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三章:籌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阿昌盤算了一下,隨即說道:

  “還有幾匹,數量不多,不過明日可以讓布行的老板再送來一車,上次已經跟他們說好了,提前給我們紡紗織布。”

  “那你派個人,一會兒將所有的紗布分成若干份,帶上細鐵絲每份帶著一個成品的口罩,送到各位家中,能多做一些是一些,此事甚為關鍵。”

  阿昌拍拍身側的一個小子,“王小六,你聽明白了吧,帶著兩個人,趕緊去裁減,然后將布料分發下去。”

  那人趕緊抱拳施禮,“周老板和管事的放心,小的即刻就去辦,各位工友的家我都熟悉,此事交給我您放心。”

  說著,這人接過鑰匙就走了。

  德勝有些著急,朝前走了幾步。

  “師尊,我們要做些什么?”

  “別急,你們的事兒更重要,先安排后面制作防疫的藥物,阿昌去看一下臺賬,庫房是否有存貨,如若沒有,今夜就讓薛老大帶人去采購,周圍的各個縣城,能買到多少要多少。”

  說著,走到桌子前,提筆寫下一個藥方,馬令善站在身后看著讀了出來,眼睛不斷瞪大。

  “蓽茇、密陀僧、石斛、蜂毒、油柑葉、黃根、三白草、秦皮、樟樹葉、燕子尾、韶子、青葉丹、粳谷奴、菊苣、番瀉葉、白屈菜,這些都是尋常藥物,真的可以防治疫病?”

  周恒點點頭,“此藥熬制好了,用瓶子裝起來,半瓶配一大桶水,在人員密集的地方進行噴灑,可以殺滅蚊蠅,減少病菌和疫情的散播,所有流民每日進行消毒,飲用沸水,就不會出現這樣大問題,這就是所為防疫的防。”

  銘宇早就捧著賬冊跑來,對照著所有的藥材,在周恒列出來的方子旁邊,寫上每個品種的數量。

  雖然算不上很多,也是非常可觀的數目,要知道黃掌柜存了一批貨,周恒前一段又存了一批貨,都是非常龐大的數字。

  唯獨三白草和密陀僧有些少,銘宇趕緊只給周恒看。

  “這個三白草當時取采購價格太過昂貴,所以采購的數量少,這個應該不至于難以買到,而這個密陀僧,當初開單子要采購來著,只是沒有采購到。”

  周恒微微蹙眉,也就是說,這密陀僧周邊就很少有?

  薛老大湊過來,朝著銘宇問道:

  “給我瞧一下,那密陀僧是啥東西?”

  不用周恒吩咐,屈子平已經麻利地找到那密陀僧,如此怪異的名字,樣子也非常的怪,并不是什么草藥或者根莖,是一塊塊黑色硬塊,扁平扁平的,中間有些亮晶晶的閃光點。

  薛老大一臉的詫異,“這也是藥?”

  屈子平點點頭,朝著周恒瞥了一眼,示意薛老大別多問,周恒正在著急,薛老大抓抓頭發,一攤開手說道:

  “急啥,我現在就套車,直接去齊河縣,那里有個藥材市場,我去賣野味的時候經常路過那里,似乎藥材非常的齊全,不是小打小鬧那種,每種藥材人家都是成車的拉。”

  周恒微微蹙眉,“齊河縣,過了濟陽縣還要走很遠?”

  “不遠,現在出發,快的話天亮能到。”

  薛老大一臉的不在意,拍了銘宇肩膀一下。

  “去給你哥帶上十個蒸餅,再灌上兩壺水,我這就出發。”

  周恒朝著銘宇揚揚下巴,“給他拿上五十兩銀子,帶著密陀僧的樣品,照著買就行,看看廚房有沒有馬肉了,給他切上二斤帶著,然后讓廚房趕緊做飯,將所有肉都拿出來,今晚燉了給后院的雜役吃。”

  薛老大一臉美滋滋的笑容,“這個好,有肉我這一夜就能趕到,買了東西就往回趕,什么都不耽擱,對了這城門能出去嗎?”

