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八章:魁首阿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恒沒敢托大,朝著劉仁禮深深一禮,這才帶著屈子平朝府衙門前走去,無需吆喝,所有人都讓開路。

  能讓縣尊大人親自開口請,還以禮相待的人,不是名門望族就是德高望重之人,不過周恒的年紀又不像,所有人都帶著探究的目光,目送周恒走向前面。

  來到劉仁禮面前,周恒湊近低聲說道:

  “劉大人的善舉感動天地啊,今日我還有意外之喜送你。”

  劉仁禮微微一怔,隨即就仰頭大笑,帶著幾分豪邁的樣子,再度朝周恒抱拳。

  “不知是何喜?”

  周恒清清嗓子,揚聲說道:

  “縣尊大人為了清平百姓的善舉,我等看在眼中,周恒所開設的回春堂不過是一個醫館,也想盡綿薄之力,奈何銀錢有限,周恒就捐贈五百桶消毒藥水,還有一萬枚口罩,這口罩是我回春堂所有伙計的家人,一起連夜趕制的,今日晚上送到府衙。”

  劉仁禮用力點點頭,一個醫館能調動所有伙計的家人,幫著制作口罩賑濟災民,這是何種能力不言而喻。

  一萬個口罩,之前不知道那是何物,現在劉仁禮明白,這就是可以保一萬條人命的物件,這不是小事兒。

  周恒頓了頓接著說道:“此外,從明日開始,回春堂將歇業七日,全力投入賑災事宜,幫助劉大人給災民進行體檢,然后分級管理災民,并且消毒水源,在粥棚舍藥,無償醫治病患。”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張大嘴巴,七天不做生意,還要帶著所有人,去賑災給災民看病。

  這不算啥,還要無償診治舍藥啊。

  這樣的善舉,讓很多百姓眼眶都紅了,所有人心里都刻下三個字回春堂,這到底是一個什么醫館?

  下面的竊竊私語之聲越來越大,劉仁禮看向周恒,這前面說到的幾點,劉仁禮已經猜到了,只是沒想到周恒能有這個力度,要知道舍藥可不是給一兩個人看病,劉仁禮有些擔憂。

  不過見周恒臉上表情還算輕松,擔憂的心多少放下一點兒,如若別的醫館,有捐贈藥品的,這個還是給周恒統一處置比較好。

  “多謝周大夫的捐贈,劉仁禮帶災民謝過了......”

  周恒搖搖頭,笑著看向劉仁禮,此刻下面那些圍觀的百姓,全都停止了議論,這捐贈了如此多的東西,難道還有下文?

  人群朝前擠了擠,似乎圍觀的人更多了,只是秩序很好,沒人鬧事兒,也沒人起哄,就靜靜地看著。

  周恒伸手在懷中將那個精致的匣子取出來,雙手舉過頭頂直接遞給劉仁禮。

  劉仁禮一臉的不解,打開一看,瞬間瞪大了眼睛,看看周恒,周恒只是但笑不語。

  劉仁禮趕緊讓身側的張主簿,親自清點。

  片刻張主簿,將銀票全都數了兩遍,磕磕巴巴地抱拳說道:

  “回回回......回......稟縣尊大人,這一共是五千兩銀票。”

  周恒聽到數額,瞬間嗆咳了兩聲,五千兩這數額太大了,朱筠墨這么玩兒別人還能捐款嗎?

  劉仁禮怔住了,看向周恒一臉的疑惑,低聲問道:

  “周恒是不是搞錯了,這數額怎么如此之巨?”

  周恒一臉的尷尬,“我也不知道數額,只是替人行事,就一個匣子丟給我,讓我過來捐款。”

  劉仁禮盯著周恒的眼睛,瞬間瞇起來,問道:

  “這位貴人,難道是梅......”

  周恒搖搖頭,壓低聲音說道:

  “大人看破不說破,貴人囑咐了,不可報出姓名,既然是捐款善心到了就好,其他的無需計較,您就記上數額好了。”

  劉仁禮點點頭,心中了然,不過這是最大的喜訊,朝廷真正撥付的銀兩都不一定有這么多,一下子將大頭解決了,心里頓時一松。

  看向張主簿吩咐道:“那就收下吧,將藥材榜首的位置寫上周恒,至于捐款榜首的位置,寫上......寫什么名字?”

