  地上的青磚也是刷洗的干干凈凈,窗紙全新的,最前方一個臺子上,還擺放了十幾盆鮮花,姹紫嫣紅的看著就舒服。

  沒聞到這個味道,似乎還沒太餓,這會兒已經受不了了。

  此刻劉仁禮的肚子竟然咕咕叫了起來,劉秀兒在前面自然聽得真切。

  劉秀兒和春桃直接左轉,去了那個小房間,劉仁禮朝后面一擺手,周易安也走過來。

  “大人。”

  “中午我們也在這里吃,一會兒看到那個迎接咱們的小子,告訴他不用給我們送去了。”

  周易安點點頭,趕緊去尋找屈子平的身影。

  劉仁禮這才邁步進了左側的房間,房間就幾個人,一個長條的桌子,每人面前一個碩大的餐盤,上面有很多小碟子和兩個碗。

  一碗米飯、一碗湯、四個素菜、一條煎魚、一碟帶著誘人香氣的肉片兒,雖然數量不多,不過那味道真的無敵。

  劉仁禮已經覺得,口腔內的津液都分泌旺盛了,房間內的幾個人見到劉仁禮跟著進來,紛紛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

  劉仁禮一揮手,“都坐下,正好路過,就到回春堂混一頓飯吃,你們別拘謹,春桃給我一份。”

  春桃趕緊遞給劉仁禮一套餐盤,就在這時,周恒帶著周易安一起回來了,房間眼看著有些擁擠,劉秀兒起身,示意春桃跟她出去。

  馬令善趕緊加快了動作,將最后一點兒湯汁倒在口中,趕緊起身。

  “小師妹,你們慢慢用餐,我們幾個都吃完了,前面還有患者不能長時間沒人。”

  劉秀兒趕緊給他們讓路,微微欠身。

  “師兄們辛苦了。”

  德勝似乎還要跟著說什么,周恒朝他屁股就是一腳。

  “跟誰學得廢話這么多,趕緊去前面,處理了患者,午時結束都得跟著我去縣衙。”

  那幾個沒有不高興,反倒樂顛顛地端著自己的餐盤出去了。

  就在劉仁禮抬頭的瞬間,發現外面吃飯的工人,也都捧著這樣的餐盤,只是沒吃米飯,手里面筷子左右分開,分別各插著三個饅頭,美滋滋地坐在餐桌前吃著。

  幾乎沒有什么聲音,很斯文的樣子。

  劉仁禮砸吧砸吧嘴,縣衙都沒有這樣標準的吃食,怪不得他們都這么賣力給周恒干,旁的不說就這口吃食,一般的醫館都不舍得。

  周恒咬了一口饅頭,這才抬眼看向劉仁禮,原來在醫院,只有午休吃飯的時候,才會談私事,閑吹皮逗弄調戲一下小護士,這劉仁禮此刻來干嘛?

  難道,是怕自己午后不去?

  周恒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個意思,尤其是劉秀兒完全不理會劉仁禮,二人相距的也很遠,瞧著意思真的是找自己的。

  “大人怎么這個點兒過來了,有事兒?”

  劉仁禮沒客套,都吃起來,自己客套啥。

  端著碗,朝著那一碟不知名的肉沖去,聽到周恒的問話,笑了起來,朝著劉秀兒揚揚下巴。

  “我去所有的鐵匠鋪轉一圈,看看制作的進度,這不是正好走到你這里了,過來陪小妹吃飯,然后帶著你一起回縣衙培訓。”

  周恒眉頭一蹙,一萬匹羊駝飛過頭頂,心里暗自氣惱,這特么是來吃白食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