  周恒點點頭,“拐一趟衙門,如此緊要的時刻,特事特辦吧,劉大人會幫著處置。”

  薛老大拽著銘宇走了,阿昌見此趕緊看了一眼藥方,上面的各種藥量都非常明白,抬眼看看周恒。

  “師尊這藥可有什么要求?”

  周恒搖搖頭,“所有藥物取細末,最細最細的粉末,然后一比十加水熬煮,取上層清液,藥渣裝袋,之后留著灑在城門口或者人員密集的街道,作用相同。”

  阿昌點點頭,“用我們盛放酒精的瓷瓶裝上就可以吧?”

  “可以,和酒精分開放就行,之后讓銘宇他們連夜寫一些貼在上面的字條,消毒液一比一百兌水噴灑,可食用。隨后蓋上回春堂的印章。”

  周恒的話,現場的幾個組長和阿昌都聽得真真切切,這藥粉的研磨簡直不要太簡單,剩下的熬制也沒有什么特殊技巧,幾人得了命令趕緊去后院了。

  馬令善德勝還有三順,趕緊湊到周恒近前,目前就他們三個還沒有安排。

  看看三個人,還有一旁站著的屈子平,朝著他一擺手說道:

  “都湊過來一些,我現在給你們講一下,防疫的方法和分工,知道疫病的途徑,我們就可以很好的控制災情,讓這些流民保命,也免除清平縣的危機。”

  馬令善點點頭,“是啊,六年前這些流民就曾經沖到城中到處搶奪,畢竟餓的不行,沒糧食人眼都綠了,還在乎什么王法,醫館當時算是幸免,不過城中也瘟疫爆發,死了百十號人,當時的縣尊大人受了問責,妻兒老小皆被處以流刑,這之后劉大人才到任的。”

  周恒嚇得一縮脖子,流刑還是妻兒老小,那自己這樣結拜的是否算家人?

  甩甩頭,看來這災民安置和防疫工作,真的要盡心而為。

  不然劉仁禮被問責,不用說自己,劉秀兒就免不了跟著遭殃。

  “好了別的不多說,我現在就講一下防疫的關鍵點,水患之后的瘟疫,主要有幾個方面,其一就是河水倒灌污染了水源,清平縣地勢比較高,城中也有兩處泉眼,這兩處還可放心飲用,可是普通百姓家的水井地勢就很低,容易被污染,所以第一點要做的就是,讓災民和城中人喝到干凈的沸水,這就斷絕了感染源頭。”

  隨著周恒的講述,身側的幾個人都奮筆疾書,在自己的冊子上記錄著重點。

  周恒接著說道:“其二,就是鼠疫和瘧疾,水災過后的重要疫情就這兩樣,他們的傳播大多是因為人和家畜的大量死亡,腐敗變質后蚊蠅和老鼠啃食后攜帶這樣的病毒,在人類聚集區散播。”

  德勝渾身一抖,手上的筆差點兒掉落,捂著嘴巴干嘔了一聲,腦海中全是老鼠蚊蠅啃咬尸體的景象,周恒咳了一聲。

  “別腦補景象,問題知道了,那么要如何補救,你們可知?”

  三順想想說道:“全城捕鼠?”

  德勝忍住惡心,跟著說道:

  “下毒毒殺老鼠。”

  馬令善搖搖頭,“毒殺是不現實的,藥劑誘捕一般要用糧食拌上毒藥,現在的災民都是餓紅眼的人,別說是染了毒藥的糧食,就是樹皮草根都被他們啃食干凈了,這個行不通。”

  周恒沒說話,看向幾人,不是所有的問題都要靠自己來解決,不然對他們的發展是不利的,現在就要靠大家的智慧來想辦法。

  就在這個時候,趴在桌子一角的屈子平抬眼看向周恒。

  “如若將這些染了毒藥的誘餌,放在籠子或者什么狹小的位置,就像狩獵的陷阱那樣,如此一來人不就觸碰不到了,也免去被毒害的擔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