  周恒此刻頓住了,對啊寫什么名字?

  總不能寫個無名氏吧,雖然朱筠墨的意思是不留姓名,不過這是五千兩銀子啊,如此大的數目,就啥也沒見到,這絕對不行,至少要聽個響兒吧。

  可不寫朱筠墨,留什么名字呢?

  如若此事報上去,京城的人能一眼看出來,可又讓清平縣的百姓猜不透這才行。

  周恒瞇起眼睛,看向劉仁禮。

  “要不就單留一個梅字,梅先生如何?”

  未等劉仁禮回答,周恒搖搖頭。

  “城中的人又不是傻子,一猜就猜到了,還是留一個墨字吧,墨先生。”

  劉仁禮點點頭,他也已經猜到,沉吟了片刻環顧一周,如此多的百姓都在看著,長時間不結束后面的捐贈怎么辦?

  頓時聲音高了幾分,朝著周恒一抱拳。

  “多謝周公子,代替化名阿墨的這位貴人捐贈白銀五千兩,這邊請等一下,張主簿馬上將榜首的位置換一下。”

  周恒一怔,阿墨什么鬼?

  墨先生也行啊,不過他已經高聲說出來,自己也不好辯駁,隨即朝左側挪了挪,那張主簿已經站在高椅上,將剛剛屈大夫等人的名字,掀開朝下移去。

  這回周恒才發現,這劉仁禮是個人才啊,原來這榜單不是紅紙,而是絨布,上面粘貼的那些紅布上,背面是帶倒鉤的一種材料,想要挪位置分分鐘搞定。

  張主簿大筆一揮,阿墨的名字出現在榜首,五千兩的數額在后面也分外顯眼。

  周恒再度看向捐款的登記臺,這會兒呼啦一下涌上來好多人,有的甚至抬著一袋袋米面,看著穿著就知道這是尋常百姓。

  周恒有些心里不是滋味,是不是有些用力過猛了,這尋常百姓捐出一袋子米,那不是小數目。

  身側的劉仁禮,輕輕碰了一下周恒的肩膀。

  周圍此刻已經被人圍滿,確實無法說話。

  周恒帶著屈子平,跟著劉仁禮進了府衙,沒去后面,只是找了一個空房間,劉仁禮一臉的擔憂看向周恒。

  “你所說的那種藥物,真的噴灑了就可以防治疫情?”

  周恒點點頭,“這個需要聯合起來才有效,第一所有災民戴口罩,無論有沒有病,至少減少呼吸傳播的幾率,分診的人員,要穿著只露出眼睛的油布隔離服;第二,控制好水源,隨時看護兩個高處的泉眼,取水后煮沸食用,禁止喝生水;第三,就是制造捕鼠夾下誘餌;第四才是噴灑藥劑消毒。這四項現在就要開始做,隨著災民增加要逐步開展,想一次性搞定是不可能的。”

  周恒頓了頓,接著說道:“再者單靠衙役和醫館的人手是絕對不夠的,招募一些人就叫志愿者好了,也就是愿意幫助災民的人,男女不限,分別負責給災民分組、登記、安排住所、消毒、舍粥、發放物資。登記的時候如若有條件就制作一些不同顏色的繩子,患重病的手腕扎紅繩,輕微咳嗽的扎黃繩,拉肚子的扎白繩,康健的扎黑繩。如此一來,他人一目了然。”

  劉仁禮聽著不斷點頭,屈子平垂著頭,將周恒所說的話牢記于心,這樣的災后分配簡直太特別了,不過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這幾個顏色一目了然。

  見周恒說完,劉仁禮抬眼看向周恒。

  “我去安排人弄布條,噴灑的桶已經讓全城的鐵匠打造了,不過還需要時間,其他人員我來組建,不過你午后過來將人員統一分配一下組別。”

  周恒一怔,“為啥是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